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我见真君多妩媚 > 29、第 29 章

我见真君多妩媚 29、第 29 章

  瑶姬出山那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尽管朝歌城内烽烟还未散尽,但桃山附近却是一片祥和与宁静。
  杨戬与杨婵并肩而行,缓步走入桃山深处。
  漫长,又寂寥,宛如穿梭了十几年的岁月,石门打开的那一瞬,他们看到了水牢石台之上的瑶姬。
  一袭白衣如旧,可她面容憔悴,是再也回不去的时光。
  瑶姬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恍惚片刻,忽而意识到了什么,一双眼中猛地有了神采。
  “你们是……”
  她拖着锁链想要站起来,本以为会像从前一样又被锁链扯回原地,谁曾想,就在她站起来的一瞬间,身上的锁链悉数崩散,碎成一片一片的金色光芒,化作密密麻麻的天条文字,逐渐消散在了空气中。
  而她的手,这一次穿透了光壁,触摸到了外界的湿润水气。
  瑶姬愣住了。
  “娘。”
  一颗眼泪倏而从她眼眶中坠落,落在石台下的水池之中。瑶姬抖着手,不敢相信地望着他们。
  那一双陌生的男女缓缓跪下,朝她道:
  “杨戬。”
  “杨婵。”
  “来接娘回家了。”
  -
  杨戬与杨婵带瑶姬回了灌江口。
  他们在山上重新搭起了一座小屋,和以前的杨家并无二致。
  瑶姬如今法力尽失,出了桃山之后更是虚弱不堪,成日待在家中,静静地眺望着窗外。杨婵每天给她面前的花瓶里换上新剪的花枝,瑶姬发觉了,只淡笑着摇摇头:“不必。让它们自然长大罢。”
  杨婵在她身边坐下,柔声问:“娘今天想出去走走吗,外面天气很好。”
  瑶姬道:“不用了,没什么力气。”
  杨婵咬了咬嘴唇。
  “你和戬儿都没有事情做么,成日围着我打转。”瑶姬说,“昊天给了你们封号罢,怎么还不上任。”
  杨婵动作一顿:“您怎么会知道?”
  她和二哥明明什么也没告诉她,只说是和昊天达成了和解。
  “我又不傻,你们这些小把戏,怎么能骗得了我。”瑶姬轻叹一声,“昊天是什么人,我也再了解不过。”
  杨婵没有说话。
  “娘,我去找个药仙给您看看身体罢。”杨戬从门外走进,道,“您身体这般虚弱,总不是办法。”
  “没有用的,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瑶姬道,“我在桃山的那些日子,天条化成的锁链无时无刻不在折磨我……我已经累了。但是有生之年还能重新看到人间的春光,我很高兴。”
  杨戬衣袖之下的双手缓缓握紧。
  “不要冲动。”瑶姬瞥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种事情,你找昊天也没有用。你能把娘救出来,已是意外之喜。与其在桃山里苟延残喘,还不如在这人世间缓慢地死去……”
  “娘!”杨婵打断她。
  “你这孩子……真是半点没长进,一点小事就要哭。”瑶姬的指腹摩挲着小女儿的眼角,“能和娘团聚,不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吗?”
  瑶姬又唤:“戬儿。”
  杨戬抬头:“我在。”
  “妲己那孩子,为什么没有来看过我?”瑶姬望着他,问道。
  杨戬喉头微动,紧紧抿住了唇。
  杨婵:“娘……”
  “那些山精野怪说,她是商汤的王后,为祸天下,最后引来雷劫,将朝歌烧成了一片死城……是这样吗?”
  杨戬只是沉默。
  “他们还说,是你杀了她,是吗?”
  杨戬眼眶泛红,只是死死地咬着牙,没有出声。
  “娘……”杨婵慢慢道,“二哥他不是……”
  “我不是在怪你。”瑶姬说,“我能猜到,她一定是自愿的。那个孩子,听到昊天说只要你能杀了她,就可以把我放出来,撤回我昔日思凡罪名,还封你和婵儿为神,这么划算的事情,她肯定是愿意的。”
  杨戬的手扣上桌沿,骨节都在发白。
  “是我杀了她……”他艰难道,“我看着她在我面前魂飞魄散,却无能为力……而倘若我早点拦住她,也许就不会……”
  “可惜了。”瑶姬闭了闭眼,“但是戬儿,这只是你要面对的万千难事之一罢了。”
  “娘?”
  “一个人若要强大,并不是法术强大、身份强大就足够的。”她说,“内心强大,远比前面两个重要。”
  她看向窗外寥远的山色:“婵儿也是一样。只是你身为兄长,以后又是司法天神,所要承担的一定比如今更多,你若内心无法强大,便迟早会崩溃。昊天封你为司法天神自然是别有用心,但是戬儿,这是一个好机会,你若不抓住,以后便再也没有了。”
  “妲己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是吗?”瑶姬难得地笑了一下,“她倒是想得通透。”
  暖风拂面,吹动了瑶姬的长发。
  “以后你会知道,司法天神肩负的很多,不是仅仅处理天神思凡这么简单的事情。天条哪里有问题,哪里又没有问题,人情与公正如何平衡,这都是你要考虑的。”
  杨戬怔住。
  “罢了,现在与你讲太多,也没有用。”瑶姬道,“这些事情,你以后自己慢慢悟罢。”
  杨婵握住瑶姬微凉的手:“娘。”
  “你们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们爹,也是这样一个春天。”瑶姬含笑道,“我追一个妖,受了伤在树上歇息,他还以为我死了,吓得不行,实在是有趣。”
  杨戬和杨婵安静地听着。
  “我的心被妖抓碎了一半,他分了一半给我,从此我学会了哭泣和心软。我从来没有后悔和他在一起过。神生漫长,却不及凡人一世精彩。”瑶姬说,“我觉得这一生很好,很圆满,我已知足。待我去后,你们就在此地给我和你们爹、你们大哥一起建个坟罢。”
  “娘……”杨婵哽咽道,“您是神女,还能活很久的……”
  瑶姬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娘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你们才要好好活着。”顿了顿,“杨戬。”
  “娘。”
  “以后就算妹妹去了华山,你也要好好保护她。”瑶姬道,“你妹妹性子软,不要再让她哭了。”
  “……好。”杨戬道,“我会永远保护她。”
  “如此,我便放心了。”
  ……
  瑶姬殁于一个秋日。
  那日杨婵推门而入,看到母亲一贯躺着的床上,只余了一块冰凉的石头。
  更准确地来说,是半块。
  她的心本就是一块顽石,被妖抓碎了一半,由杨天佑的半颗心填了上去,从此才变得温暖,变得会跳动。
  “……三妹。”杨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娘……呢?”
  杨婵捧着那半块石头转过身来。
  杨戬望着她手里的石头,久久不语。
  “二哥……”杨婵声音发颤。
  杨戬伸手,覆住了她的双眼:“不要哭,三妹,不要哭。”
  “以后什么事,都有二哥。”
  -
  杨婵去了华山。
  而杨戬上天之前,则去了一趟轩辕坟。
  他坐在无字碑前,轻声说:“我要走了。”
  山风呼啸。
  “凡人祭拜的时候喜欢烧纸钱,但我不知道该给你烧点什么才有用。”杨戬道,“你这样的,也不在阴间生死簿登记之册。”
  “下辈子,投个凡胎吧。当妖当仙,都太累了。”
  “凡人苦,苦个三五十年也就结束了。”
  “而妖或仙,三五百年、三五千年,永无止境。”
  “司法天神要忙的事情很多,我恐怕没法再来见你。你不要怪我。”顿了顿,又道,“又或者,如果你还有一丝神魂尚存于世,托梦于我,也未尝不可。”
  -
  真君神殿坐落在天之角,是天庭最荒僻、最冷清的所在。
  人们都说,瑶姬当初明明是因为犯了天条而被压入桃山,不知杨戬为何肯接受司法天神一职,竟也不觉得讽刺?
  而凌霄宝殿上朝之时,他也总是一个人立于群臣最前,银铠大氅,盘龙绣凤,生生与人拉开了距离。那些昔日因为封神之战而认识的兄弟们,看他这副模样,也不敢上前搭话。
  ……
  “杨戬,你这个司法天神若是不想干了,便直说!”昊天将神殿的册子甩到地上,“用不着面上一套背地一套!”
  杨戬垂眼看着地上的两套文书,一字不言。
  一套是他用来交给昊天过目的,一套是他用来自己存档的。前者按天条与昊天法令执行,后者按他自己决策处置。
  比如下界南郡一书生骂天,昊天便下令让南郡连降三月大雨,将那书生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杨戬照做了,却也暗中派手下草头神前往南郡挖渠,疏通河道,又托梦让书生一家改名换姓,另去地府十八层找了个同名之人,丢去了万劫不复之地。
  这样阳奉阴违的做法,终于被发现了。
  “若再有犯,你这司法天神就别想当了!”昊天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二爷,这可如何是好?”神官问道。
  杨戬道:“有人在给昊天通风报信。”
  “肯定是天奴!”神官想起那个昊天身边伺候的奴才,就恨得牙痒痒,“他看咱们神殿不顺眼很久了!”
  “去给他送礼。他要什么,只要不过分,都去送。”杨戬面无表情道。
  “二爷?!”
  “在我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法之前,我们只能如此!”他手背上青筋隐现,“天奴是昊天的心腹,不能得罪!若是我当不成司法天神,往后还有谁能护得住那些无辜百姓?!”
  “……是!”
  入夜,杨戬坐在窗前,望着头顶一轮清冷圆月。
  身后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杨戬回头,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杨婵。
  “你怎么来了?”他问道。
  杨婵笑了笑:“你那么忙,都没时间来看我,只好换我来看你了。”
  杨戬叹了口气:“对不起,是二哥疏忽了你。”
  “没有。比起我,当然是天下人重要。”杨婵在他对面坐下,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你看这是什么?”
  通体莹润生光,层层叠叠的莲花瓣在灯柱盛放,不是宝莲灯又是什么?
  杨戬惊道:“这……”
  “昨日娲皇宫的使女来到华山,把这个交给了我。”杨婵道,“说是女娲娘娘给我的。”
  “可是那次你不是都已经还了回去?”
  “我也疑惑,可那位使女只道:‘娘娘说了,送都送出去了,收回来看到也是闹心,还是交到你手里算了。’我想去娲皇宫找娘娘询问此事,可娲皇宫闭门谢客,我也无法,只好收下了。”杨婵道。
  杨戬:“她肯把这样东西给你,说明心里还是记着你的。”
  说到女娲,他不由心情复杂。
  “是啊。”杨婵道,“只是我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你有了宝莲灯,便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了。”杨戬略带欣慰地一笑,“二哥也好放心了。”
  “二哥,”杨婵看着他微蹙的眉尖,道,“我看真君神殿门可罗雀,也知道天庭总有些人对你颇有微词,你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委屈,会不会孤独?”
  杨戬失笑,抚了抚她的肩头:“我不难过,不委屈,也不孤独。因为我的妹妹,一直都相信我。你知道吗,二哥最怕的就是让你失望。”
  杨婵眼圈又开始泛红:“我知道,我的二哥,是三界里少有的英雄,他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也能承担别人承担不了的痛苦。就算三界里的人都误会你,我也……永远相信你。”
  杨戬看着她,笑了笑。
  -
  千年之后,华山山巅,黑云涌动,杨戬立于云头,看着下面已为人妇的杨婵,闭上了眼。
  “杨戬,你还不能做出选择吗?”天奴站在他身边,笑道,“几十万的民众,和你的妹妹,我总不能两个都不上报吧?但你若是现在就压下杨婵,提前做出惩罚,我倒是可以保证,你偷偷不让那些民众受灾的事情,昊天大帝绝不会知道。”
  杨戬深吸一口气。
  屋前的杨婵,看着将自己团团包围的神殿将士,凄笑出声:“难道……这又是一千年前的灌江口?又是一场灭门之灾?”
  神殿众人对上杨婵的目光,都忍不住低下了头。
  他们心里也都清楚,真君是如何疼惜这个妹妹,可奈何天条未改,她就犯了私通之罪,加上天奴威胁,真君也是逼不得已。
  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是很愿意跟杨婵动手。
  “二哥……”杨婵抬起头,望向云端之上的杨戬。
  他变得陌生而模糊,叫她忍不住怀疑,这一千年来,他的心气是不是真的已经被磨灭。
  “不要叫我哥哥!”杨戬咬牙,一丝泪光很快隐没不见,“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杨婵怔住。
  “众将听令!把杨婵给我拿下!”
  粉碎了她最后一丝希望。
  身后的房屋轰然崩塌,露出里面抱着婴儿不知所措的刘彦昌。
  杨婵遽然回头,甩出袖中的宝莲灯:“带沉香走!”
  有宝莲灯护体,刘彦昌抱着沉香被迫远远飞离:“婵儿!”
  眼看一拨人就要去追他们,杨婵当即上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杨戬都不愿回忆当时的情形。
  神殿众人不愿真的对杨婵动手,最后只能他亲自出马。
  他永远也忘不了杨婵看他的眼神。
  她不知道他是为了保百姓而放弃她,她以为他终于变得和人们口中一样,冷漠自私,成了昊天的走狗。
  他把她压入华山的那一刻,山崩地裂,可在他耳中却是一片静默。
  天地无声,山河永寂。
  ――以后就算妹妹去了华山,你也要好好保护她。你妹妹性子软,不要再让她哭了。
  ――好。我会永远保护她。
  杨戬让人封了华山,自己则去灌江口坟前跪了一天一夜。
  草头神来报:“没有找到宝莲灯,也没有找到尸体……但华山成了这个样子,恐怕早就变成肉泥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杨戬想,他终于活成了自己最痛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