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初吻日记 > KISSx46

初吻日记 KISSx46

  锁在桥边扣合, 咔哒一声脆响。
纪宁把底下的钥匙抽出来,投进一边仅露出小孔的箱子里。

  夜晚的花灯蔓延成海,钥匙不知道落在哪里,听不清声音。

  结束一天的拍摄,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宋瑜照旧已经在房间里等着她了。

  说真的,宋瑜也是很拼, 纪宁为了行程各种辗转酒店, 宋瑜就也能拎着箱子陪她在大半个国内转悠。
用宋瑜的话说就是,反正每次坐她的车还有接送服务, 不住白不住。宋瑜学校的课松到不行,她找个代课按时交作业就一点事儿都没有了,还不用回自己住的那边每天听噪音。

  纪宁买了瓶纪时衍代言的酸奶带回去, 杂乱的心思被风吹顺了不少,整个人又重新轻盈了起来。
之前的牵手好像都没有这次的这么正式,纪宁坐在床边,翻来覆去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看。

  宋瑜听她说了今天的约会日程, 一边剪着指甲一边发表看法。
“你赚翻了,”宋瑜吹了吹指尖,用非常稀松平常的语调说,“你牵的可是他握过命根子的手。”

  “……”??

  纪宁过了几秒才回过味来, 一时间竟然哽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抖了抖床单,难以遏制地觉得后颈有点发热。“你每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这算什么乱七八糟的, 人好色那算人吗?!而且这又不是我说的,这是我在微博里看来的, ”宋瑜啧了声,“就凭这个,我也得去阮明哥哥的握手会。”

  纪宁听着熟悉的名字,有些感慨:“居然能有艺人在你这里的新鲜期超过一个月。”

  “快两个月了好吗?真的值得好好庆祝一下,虽然他并不是我唯一的爱,”宋瑜气势已经起来了,把手机递给纪宁,“瞧瞧。”

  纪宁低头一看,宋瑜递来的正是有关阮明的营业微博,是某个钢笔品牌发送了一份阮明手抄的情诗,作为给粉丝的福利。

  “看得出来吗,阮明写给我的两个月纪念情书。”

  纪宁很真诚地说:“看不出来。”
“……”

  纪宁小号一滑,发现纪时衍合作的某个品牌也发布了以爱心为元素的新款戒指。
她回敬给宋瑜:“看得出来吗,纪时衍为我设计的求婚戒指。”
作为追星女孩,最基本的battle心要有,有关爱豆的不能输。

  宋瑜摇头摇得差点把耳环摇掉:“看不出来。”

  她略一思忖,说:“刚刚的情书再给我看一眼。”

  又看了一遍阮明手抄的情诗,纪宁说:“很明显,这就是阮明专为你写的情诗,因为开头第一个字是赠,而赠就是送的意思,送和你的姓同音。所以他在向你告白,两个月快乐。”

  宋瑜头都快乐掉了,摇头晃脑地叹:“你说的太他妈对了!”
又指着纪宁手机上的戒指,火速改口:“你和纪时衍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来着?”

  太真实了。
“还没定,定了告诉你。”

  两个人倒在床上就开始笑,纪宁心情纾解了不少,看到首页有人转某个韩剧里的高甜视频,点开一看是男主帮女主扎头发,顺手就@了一下纪时衍。
圈完他还不忘回到主页去看看,生怕自己又弄错号了。
上次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刷爱豆相关的时候还是小号,切来切去,回应就莫名其妙换成了大号。幸好没出什么岔子。

  转完微博纪宁就去洗澡了,丝毫不知自己所发布的内容在三分钟之后,进入了男主角的眼里。
他看第一遍的时候还没太看懂纪宁想表达的意思。
难道想让他接这种类型的剧?

  直到点进评论,看到她的朋友拍了个发绳的照片,又@了一下自己,他才明白过来。
她想让他给她绑头发?
但他似乎并没有这项技能,他生活中唯一比较擅长的就是绑鞋带。

  算了,男人自我说服地想着,都是把东西绑起来,扎头发和系鞋带的原理应该差不多。
下次试一试好了。

  ///

  拍完综艺,纪宁的日常又只剩拍戏。
《初吻》进入倒计时,超话的粉丝一天比一天多,她现在随手刷个和娱乐圈无关的微博,能在评论区看到带双纪头像的用户,已经是很常见的事了。

  CP粉的追星也不是敷衍的追星,他们也有自己的反黑站,并且一次要给两位艺人反黑,粉丝天天在底下打卡。他们也在二人官宣新代言和展现购买力的时候有很好的表现,不偏向任何一方艺人,数据什么的都没闲着。
但给纪时衍做转发时会稍微轻松点,因为纪时衍的微博主要是用来宣传工作的,微博风气不好,他偶尔发图和发文字也会选在别的软件上。

  由于节目马上要结束,CP粉也组织了一次比较有仪式感的公益活动,算是在节目播出前的一些纪念。
他们用双纪的名义去了山区,给很多小孩子普及了一些书本上“羞于启齿”谈论的内容,并且教他们怎么保护好自己。
那个公益活动还小范围的出圈了,底下很多路人都很有好感,还有人说“粉丝这么温柔细心,想必两位爱豆也是很善良的人吧”。

  纪宁的超话开始稳定在排行榜前七,粉丝的战斗力居然能和很多流量男爱豆一较高下。
往后会怎样发展她未可知,但一切确实更加明朗了起来。

  是在这时候接到了《急速燃烧时》的二次邀请。
这种国民综艺,要么请的是很有综艺感的,要么请的是当红偶像,能在一季之内第二次请到她,也是对她的认可。
之前和纪时衍一起参加,她不知道是初吻节目组的安排,还是纪时衍本身的咖位够大,但这次她知道,节目组是为她而来的。

  诺诺跟她说这事的时候,她跟着问了句:“纪时衍有单人上么?”

  “节目组说是请了,没请到,他好像不怎么喜欢单人上节目,单人的节目都很难请到他你没发现吗?”
诺诺说:“不过就算请了他也不会和你一期的啦,那不就重复了吗,你这次是单人上,我觉得节目组看中你的话题和综艺感吧,而且也代表你聪明,不是吗?”

  这节目偶尔会有非常烧脑的环节,没点智商脑子根本转不过弯来,而且疯起来连嘉宾都整,在业内是让艺人们又爱又恨的存在。

  “那天我没戏吧?”

  “没戏,休息,特意为你调整了录制时间,感动吗?”诺诺还与有荣焉起来了,“国民综艺为你改时间,当红炸子鸡才能有的待遇,多长脸。”

  纪宁想起什么,又说:“对了,这个戏结束之后,你给我找个舞蹈老师吧。”

  “干嘛的?”

  “民族舞那种,《幻愈》里不是有很多动作戏吗,学了些舞蹈之后肯定打得更有美感,”纪宁说,“还有散打,有一段女扮男装的动作戏也要打得有力量一点,不然不好看。”

  诺诺敲了敲本子,本想劝她,《幻愈》进组前她的休息时间本就没有多少,现在还新加两个学习任务,得把自己累死。而且剧组肯定会安排相应的动作戏老师的,她不用这么操心。
但话到临头也没说出口,毕竟她能走到今天被很多业内人士认可的程度,靠的不就是这股认真负责的态度吗?

  诺诺记下来,说:“我到时候找几个老师,然后给视频你,你看着选一下。”

  “好。”

  ///

  一周后,《初吻日记》倒数第二期如期而至。

  那天纪宁起晚了点,没赶上给他做早餐,到化妆间时却发现有东西摆在她的位置上了。
他们的拍摄很随机应变,有时候来不及赶上一起做造型,就分两批做好了直接去现场开拍,有时候行程能对上,有多余的屋子,就会一起做妆发。

  纪宁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指着牛皮纸袋问:“这谁的东西吗?”

  “早点,”男人双手交叠道,“我做的肠粉。”

  少女看着袋子愣了一下。
这是……逆向应援?爱豆给她回应援?

  纪宁打开盖子,把汤汁浇上去,拆开筷子吃了一口。
味道很好。
没想到她爱豆不仅流量和颜能封神,厨艺也能。

  吃完早餐做完妆发,男人手抄在外套口袋里,轻描淡写道:“去逛街吧。”

  “逛街?”

  “不喜欢?”他抬了抬眉,“女孩子不都挺喜欢逛街的?”
想到自己还没陪她逛过街,加上外面天气冷她容易被冻红,他是思忖了一会儿才有了这个想法。
也让她轻松一点。

  纪宁笑:“喜欢啊,谁不喜欢购物。”
她是真的满意这个安排,连眉眼都亮了起来。

  “买吧,今天我付账。”

  虽然知道自己爱豆是真的很有钱,但纪宁还是没买很贵的东西,无奈这个坐落于市中心的商场只有四个字能概括――极尽豪奢。

  只要她目光停留超过五秒的东西,男人必定会出现在她身边:“喜欢就买。”
搞得她后面牢牢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往没用的东西上飘。

  本着为别的代言人贡献销量不如为自己的代言人贡献销量的原则,纪宁逛了几家他代言的店铺。
这男人从头到脚都是宝贝,一张脸签了男士护肤女士护肤和女士美妆三个代言,衣服类的品牌更是高达五个,红血蓝血成衣线都有,鞋类的代言更不用说,品牌方宁可撞了都不愿意撤回,足可见商业价值之高。
上午逛了街,吃了午饭之后,他们居然意外碰到了纪时衍组队出来玩的朋友们。
商场已经清过场了,朋友隔着玻璃门跟纪时衍打招呼,纪宁正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暂避一下的时候,男人已经过去礼貌地和朋友介绍了她。

  这个介绍让她恍惚了一会儿。
他愿意把自己介绍给他朋友,没有遮遮掩掩,就好像有了某种承认的味道。

  他的朋友也很好说话,大概性格不好也没法和他成为朋友,纪宁没一会儿就和大家熟络了起来。
想着两个人再逛街也没意思,下午的安排临时改了,改成和他朋友一块儿玩个游戏。

  包括双纪二人在内,男方四人女方四人,正好可以玩个不错的游戏。
他们抽签分组,两男两女为一组,纪宁和纪时衍在对立组。
游戏和撕名牌差不多,在每个人身后绑上气球,敌方捏爆气球就出局,仅存的为赢家。

  游戏开始没多久,纪宁抓着自己的气球还在场馆内侦查敌情,忽然被人从侧边偷袭,幸好她反应快,抓着气球就开始跑。
偷袭她的是赵京,和纪时衍一组的,他的男性朋友。

  纪宁虽然跑得快,但很快被赵京逼到死角,就在赵京抓着她准备捏她气球的时候,纪时衍不知怎么的出现了。
男人眼疾手快,看赵京贴纪宁挺近,下意识就过去把赵京的手给扣了。

  赵京看清人都他妈懵了:“大哥,我不是你队友吗!!”

  纪宁找准时机一跳,跳出死角的时候手顺到一个气球,也没看清是谁的,只知道是敌方的,一用力就摁爆了。

  彩带从气球里爆出,某人淘汰的场面还很有仪式感。

  纪时衍没反应过来,捏着赵京的手没松,看向正笑着后退的纪宁。
少女并起两根手指朝他敬了个军礼,笑道:“一血,谢啦。”

  他回头,身后的赵京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无语地凝视着他。
“你还能再关心你女朋友一点吗纪时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