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神夏]在贝克街221B当房东的日子 > 22、第 22 章

[神夏]在贝克街221B当房东的日子 22、第 22 章(1/1)

  达芙妮和茉莉端着咖啡回到实验室的时候,夏洛克已经结束了对尸体的鞭打,而且实验室里还多出了一个人。
  一个中等个头,棕发油腻的男人。
  此刻那个男人看上去有些局促,他匆匆的看了达芙妮一眼,就快步走到茉莉身边。
  “嘿,茉莉,我以为你在这里,就直接过来了。”
  “你好像有客人,需要我离开吗?”,他问。
  达芙妮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站到了夏洛克的身前。
  下一刻,达芙妮的预感就被证实了。
  “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下”,茉莉转向夏洛克和达芙妮的方向,带着一点期待的同夏洛克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金,他在楼上的信息部们工作,我们是,呃,办公室恋情。”
  然后她向金介绍道,“这位是……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个很厉害的侦探,以及达芙妮・西蒙斯小姐,达芙妮是夏洛克的房东。”
  “哦,我知道你,茉莉经常提到你”,金看上去对夏洛克十分热情,“你在查案吗?”
  夏洛克面无表情的张开了嘴,他准备说话。
  但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几秒钟后,他将原本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你好”,他没什么温度的招呼对方。
  金并没有被夏洛克冷淡的态度冻到,他依旧挂着诚挚的笑容,转脸看向达芙妮:“你好,西蒙斯小姐。”
  达芙妮深吸一口气,表情看上去有些冷:“你打算就这么装作不认识我吗?莫亚。”
  金看上去有些困惑,他左右转动着眼珠,又飞快的眨了眨眼。
  “西蒙斯小姐?”
  “你叫我西蒙斯小姐?!”,达芙妮不可置信的发出一声尖叫,猛地上前揪住了金的领子,语气又愤怒又难过,“你居然叫我西蒙斯小姐?!金・莫亚,你这个混蛋!卑鄙无耻的小人!绝情的骗子……”
  茉莉张大了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她本意是想用金来试探一下夏洛克的意思,所以才和金串通好假装男女朋友啊……但是现在这个神奇的展开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感觉自己闻到了浓浓的狗血味道。
  和茉莉不同,夏洛克依旧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环绕着手臂靠在实验台上,仿佛对眼前的一幕完全没什么想法。
  “等,等等”,金慌乱的举起双手,“西蒙斯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莫亚……”
  “你还想骗我!”,达芙妮歇斯底里的打断了金,她松开抓着对方领子的手,捂着脸蹲在地上嘤嘤的哭起来。
  “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当初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心,现在新人换旧人,就叫人家西蒙斯小姐!骗子!”
  夏洛克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茉莉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金张了张嘴,又放弃般的闭上了。
  三个人诡异的安静下来,实验室里一时间只剩下达芙妮断断续续的哭声。
  最后还是茉莉走上前了结了这个尴尬的情况。
  “达芙妮”,茉莉温柔的蹲在达芙妮的面前,伸手搭上她的肩膀,“金大概真的不是你说的那个人,他姓赛安斯,不姓莫亚。”
  达芙妮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向茉莉。
  “赛安斯?”
  “对对对”,金手忙脚乱的掏出自己的驾驶证递给达芙妮,“我叫金・赛安斯,我可以给你看我的驾驶证。”
  达芙妮没接,她盯着金看了一会儿,才低下头小声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你和他长得太像了,我太生气了,就没仔细看。”
  听到她的话,金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不过眼下的情况太尴尬,他也不想在这里多待,找了个借口就飞快的遁走了。
  “抱歉,茉莉,我今天失态了”,达芙妮此刻已经平复了情绪,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摆,同茉莉告别,“我想我该先回家静一静。”
  夏洛克跟上她,“我同你一起。”
  走出医院,达芙妮迅速收敛了悲伤的表情,和两个人并肩走在伦敦的街道上。
  “达芙妮”,夏洛克观察了她好一会儿,才出声询问她,“你怎么了?”
  “嗯?”,达芙妮不解的偏头,她很快找回了自己的思绪,“我没什么,先生。”
  “那么刚才我打算说话的时候,你为什么阻止我?”,他问。
  刚才在实验室,夏洛克张嘴打算说话的那个空隙里,他之所以没能吐出计划中的音节,是因为达芙妮阻止了他。
  她在背后反手抓住了他的手。
  温热的,柔软的触感,像是一只猫突然跳上了他的手背,逼得他所有的话全都卡在了嗓子里。
  不过这种怪异的逼迫感只存在了一瞬间,夏洛克就选择性的把它打包扔到了角落里,并没有深究,相比之下,他更想知道达芙妮一反常态的原因。
  在夏洛克的潜意识里,达芙妮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存在,这种不一样无关暧昧,而是一种对同类的信任和了解,就像他能够无条件信任达芙妮在医院里对于凶手是否存在的判断,能够无条件接受在达芙妮在对峙出租司机时提出的意见,能够无条件的在达芙妮阻止他说话的时候选择依从。
  达芙妮有这个让他信任的能力和资本。
  但他实在不太明白达芙妮今天在医院里的做法。
  “还有,金是怎么回事?”
  金是怎么回事?
  达芙妮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啊,她也想知道,金是怎么回事。
  她以为他是金・莫里亚蒂,所以她阻止了夏洛克有可能发表的那段有关gay的推论,她不想让莫里亚蒂得意,所以她演了那样的一出戏码,想要逼对方露出马脚,但她没想到,对方根本不是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绝对不会隐藏自己的姓名,至少在夏洛克面前不会,那是属于莫里亚蒂的骄傲和棋逢对手的尊重。
  那么问题就来了,莫里亚蒂去哪了?
  达芙妮有些头疼,而她还要回答夏洛克的问题,这让她更加头疼。
  所以达芙妮开始胡扯了,反正她胡扯也不是第一次了。
  “金长的像我的前男友,我们恋爱的时候,那个混蛋一声不响的消失了,我以为金是那个混蛋,所以不想让先生和这样一个人讲话”,她一次性回答了夏洛克的两个问题。
  夏洛克:……我要是相信你都对不起我福尔摩斯的姓氏。
  他戳穿她,“你的前男友应该是个四肢发达的家伙。”
  “谁说的”,达芙妮反驳夏洛克,“先生您又不知道我的前男友长什么样。”
  夏洛克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掌控一切的笑容。
  “也许吧”,他笑,“但我知道那位麦克先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练一身肌肉。”
  达芙妮:……
  所以这位当时全都听到了?!
  达芙妮无奈的扶额,“好吧,先生,我说实话。”
  “我接到了一个委托,让我调查一个叫做金・莫亚的男人,由于一些特别的原因,我的委托人并未告知我此人的相貌。但我今天提前被告知这位莫亚先生可能会在圣巴塞洛缪医院出现,所以……”
  达芙妮无奈的摊开手,“所以在医院我听到茉莉说她的男朋友叫金的时候,就稍微试探了一下,但这个金显然不是我要找的人。”
  “以上。”
  夏洛克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被委托调查一个除了名字一无所知的男人,而你的委托人不愿意让你知道这个男人的相貌却又给你消息让你们碰面?”
  “这不合常理,达芙妮”,夏洛克深深地看着她,灰色的眼睛里有一个小小的漩涡渐渐聚拢,“先不说这位莫亚先生身上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有人能为你提供对方的踪迹,那没道理连对方的样貌都不告诉你。”
  达芙妮无声的和夏洛克对视了一会儿。
  她不想欺骗他。
  因为她眼前的人不仅仅是她的偶像或者导师,更是她在这个陌生世界里为数不多的熟悉感,是连接她与过去的唯一纽带。
  她移开了落在夏洛克眼里的目光。
  “事实上,我之前的描述有些问题,不是我的委托人不想告诉我,而是没办法告诉我”,达芙妮艰难的组织语言,试图在真实和隐瞒中找到一种平衡,“我的委托人将这位莫亚先生视作隐藏的敌人,并通过多方调查试图了解对方,但直到现在我和我的委托人都没有任何进展,这个所谓的敌人如同不存在一般,从未让我们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有意思,我要接这个案子。”
  “这是我的案子,先生。”
  “对,没错,所以也是我的案子”,理所当然的语气。
  “抱歉,先生”,达芙妮耸耸肩,“我的委托人明确的跟我说过,不希望夏洛克・福尔摩斯插手……”
  夏洛克不耐烦的打断她,“或许你那位委托人是位家住贝克街221B姓氏为西蒙斯的女士吗?”
  达芙妮错愕的张了张嘴,别过脸沉默下来。
  气氛突然变得沉闷,达芙妮恍惚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尴尬和难过混合在一起,像一把大锤子一下一下的敲在她的胸口上,敲得她心脏钝钝的疼。
  她像是走进了一个怪圈里,四处碰壁,磕磕AA,却在原地徘徊,不得前路。
  直到――
  “你可以信任我。”
  达芙妮惊愕的抬起头,撞进夏洛克专注的目光里。
  他又重复了一次。
  “你可以信任我,因为我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