晋江小说网 > 修真穿越 > 幽冥真仙 > 第17章 擂台赌约

幽冥真仙 第17章 擂台赌约

    .,最快更新幽冥真仙最新章节!

    “多谢徐师兄帮忙。”祝柳晴双手接过灵石,一脸的谢意。

    祝柳晴转身将装有十五颗上品灵石的袋子递给了陈康。陈康无奈的接过袋子打开看了看,然后收好。

    陈康突然脸上挤出一丝假笑,对着徐阳说道:“敢问这位公子是那个家族的弟子,出手如此大方,陈某人这里有礼了。”说完,假惺惺的抱拳施礼。

    “不敢当,在下只是普通世俗子弟,偶然得了些灵石。和祝师妹同在木灵院修行。”徐阳说道。

    陈康听罢,脸上原本的几分笑意顿时无踪。

    “我当是哪里来的一位世家公子,原来只是个世俗弟子。本来还想请这位徐道友担保这剩下的部分,看来是行不通了。”陈康的语气中露出一丝傲慢。

    “本人目前的确没有财力可以替祝师妹担保。”徐阳不卑不亢的说道。

    “我看祝姑娘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担保人。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一次机会。你们兄妹二人中随便挑选一人和我比试一场,如果你们赢了,剩下的上品灵石一笔勾销,如果你们输了,祝姑娘就答应和我双修,你我成为一家人后,债务自然一并购销。如若不然,执法堂见。”说完一展手中折扇,轻轻的扇了两下,脸上露出得意之色,似乎信心满满。

    “陈公子,你太聪明了吧。我兄妹二人仅仅是入灵境第二层境界。我却听说陈公子的修为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成功进阶化虚境第一层境界了。陈公子这般动起手来,岂不是持强凌弱。”祝柳晴言语间透露出讥讽。

    “祝姑娘真是聪明伶俐。不错,我已经是化虚境修为。既然你兄妹二人不敢应战,那就请你身旁这位徐师兄代为出场也可以,敢不敢和我一战?”说完,将手中折扇“唰”的一声,用力一收,露出一脸狠厉之色。

    陈康心中盘算,这姓徐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敢插手我的好事,如若敢答应和我比试,定下狠手让这姓徐的小子知道惹我陈康的后果。

    “我的修为也只是入灵境,阁下堂堂化虚境修士专门找入灵境修士的对手,不怕让人耻笑吗?”徐阳也讥讽道。

    “这陈康修为高过我们三人中任何一人,不但是执法堂的弟子,又是陈家嫡传少爷,实力强悍。自己虽然有麟族血脉,也毫无胜算的把握。”祝柳晴心中暗讨。

    “陈公子既然提出比武赌约,但我兄妹二人自认实力远不如公子。我可以不可以请一位修为境界和陈公子相同的道友代替我和陈公子比试一场。”祝柳晴思索片刻后说道。

    陈康听罢,贼溜溜的眼珠子在祝柳晴身旁来回瞟了瞟,没发现祝柳晴身旁有什么厉害的帮手。目光故意在一旁徐阳的脸上停滞了一下,轻蔑的笑了笑。

    陈康心中盘算,旁边这姓徐的小子修为只有入灵境第二层的样子,又是凡人子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自己身穿执法堂弟子的服装,旁人更不会多管闲事。而且自己的修为不仅仅是化虚境第一层境界,而是在家族长老施展秘法的帮助下已经达到了化虚境第二层境界。

    想到这里,陈康诡异一笑。展开手中黑色折扇轻摇了两下,说道:“好吧,不知道祝姑娘请谁替你应战。”

    “这陈公子就不必操心了,咱们现在就去赌坊内的比试擂台,到时就见分晓。”祝柳晴果决的回答到。

    “好吧,谅你也跑不了,既然这样,本公子就先走一步。”说完,陈康扭头上了马车,待其进入车厢内坐安稳后。驾车的鹰鼻老者一声吆喝,马车扬长而去。

    “妹妹有何办法?”望着消失在远端的马车,祝柳年问道。

    “先去比试擂台再说。”祝柳晴没有正面回答,脸上显出几分犹豫。

    天鬼宗宗内的赌坊都集中在一条叫做“金宝街”的街道上。

    “金宝街”是宗内坊市最热闹的街道之一。街道两边酒家、赌坊林立。赌坊不远处有一座小型的广场,广场上有几座用来比试的擂台,专门进行斗法赌注。

    天鬼宗是鼓励弟子间相互切磋斗法的,实战也是提高修为突破瓶颈的重要手段之一。

    天鬼宗内定的规矩是赌坊内的比武斗法只能是培元境以下的修士才可进行。真丹境以上的高阶修士是不允许私下斗法的,真丹境修士斗法,必须要经过宗内执法堂批准,而且必须在指定的“战魂台”进行。

    不仅因为真丹境以上的修士破坏力太过巨大,而且真丹境以上的修士作为宗内的核心战力是不被允许随意自耗的。

    赌坊内的擂台区,一座丈许高的擂台矗立在一座小型广场上。

    待三人来到比试擂台前,陈康早已经在此地等候了。

    擂台下,陈康和祝柳晴二人在擂台执法处签字画押。

    “陈康,今天的赌约我答应了,上台吧。”祝柳晴的语气中充满了果断。

    “祝姑娘不要后悔啊,一言为定。”说完,陈康迫不及待的一纵身跳上了擂台。

    祝柳晴也施展腾身术翩然上了擂台。

    见有人要上擂台斗法,擂台下慢慢聚集了观看的人群。

    祝柳晴站在擂台上,向着擂台下的人群一抱拳说道:“小女子祝柳晴,今天应邀和我身边的这位陈康道友进行擂台斗法。怎奈我修为低微只有入灵境。而这位要和小女子进行斗法的陈公子已经是化虚境境界。”

    说完,用眼睛看了一下身旁的陈康。

    “入灵境挑战化虚境,不是天才,根本没有胜算。”台下人群中有人说道。

    陈康左手单手而背,右手中墨色折扇已经展开,微微轻摇,一脸得意的样子。

    祝柳晴犹豫了一下,自储物袋中取出一鼎紫铜小钟。朗声说道:“小女子恳请台下的那位英雄好汉能代替我与这位陈公子比试,修为限定在化虚境。如若取胜,小女子愿意和这人结为双修道侣。前提是要能敲响我手中的这鼎“魂力钟”。”

    “魂力钟”是一件测试修真者魂力的法器,没有相当的魂力,根本无法敲响。祝柳晴取出的这鼎魂力钟是专门用来测试精英弟子所用法器。一般的化虚境弟子是没有能力敲响此钟的。祝柳晴算计的是能敲响此钟的人,魂力至少是自己的三倍以上,应该能胜过眼前的陈康。

    “这个好啊,这不是比武招亲吗,这个叫祝柳晴的姑娘长的还真是好看。”

    “就是,就是。小姑娘不仅长的好看,而且性格也很泼辣,正合我的胃口。”

    ……

    擂台下议论声此起彼伏,有不少人跃跃欲试。

    再看陈康,原本得意的脸色变的忽青忽绿,难看之极。

    “没想到祝柳晴这小丫头竟然如此果决,宁可嫁给陌生人,也不愿和自己双修。等自己赢了赌约,一定将此女带回家中好好调教。到时候祝家的传家宝物“血玉麒麟”自己也是唾手可得。”陈康心中一阵咒骂。

    “妹妹你怎会出此下策?”一旁的祝柳年懊悔不已。

    “陈康早就觊觎咱们家传的宝物,你这次的赌债多半是中了其设下的圈套。陈康竟然有脸来祝家提亲,我就是要断了他的念头。何况,真能敲响此魂力钟并且敢挑战陈康的人,也应该是个英雄,让妹妹我嫁给他也不算委屈。”祝柳晴解释道。

    “哎,都怪大哥我无能。”

    陈康用眼睛一扫台下躁动的人群。大声说道:“在下陈家嫡传弟子陈康,现在执法堂任职。有不长眼的尽管上台来,别怪我手下无情。”

    大家一听,陈康是陈氏家族的嫡传弟子,原本要上台的几人都打了退堂鼓。

    “这陈康是修真家族陈家的嫡系公子,陈家在天鬼宗坊市中有不少产业,财力、势力都十分雄厚,谁敢轻易招惹。”

    “陈家有长辈就在执法堂做长老。打了陈康,就捅了篓子。”

    “是陈康啊,此人听说过。在执法堂的年轻弟子中也算是厉害角色,同阶修士谁能有把握打赢他?如果输了,不仅没有美人,还得罪了陈家,偷鸡不成蚀把米。

    也许是碍于陈家的势力或是执法堂的淫威,一时半刻竟然没有人上来应战。

    过了半刻钟,仍没有人上台。

    祝柳晴面露焦急之色,粉拳紧握。心中暗想:“如果再没人上台,自己就和这陈康斗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也不能让陈康这厮得逞。”

    “在下可以试试吗?”正在这时,擂台下人群中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