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我画的霸总穿过来了 > 16、第十六章【捉虫】

我画的霸总穿过来了 16、第十六章【捉虫】

  见贺承越不说话,又看了一眼在厨房的余桑桑继续说道:“我说得是真的。”
  贺承越轻微的蹙了下眉头,心里浮现一丝疑虑,不过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他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口里面的果汁问道:“是吗?你姐倒是没和我说过。”
  余泽霖摆了摆手:“这有什么好说的,我觉得我姐画的男主角挺像我的,这叫帅得人都有共通性,叫撕漫男。”
  贺承越还想开口套些话出来,余桑桑却从厨房出来了,她端着一个玻璃碗,里面装着刚买回来的葡萄,问道:“你们两个聊什么呢?”
  余泽霖伸手拿了几颗葡萄,听见余桑桑的询问后应道:“没事,随便聊聊,对了姐,你漫画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给你转发宣传一下?”
  “打住啊,你可千万别。”余桑桑顺势坐在了余泽霖边上:“你转发了,那我离家出走还有什么意思,我得靠自己的努力。”
  余泽霖想了想,认可地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说道:“如果有需要记得和我说。”
  余桑桑嗯了声,看向对面的贺承越,贺承越正微微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余桑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贺承越回过神来:“嗯?”
  余桑桑将葡萄递过去:“吃水果?”
  贺承越摇了摇头,余桑桑瘪了瘪嘴,将手收了回来。
  “叮……”
  余泽霖的手机想了,他一边吃葡萄一边将手机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一看来电显示,自己都下意识的坐端正了些。
  余桑桑见状,睨了一眼他的屏幕,苏姐。
  苏姐这个人余桑桑见过,是余泽霖的经纪人,能力和气场都很强,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手底下却只有余泽霖这个入圈不到两年的新人。
  余桑桑之前听余泽霖说,是因为这个苏姐跟高层闹了矛盾,但是她又签了合约,没满五年不能离职,所以便一直忍着了。
  余泽霖看了看还未收拾的火锅,小心脏嘭嘭嘭的直跳,深吸一口气将电话接通,他喂了一声,那边冷清地女声便问道:“我在你家楼下,你又跑什么地方去了。”
  余泽霖看了坐在旁边的姐姐和姐夫说道:“我在我姐家呢。”
  “你姐?”苏姐顿了顿:“什么时候回来?”
  “等会就回来。”余泽霖似乎察觉到苏姐的心情还不错,酝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姐姐请我吃了顿火锅……”
  “呵。”苏姐冷呵一声:“你明天下午有个封面拍摄,你今天晚上吃火锅,是想自己坐实余圆圆的称呼吗?”
  余泽霖是个易胖体质,只要多吃便很容易变胖,他刚出道时脸上有些婴儿肥,他的粉丝就给他取了余圆圆的绰号。
  好不容易摘掉了这个称呼,他可不想再捡起来。
  他是不允许他这样的美男子有这样的绰号!
  贺承越看向余桑桑,余桑桑将葡萄皮丢进垃圾桶小声地解释了一番,贺承越看了余泽霖一眼。
  在娱乐圈是易胖体质,还真的有些惨。
  余泽霖唉声叹气的讲电话挂断了,他看了余桑桑一眼:“姐,我得回去了。”
  “走吧走吧。”余桑桑巴不得余泽霖赶紧走人,余泽霖站起来又冲着贺承越说道:“姐夫,我先走了,等改天再来看你。”
  “话怎么那么多。”余桑桑也跟着站了起来,准备将余泽霖送到门口,谁知余泽霖往走到门口,门都开了又转过身朝屋子里的贺承越喊道:“姐夫过年记得跟着我姐一块回家玩啊。”
  “余泽霖!”余桑桑头痛,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她弟弟嘴巴这么能说。
  余泽霖吐了吐舌头,张开手将余桑桑圈住在自己的怀里,撒娇道:“姐姐,你有空了记得来探我的班。”
  余桑桑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路上小心。”
  送走了余泽霖,余桑桑松了口气,她重新回到餐桌边上,准备将桌面收拾一下,见贺承越还坐在椅子上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回屋休息吧,我来收拾。”
  贺承越回过了神,扫视了一下餐桌,嗯了一声,起身朝卧室走去。
  十分心不在焉。
  “奇奇怪怪。”余桑桑看着他的背影嘀咕了一声,不过很快就将贺承越抛到脑后,认认真真的残局。
  贺承越感觉自己的感冒已经好了,他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夜景,他卧室的位置十分好,站在窗户边上就能看见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他在思考刚刚余泽霖说的话,直觉告诉他,这个漫画说不定可以为他解释一些事情。
  贺承越想了想,走到床边正在充电的手机,点开微博在搜索栏上输入了【余桑桑】。
  可出来的却不是余桑桑的信息。
  思考片刻,忽然从记忆中抓住了之前在街头画画时,余桑桑给他的那副Q版,上面好像就有余桑桑的签名。
  他记得之前回来之后他便放在了衣柜里。
  贺承越走到衣柜处,将压在衣服底下的画拿出来。
  他将纸张展开,一下子便看见了Q版人偶旁边那个略卡通的签名。
  “余二桑。”贺承越的手指摩挲了纸张,重新拿起手机搜了一下这个名字。
  最顶上的便是一个微博账号:余二桑。
  头像是一个卡通猫咪,贺承越点进去看了一眼,确实是余桑桑的微博,他看了一眼粉丝数,居然有近十万的粉丝。
  余二桑:因为某种原因《喜欢你》漫画暂时停更,下周二同一时间会有新的漫画连载,感谢大家的支持。
  这条最新的微博昨天晚上发的,评论居然已经近万。
  贺承越靠着书桌,饶有兴趣地点开评论,却发现前排热搜的评论,全是在吐槽她的。
  贺承越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眉头又习惯性的皱了起来,不仅如此,他的名字在评论里面出现率十分的高。
  可越往下翻,贺承越眉头却越皱的紧,因为这评论下面,不仅有他的名字,还有他熟知的一些人。
  贺承越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他抬头朝门那处看了一眼,很想去问问余桑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他还是忍住了,他退出评论区,继续往下面翻,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翻到《喜欢你》的微博。
  他坐在床边耐心的将今年余桑桑的发的微博全部都翻完了,却还是没有看见。
  似乎是已经隐藏或者删除了。
  这又是为什么?
  贺承越记得她们说过,《喜欢你》是可以上下个月主推的,虽然被别人抢了先,可还是能证明,这部作品是优秀的。
  贺承越抿着嘴,大脑飞快的旋转着,就在这时,门被敲了敲。
  贺承越站起来走到窗边,“进。”
  然后十分自然的将手机放进睡衣口袋里。
  余桑桑拧开了把手,见贺承越站在窗户边上,叮嘱道:“你感冒还没好呢,还是离通风口远点吧,我给你冲了包感冒灵,你再喝些吧。”
  贺承越深深地看了余桑桑一眼,走过去将杯子接了过来,余桑桑的任务完成,笑眯眯地说道:“早点睡。”
  然后转身便要出去,贺承越看着她马上要出了门的背影,很想问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让她将漫画拿出来。
  可话卡在嘴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眼看着余桑桑就将将门带上,贺承越低声道:“余桑桑。”
  余桑桑回头,贺承越望着她有些迷茫地双眼问道:“我想知道我们之前的事情,你可以和我说说吗?”
  他紧紧地盯着余桑桑脸上的表情,果不其然,余桑桑明显的慌乱了一下,随后回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她又补了句:“早点休息吧,晚安!”
  门被关上,果然有蹊跷。
  贺承越低头将杯子里的感冒灵一饮而尽,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眼底尽是无尽的猜疑。
  回到客厅的余桑桑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这贺承越怎么好端端的又问起了这个?
  难道是今天余泽霖说的那些话?
  余桑桑有些头痛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愁。
  ――
  余桑桑为了避免贺承越又逮着她追问以前的回忆,一大早就提着自己的画具出了门。
  却不料她前脚刚出门没多久,贺承越后脚就出了卧室,进了她的房间将电脑开了起来。
  余桑桑的电脑没有秘密,很快便开机完毕。
  桌面依旧被一些文档文件和图片弄得乱七八糟,贺承越一排一排,一个文件一个文件的点开查询,终于在眼花缭乱之中找到了一个加密文件。
  加密文件的名字是个句号。
  贺承越手指在数字键上飞快的移动着,心里已经有了密码答案。
  余桑桑所有的密码都是一样的。
  所有他赌,这个密码也是一样的。
  他按了一下回车键,加密文件成功打开。和贺承越想的一模一样,这个文件,就是《喜欢你》漫画的原稿。
  他深吸一口气,眼神坚定的点开了第一张。
  不知道过了多久,贺承越忍着震惊的心情将所有都看完了,他抬手捋了一把自己的刘海,露出自己饱满地额头来。
  这太不可思议,太匪夷所思了。
  “叮……”
  “叮……”
  手机铃声将他的思绪打断,贺承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边的手机,这是他自己的手机,他想拍些东西,用余桑桑给他的那部手机总归有些不妥。
  他的手机虽然没了网没了信号,不过最基本的照相功能还有的。
  而此时,这个没有信号的手机却时隔多日后,又再次响起了。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是郭秘书。
  贺承越划开了接听键,有些不确定地喂了一声。
  郭秘书有些气喘吁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用着他最熟悉的语调说道:“老板你的咖啡我买回来了。”
  “但是,老板,你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