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我见真君多妩媚 > 30、第 30 章

我见真君多妩媚 30、第 30 章

  十六年后。
  小玉是一只才三百岁的小狐狸精,她总是被自家姑姑束缚在万窟山里,所以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终于有一天,她趁姑姑不注意,成功溜下了山。
  山外的世界果然很有意思,连花草树木都比万窟山那些光秃秃的石崖好看无数倍。
  她哼着歌正走在路上,冷不丁面前跑出来一个人,与她当头相撞。
  两个人都跌倒在地。
  小玉嘶嘶地吸着气,揉着脑袋坐了起来,看到对面的男孩儿时,不由尖叫一声:“啊,人!”
  那男孩看清她,也尖叫一声:“啊,妖怪!”
  小玉慌忙把不慎吓出来的尾巴一抱,道:“你你你不要过来啊!”
  那男孩也慌道:“你你你也不许过……诶?”他愣了一下,“你一个妖怪,怕我干什么?”
  小玉也是一愣。对啊,她一个妖怪,怕凡人干什么?
  尽管她才刚刚修成人形没多久,除了姑姑的人形,还没见过真正的“人”,但她此刻的兴奋已经胜过了紧张,一把抓住男孩的胳膊,道:“你是哪里来的人?”
  男孩道:“要你管!”
  “你刚才撞了我,还没道歉呢!”
  “对不起对不起!”他说,“好了我道完歉了,我走――哎哟!”
  他猛地往后一窜。
  小玉一扭头,就看到背后站了个精瘦精瘦的黑衣男子,狞笑道:“沉香,你可算是被我找着了!”
  沉香掉头就跑。
  小玉下意识地追了过去,边追边问:“你叫沉香?你跑什么?”
  沉香崩溃道:“你别添乱了行么!”
  “你们在比赛跑步吗?”小玉好奇道,“我也要参加!”
  “比个头啊!”沉香叫道,“我是在被人追杀啊!追杀你懂吗!”
  小玉:“啊?”
  沉香眼珠一转,道:“你不是妖怪吗?你打得过他吗?你要是救了我,我一定对你感恩戴德!”
  小玉:“感恩戴德倒不需要,但你会陪我玩吗?”
  “陪陪陪!”沉香满口答应道,“只要你能打败他!”
  小玉转过身,对着那个黑衣男人就放出一道法术。
  黑衣男人措手不及,被击得跌在地上滚了一圈,爬起来呸掉嘴里的草叶,道:“竟然还找了帮手!我今天一定要抓到你!”说着又紧跟上来。
  小玉赶紧追上沉香,道:“不行啊!我好像打不过他!”
  沉香疯了:“那你还在这里吵什么!还不快跑!”
  两个人气喘吁吁狂奔了一路,身后传来几声狗叫,小玉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一条黑色细犬对他们穷追不舍,也崩溃了:“沉香沉香,他怎么变成狗了!”
  “他本来就是狗!啊啊啊啊你认不认识这里的路!我们往哪里跑比较好啊!”
  “我不认识啊!我第一次下山!”
  沉香:“……”
  天要亡我!
  一道黑影闪过面前,那只细犬瞬间恢复人形,手中骨棒一横,挡住了二人去路。
  “沉香,你可算被我逮住了!”他笑道。
  小玉一把推开沉香,道:“你有话好好说,不要一上来就打打杀杀的行不行!”
  “你是哪里的小妖,也敢多管闲事!”他伸手便要来抓小玉的脖颈。
  忽然几道流光闪过,黑衣男人只觉身体一僵,再也动弹不得。
  他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那几道流光化作绳索将他捆住,他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一拉,便被狼狈地吊在了树枝上。
  小玉喜出望外:“姑姑!”
  沉香顺着小玉的目光抬头望去,看到树梢上站着一个女人,披着一件黑色的长斗篷,只露出一条深红色的裙边。她的斗篷帽檐压得很低,就算从下往上看,也只能看到她的一片下颌弧度,其他的,全部埋在了阴影之中。
  “那你是姑姑?”沉香小声问道。
  “是啊是啊,我姑姑在就没关系啦!”小玉兴奋地喊道,“姑姑,他是坏人!快把他抓起来!”
  那女子五指一握,黑衣男人便觉身上绳索又紧了几分,不由叫道:“你是哪里来的妖怪?”
  “你又是哪里来的?”那女子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暗哑,“对我家小狐狸穷追不舍,是想做什么?”
  “谁稀罕你家小狐狸!”他挣扎道,“你可知我是谁?我乃昭惠显圣二郎真君座下哮天犬!你要是抓了我,便是与真君神殿为敌!”
  女子猛地一震:“……哮天犬?”
  “是啊!我奉真君之命前来捉拿要犯,既然与你无关,你便休要插手!”
  女子手指一松,哮天犬便摔落在地。
  他揉着自己的腰,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沉香!我今日……”
  沉香大叫一声,抱头鼠窜:“前辈救我!我真是无辜的!”
  山风吹开了他的衣袍,露出腰间别着的一盏玉色莲灯。
  女子纵身跃下,一手抓一个人,瞬间便消失在了哮天犬面前。
  “哎你这老妖精……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过我的鼻子。”哮天犬仰起头,深深嗅着风中的味道。
  嗯?这气息怎么似乎有点熟悉?他是不是在哪遇到过?
  哮天犬抓着头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索性也不再想,只仔细追寻着他们的踪迹。
  -
  万窟山内。
  沉香双脚刚一落地,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长长舒了一口气:“我的天哪,总算是逃出来了……”他一抬眼瞧见面前的长袍女子,赶紧拍拍衣服站了起来,端正一揖,“晚辈刘沉香,多谢前辈相救!”
  他感觉女子似乎是看了他一眼,可有帽檐挡着,他也不敢确定。
  “小玉,跟我过来。”女子转身道。
  “哦……”小玉长长地拖了一声,朝沉香使了个眼色,跟着女子走到了另一个洞中。
  沉香待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只能左看右看,新奇地打量着这狐狸洞的装饰。
  “对不起嘛,姑姑,是我错了,以后不敢再不听您的话就下山了。”小玉拉了拉狐姑的衣角。
  “那个男孩儿,是从哪里来的?”狐姑问道。
  小玉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我在山下遇到的,他说他在被人追杀,我脑子一热就帮他了……”
  “真是大胆。”狐姑训斥道,“虽说如今天地间灵气充沛,三百年就可以化形,但你才几斤几两,也敢出去招惹外人?”
  “我不敢了嘛,姑姑,您就原谅我一次吧。”小玉撒娇道。
  狐姑叹了口气:“往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私自下山,今日若没有我,你们岂不是要被……”
  小玉以为她忘了那人的名字,提醒道:“哮天犬。”
  狐姑却没有再说下去,抬手解下斗篷,露出平平无奇的一张脸来。
  小玉吃惊地捂住嘴,指着她的脸道:“姑姑,你怎么换了个……”
  “是你太没有戒心。”狐姑道,“那刘沉香身份成谜,岂能轻易以真面目示人!”
  小玉想了想,丧气道:“也是哦……不过我撞上他的时候太急了,也来不及变身嘛。”
  “以后长点心眼。”狐姑说,“罢了,你去招待他一下,我等会就来。”
  “好。”小玉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沉香正百无聊赖地摸着洞里一块石头,一转头看到小玉出来了,连忙收起手,冲她笑了一下。
  “喝茶吗?”小玉道。
  沉香:“好的,谢谢……我刚听哮天犬说你是狐狸精,原来狐狸也喝茶吗?”
  小玉白了他一眼。
  沉香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
  “你们这洞府,还挺好看的哈。”他喝了口茶,夸道。
  小玉却很高兴:“我和我姑姑一起布置的!”
  “你就和你姑姑一起生活吗?”沉香问,“你爹娘呢?”
  小玉:“我没有爹娘,只有姑姑。”
  沉香:“哦……”
  “这里没有来过凡人,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狐姑换了身衣服,从洞窟中走出。
  沉香连忙站起道:“哪里哪里,前辈肯救我,我已是感激不尽。”
  狐姑:“坐吧,不用拘束。”
  沉香点了点头,看了小玉一眼,坐下了。
  “方才那当真是哮天犬?”狐姑道。
  小玉打岔:“姑姑,你认识他啊?”
  狐姑瞪了她一眼,小玉讪讪地低下头。
  “当然是哮天犬!”沉香道,“我被他追杀了一路啊!”
  “哮天犬怎会是人的模样?”
  沉香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她:“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是人样了。莫非前辈都不知道他会修得人形?”
  狐姑轻咳一声:“我不常出山,对他也只是有所耳闻罢了,是以随口一问。他既是二郎真君座下,你一小小凡人,又岂会招惹上他?”
  小玉吃惊道:“姑姑,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诶!”
  狐姑瞥她:“你安静一点。”
  “哦……”
  沉香纠结半晌,忽而朝她跪下,拱手道:“请前辈救我!”
  “你这是做什么?”狐姑扶住他的双臂,“我不是已经救了你么?”
  “不是的。那哮天犬没有抓到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沉香道,“我总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罢!”
  “你不把来龙去脉讲给我听,我又如何救你?”狐姑淡淡道,“毕竟你我萍水相逢,我何必冒着与真君神殿为敌的风险来救你?”
  “是这样的,前辈!”沉香咬牙道,“哮天犬追杀我,是因为杨戬想杀我!”
  狐姑握着茶杯的手一颤:“杨戬?你竟敢直呼司法天神之名?”
  “司法天神?哼,他不配!杨戬他,就是一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小人罢了!”
  狐姑的手指猛地收紧:“为何这么说?”
  “他压妹杀甥,这还不够吗!”沉香道,“我母亲,是杨戬的亲妹妹,可仅仅是因为动了凡心,与我父亲成亲,就被他压在华山底下十六年,不见天日!不仅如此,他发现我和我爹还存活于世时,他还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唉,也不知我爹现在如何了……”
  “你是……”狐姑盯着他,声音都微微变了调,“杨婵的儿子?”
  沉香喜道:“您认得我娘?”
  “不、不认得。”狐姑道,“只是听说过,她是华山三圣母……三圣母竟然有儿子……”
  “前辈,您说说看,这能忍吗!我娘就算有错,也不至于压在华山底下十六年吧!他还要追杀我和我爹!”沉香愤怒道,“司法天神就这么了不起吗!”
  “这么说来,杨戬是你舅舅……”
  “我没有这样的舅舅!”沉香说,“前辈,我看您轻轻松松就制服了哮天犬,您能不能教我点法术?”
  狐姑摇了摇头:“你骗我。你若是连法术都不会,又怎么可能躲得了哮天犬?”
  “我是最近才发现自己身上有法术的!我从小就没了娘,爹也没告诉过我我娘是华山三圣母……”沉香嘀嘀咕咕,“要不是我随身带着法宝,法宝自己会保护我,我早就没命了。”
  狐姑听到了,忍不住道:“沉香,这种话,你也敢在我面前说出来?你就不怕我为了抢宝贝而杀你灭口?”
  沉香笑了起来:“您既然能说出这句话,说明您肯定不想抢。再说了,这法宝只有仁慈之人才能驾驭,您若是个坏人,拿着也没用啊!”他从腰间把宝莲灯拿出来晃了晃,“这是我娘留给我的。”
  狐姑叹了口气,觉得这孩子简直无药可救。
  “它叫什么名字?”
  “宝莲灯。”
  果然。狐姑眼神微动。
  只是,这宝莲灯不是早就被杨婵还给了女娲,如何又成为了杨婵儿子的法宝?
  “既然有它在手,你用便是,还要找我学什么法术?”狐姑问。
  沉香撇了撇嘴,道:“可是这宝莲灯有口诀,我不知道口诀是什么。每次都得遇到危险了,它才会被动使用,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在我得到宝莲灯的口诀之前,我得先把自己锻炼起来啊!”
  狐姑道:“我从不教外人法术。”
  沉香失望道:“前辈!”
  狐姑:“我至多留你一晚,明日你便走罢。小玉,今晚让沉香睡你屋,你跟我睡。”
  小玉:“好吧。”
  -
  是夜,小玉窝在狐姑身边,小声道:“姑姑,你不留他下来,那他要是没命了,可怎么办呢?”
  “你担心他?”狐姑摸着她的头发道。
  “有点……”小玉说,“他多可怜啊,娘亲被压在山底下十六年,自己还被舅舅追杀。”
  “他舅舅是司法天神,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不该掺和。”
  “姑姑。”小玉鼓足勇气道,“如果你不留沉香下来的话,我想跟他一起走。”
  “你说什么?”狐姑一愣。
  小玉抬起头来,一双眼在夜里闪闪发亮:“姑姑,我想跟沉香一起走。”
  “你疯了?”她不可思议地望着小玉。
  “我没有。”小玉说,“我是真的觉得沉香很可怜,想要帮他。而且姑姑,我觉得我也到该下山历练的时候了,我总不能在你身边待一辈子,是不是?”
  狐姑不语。
  “姑姑,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危啦。”小玉道,“可是这万窟山虽然安全,却连个其他飞禽走兽都难见,实在太无聊了。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就答应我吧。是福是祸,都由我自己承担。”
  “小玉。”狐姑抱紧了她,“我当初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才一点点大,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小玉:“嗯,我知道,姑姑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我养了你三百年,其实也有私心。姑姑一个人太寂寞了,想找只小狐狸作伴。”狐姑轻声道,“但如果,你觉得待在这里不快乐,那么姑姑就放你走。”
  “姑姑……”小玉偷偷看她,“你生气了吗?”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忽然意识到,原来你也长大了。”
  万籁俱寂,小玉渐渐睡着了。
  狐姑床上坐了起来,轻手轻脚地下了地,走去了隔壁的洞窟。
  沉香躺在小玉的床上睡得正香,宝莲灯大剌剌地放在床头,一点警戒心都没有。
  狐姑点了灯,细细地照着他的眉眼。
  这孩子安静下来的样子……倒确实有几分杨婵的神韵。
  她又是一叹。
  她在万窟山几乎是足不出户了三百年,外界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压妹杀甥,这种事,怎么会重新上演呢?沉香嘴里那个无耻小人,又怎么可能是杨戬呢?可他长得这样像杨婵,又带着宝莲灯,谈起杨戬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是不可能撒谎的啊。
  沧海桑田,一千年前的人,和一千年后的人,还会是同一个吗?
  她不知道,她也不敢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