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你哄哄我呀 > 14.上台唱情歌

你哄哄我呀 14.上台唱情歌 (1/1)

    傅靳匀没说话,只斜眼睨了芥末一眼,随意在沙发上坐下。半靠在沙发靠垫上,长腿慵散地往前一伸,看起来有点累。
    芥末瞅瞅他青黑的眼底,“啧”了一声:“我说傅哥,你要不要这么拼啊,今天凌晨才睡的呢,还上了一天课,这歌儿又不是一天能做成的,慢慢来呗。”
    他话虽俏皮,但也有几分道理。
    傅靳匀偏了偏头,寻到了一个舒服一些的姿势,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芥末的话听进去,随随意意地“嗯”了一声。
    闭着眼睛养着神,慢慢地好像神经都放松下来了,倦意直涌上了大脑。
    芥末凑到他跟前,趴近他脸颊:“傅哥,要不你先回去睡?”
    傅靳匀听到这话,睁开眼睛,一下子就看见距离自己面孔不到五十厘米的大脑袋。他思维还有些迷蒙,身体条件反射地一手挥上去,将那脑袋拂开,这才清醒了些。
    “我等你一起。”声音沙沙哑哑,浸透了夜的凉。
    芥末遭受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击,脑袋也发胀,懵逼了几秒之后,就一脸控诉地看着傅靳匀,那小表情,险些落下泪来。
    傅靳匀挑了挑眉,偏过头去不看他。虽然有点儿困,但也不想在这儿睡,从兜里摸出手机来解闷。手伸向裤兜的时候无意间碰到卫衣口袋,里面巧克力派充了气的塑料包装与布料摩擦,发出吱拉声响。
    芥末一下子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力,也不再在乎刚刚脑袋受到的那一下重击,又凑到傅靳匀卫衣口袋的方向。
    “这什么啊,鼓鼓的,还会响?”芥末瞅了瞅口袋,又抬头看向傅靳匀。
    傅靳匀没说话,好像没听到一般。
    芥末狐疑地问:“你又藏了什么东西?”
    傅靳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继上次那古城特色米酒之后,这小子老是觉得自己藏了什么东西。他眼神淡定极了,伸出手,摸到卫衣口袋,一阵响动之后,从口袋里揪出个黑乎乎的东西。
    才刚露出个头,就被芥末截了胡。
    芥末好奇地一把抢走,一边凑近离自己最近的光源,一边嘴里面念叨着:“还鼓鼓囊囊的,感觉是吃的?”
    等他看清包装袋上的字时,表情一瞬间怪异了起来。他凑近傅靳匀:“傅哥,你饿了?要不要叫份果盘啊?”然后转头看看身边的男生,指了指他:“反正他请客,不吃白不吃。”
    傅靳匀没说话,鼻子里哼出个单音,伸手拿过那个巧克力派,微微直起身,慢条斯理地从开口处撕开包装袋,里面也是黑乎乎一团,外头浇着一层巧克力浓浆,依稀可见里头深棕色的蛋糕。
    他低头,就着边缘咬了一口。
    这巧克力外涂层一入口就融化,顿时口腔中溢散甜丝丝的味道。傅靳匀顿了一秒,咀嚼了两口便咽下,接着再咬下一口。
    在他咽下最后一口巧克力派的时候,嘴里已经甜得发苦。他在那一瞬间在心里对自己说:生日快乐。
    他望望自己手中剩下的包装袋,勾唇笑了笑——
    这个生日蛋糕也确实是太寒酸了一点。
    芥末在旁边看着傅靳匀一口一口将那个巧克力派全吃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看来傅哥是真饿了,他以前可是不怎么吃甜食的。
    那个寿星男生今天好像很高兴,坐在卡座里都时不时无意识地笑,就连芥末怼他他也不像往常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回怼,反而态度温软,好脾气地笑着。
    别人聊天他也不怎么听得进去,好像魔怔了一般,像是思想飞散,进入了一个异次元。
    芥末看着他这样子,拧了眉,冲着他大声喊了句:“喂!”
    他回过神,疑问地“啊”了一句,然后看到芥末,懵逼地问:“怎么了?”
    芥末无语极了,无奈地耸了耸肩,望向傅靳匀,开玩笑般的语气:“这小子估计是今晚看上哪个妹子了,魂都被勾走了……”
    话音刚落,那男生就笑得一脸不好意思,目光里明明确确写着:你怎么知道?
    芥末顿时察觉出不对来,今天场子里几个女孩儿都是熟人了,在一起玩过好几次,唯一一个不认识的就是……傅哥看上的那个软妹了啊!
    他一下子就觉得不妙,认为自己有义务承担起为傅哥打探敌情的艰巨任务。
    “来,跟哥说说,你看上哪个妹子了?”芥末坐到那男生旁边去,笑得一脸诚恳,脑门上都写着“我是过来人,我教你怎么追妹子”这行大字。
    那男生神情羞羞涩涩,大姑娘一般,嘴里支支吾吾说不出个什么来。
    芥末狠狠地拍了下那男生大腿,恨铁不成钢地说:“干什么在这儿装纯情样儿,搞得像你没谈过恋爱似的!”
    那男生大腿被拍得疼极,脸都皱成了抹布,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就是还没谈过恋爱啊……”
    芥末一顿,心里嘲讽一声:哼,没谈过恋爱了不起啊,我们傅哥也没谈过恋爱,同一起跑线呢!
    似乎是受不了芥末的眼神威压,那男生半低下头,语气弱弱地说:“就是今天李栗带来的那个妹子……”
    随意划拉着手机的傅靳匀听到这句仿若蚊吟的话,手指一滞,停了几秒。
    那男生一说起心仪的妹子,脸上都放着光。他抬起头,兴奋地望着芥末,哪儿还有刚才那羞羞答答的样子:“我觉得她好可爱啊,真的,乖乖的软软的……”
    “刚刚大家喝酒的时候,她就像小猫儿似地缩在沙发上,脸红彤彤的,也不说话,就大眼睛滴溜溜转过来转过去看咱们玩……”
    “而且你知道么,她跟我说生日快乐的时候,我心都快酥了……”
    说到这里,芥末脸越来越黑,忍不住时不时转头瞅瞅傅靳匀。心里也是佩服极了,他们傅哥怎么还这么坐得住啊。
    那男生却是越说越激动,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一拍桌子,眼里冒精光:“唉,芥末哥,我是不是应该问她要微信啊?”
    “不是追妹子都要先微信联络感情的吗?”
    芥末“啧”了一声,为情窦初开的男性大学生的行动力感到害怕,还没说话,就看到他掏出手机迅速一个电话不知道打给谁。
    还没来得及猜,他就已经出声:“李栗?”
    “……”
    无话可说。
    两分钟后,那男生望着微信中李栗发过来的一串手机号发着呆,脸上挂着痴汉笑。
    不仅拿到了微信号,还拿到了手机号,真是一举两得。
    他“嘿嘿”笑着,抬头望望傅靳匀和芥末,高兴得嘴都快咧到后耳根了。接着便低头在微信上一顿骚操作。
    似乎是发过去了好友请求,他有些忐忑不安,坐在沙发上都不住地扭来扭去,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摸摸嘴。
    芥末心里狠狠地“哼”了一声,就你这怂样儿,哪儿比得上我们傅哥。
    这句话刚从他脑海里闪过,就听到那男生一声惊呼。
    “她加我了!”
    芥末心里叹了口气,忍不住再次望向傅靳匀,看到他还捧着个手机看着,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傅哥,你怎么还坐的住啊,人家都加了微信好友了,以后就是名正言顺的网友了,这每天聊每天聊,最容易发展成恋爱关系了啊喂!情敌都杀到家门口了!
    干他啊我操!
    不负他的期望,傅靳匀站起了身。
    芥末内心无比期盼,想着傅哥能向那男生放出个什么狠话,肯定酷得一比。
    可他万万没想到,承载了他巨大希望的傅哥,撂下一句“我去唱首歌”就拔腿走向了舞台。
    “……”
    不是,这个时候你唱什么歌啊?你都困成那样了还有力气唱么?
    芥末又转头看看身边笑得一脸小人得志的男生,狠狠叹了口气,看来傅哥要有女朋友,还早得很呐。
    傅靳匀不在,旁边人又忙着思考聊天的第一句话,打出个“哈喽”,又删掉,太轻浮。打出个“你好,我是xxx”,又删掉,太正式。
    几次删改都想不出满意的,芥末看得无语,索性拿着手机打起了游戏。这酒吧小归小,网速却快得惊人,一点儿也没卡,迅速匹配对友,进入游戏。
    他最近玩吃鸡手游上了瘾,一天不玩就骨头痒痒。而且神枪手,哪儿有不秀的道理。刚看见屏幕上直升机在天空中飞,就听见酒吧破音响里传来傅哥的嗓音。
    他细细听了听这前奏,“啧”一声,是zoe的《晚风》。
    当时zoe前辈在女朋友掉马之后,微博上发了这首单曲,附了一大长串维护的话,放出“不接受我女朋友就同时取关我”的狠话,又在比赛决赛时唱这首歌向女朋友大胆示爱。
    啧啧,这可是一段佳话,这首歌也不知道撩到了多少女性朋友。反正这歌一出,大街小巷都能听到调调。
    zoe前辈可是楷模啊,不仅是音乐上,还有感情上。据说他在咽喉的部位纹了他女朋友的名字。
    啧,那地儿,纹身可疼了。
    正胡乱想着,傅靳匀的声音已经经过音响的放大传了出来。
    许是困了的原因,他今晚嗓音也含了些倦意,更加低沉沙哑,不似往日里那般凶狠、有攻击性。唱起这种抒情性的情歌来,也更加温柔动听,就好像一个平日里的霸道狼狗突然间变得温顺,趴在恋人耳边絮絮低语。
    酒吧里的客人似乎都被这首流传度极高的歌吸引,都打开手机手电筒,高高举起在半空中摇晃。一时间满目闪耀,舞台上的傅靳匀璀璨得就像银河中最亮的那颗星,被万千光华包裹。
    芥末忽然晃了神,他想,他们傅哥,以后一定比zoe还要火。
    他转头看看身边还在纠结措辞的男生,忍不住轻嗤一声。他突然间就明白他们傅哥为什么看到情敌已经有了一大步进展之后还能坐的住了,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傅哥唱歌这么好听,这副嗓音一开口就能撩到多少妹子了,别人拍马都追不上。
    听得太认真,想得太出神,也忘了自己刚刚进了游戏。
    “我操一号怎么回事,刚进来就挂机,都不救队友的!”
    听到手机里传出来的咆哮,他才反应过来,连忙开麦准备道个歉。
    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自家队友一个手榴弹呈抛物线向自己扔过来。
    瞬间一朵红云炸开,屏幕上一片西瓜绿——
    被炸成了残血,躺在地上动都动不了,苟延残喘地等着血量慢慢走到尽头。然后看着其余的队友成群结队开着吉普车扬长而去。
    我操!
    男色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