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 第 36 章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第 36 章

  说话间, 乔韶已经脱了T恤,少年瘦削的身体就这样明晃晃地暴露在傍晚的阳光下。
贺深喉结耸动了下。
乔韶叫他:“贺深?”

  贺深猛地抬头,视线死死锁在他脸上:“嗯?”
乔韶道:“你怎么还不脱衣服。”
贺深:“……”

  “不热吗?”乔韶道,“我看你后背全湿了,赶紧冲凉。”
贺深轻吸口气, 声音四平八稳的:“你先去,我等会。”
乔韶说:“一起呗,里面大得很。”
豪华寝室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贺深闭了闭眼道:“不用急, 最后一节是大扫除,去不去都无所谓。”

  今天周二,第八节课是大扫除。
乔韶这才想起来:“对哦, 不用上课。”
贺深道:“嗯,所以你先去洗,我等你好了再去。”

  乔韶道:“那我先去了,虽然不上课,但也得回去打扫卫生。”
他这次和陈诉一组, 总不好让陈诉自己打扫,他得赶紧回去帮他。
至于贺深,他是真的可以不用打扫, 而且全班同学绝无异议!

  乔韶去冲凉了, 贺深坐倒在椅子上, 轻喘了口气。
他这会儿真希望自己过目即忘, 因为此刻他脑子里全是那白的发亮的身体。
很白,细皮嫩肉的, 像一碰就碎的奶豆腐。

  想什么呢。
贺深捏了下眉心,让自己冷静冷静。

  乔韶果然麻利,很快就搞定,他头发还湿漉漉的,水滴顺着脸颊滑下,直直坠到了白皙的脖颈上。
贺深垂眸道:“我去冲凉。”
“嗯,”乔韶让开一些,“快去吧。”

  贺深一进浴室就闻到了淡淡的香气。
应该是洗发水的,又或许是沐浴露,总之不会是乔韶的。
但他的耳朵尖还是慢慢红了。

  贺深猛地把水龙头转向冷水,冰凉的水兜头浇下……

  原本乔韶是不想等贺深的,但他收拾齐整后想起来贺深不是516的正式成员。
虽然楼骁那张床大半时间都是他用来午休的,但贺深毕竟不住在这里。
所以贺深没有各种日用品,也没有换洗衣服!

  乔韶看看时间,觉得耽误五六分钟应该不打紧,于是找出自己的新毛巾给贺深,至于衣服……
他真没招,他的衣服给贺深……紧身衣都不配!
贺深出来时以为乔韶已经走了,所以他直接走出来了。
乔韶:“……”
贺深:“……”

  乔韶把毛巾给他:“这么快啊,我还想说给你递进去。”
贺深回了洗漱间。
乔韶清了下嗓子,扬声道:“那个,你先穿之前的衣服?”
虽然湿了,但总不能光者。

  贺深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楼骁的衣柜里有我的衣服。”乔韶道:“哦,我去给你拿!”
贺深还真是516的成员无误了,连衣服都有储备。

  乔韶去给他找了衣服,抱在怀里时他啧了一声:身材真好啊,还有腹肌,羡慕不来……

  他给贺深递了衣服,开门时他又忍不住偷瞄了两眼。
八块腹肌!
天赋异禀啊深哥!

  乔韶关上门,慕了一会儿后掀开了自己的T恤。
嗯……
醒醒吧吧乔同学,身高还没有呢,还想腹肌!

  贺深穿戴整齐出门,看到的就是乔韶掀起衣服下摆,露出的一截后腰。
贺深顿了下。
听到动静的乔韶转身:“好了?”
他挺自然地放下衣服。
贺深没忍住,还是问了:“你这是……在干什么?”

  乔韶怪不好意思地说:“看看自己有没有希望炼出腹肌。”
贺深这脑子又有些热。
乔韶视线下移,在他腹部晃悠:“难怪你运动这么拿手,体格真好啊。”
贺深认识乔韶半个多月,第一次体会到小孩的巨大杀伤力。

  这天不能再聊下去了。
他生硬转口:“走吧,刚上课铃已经响了。”
乔韶顾不上什么腹肌不腹肌了,赶紧道:“走了!三分钟到教室!”

  平常这种时候,贺深都早早回家了。
他也不是懒到不大扫除,而是从他“为校争光”后,老唐就吩咐卫生委员,不用给他安排活了。
贺深本身也是又忙又累,能有时间歇会儿,也乐得如此。

  但今天他没回家,而是坐在后排若有所思。

  乔韶和陈诉在不远处有说有笑地擦窗,贺深时不时看两眼,脑子里盘绕着一个问题。
――今天乔韶邀请他一起洗澡,明天这小孩会不会邀请陈诉?

  虽说今天是情况特殊,为了赶时间,但对学生而来,赶时间是常有的事。
万一哪天乔韶也为了赶时间要和陈诉一起洗澡,还有卫嘉宇……

  贺深越想眉头皱得越紧。
怎么办?
不能直说,又放心不下。

  有了。
贺深起身,拿着手机出了教室。
乔韶卖力擦窗,和陈诉就一道物理题讨论得热火朝天,根本没留意到贺深的“心事重重”。

  贺深给楼骁打了个电话:“在哪儿?”
楼骁:“胜宇。”
胜宇是离东高不远的一家网咖。
现在的网咖和以前的普通网吧可不一样,这里装修高大上,机器配置高,连椅子都是昂贵的人体工学椅。
而且还有各种饮品甜品,国际班的几个公子哥经常来消磨时间。

  贺深挂了电话去找他。
楼骁换到无烟区,问他:“怎么了?”
贺深道:“卫嘉宇还听你话吗?”
楼骁道:“嗯,很乖。”
贺深道:“有个事你让他帮下忙。”

  楼骁听完后死鱼眼上线:“你是不是操心过头了。”
贺深叹口气道:“你不懂。”
想想那白嫩的奶豆腐,他能不操心吗。

  楼骁顿了下道:“两包烟。”
贺深瞥了他一眼:“少抽点吧你。”
楼骁:“四百块钱都舍不得?”
贺深:“周末请你吃和记,叫上卫嘉宇。”
这是一家挺出名的料理店,人均一千。

  楼骁想了下,觉得贺深虽然穷,但杯水车薪的,还真不差这点钱。
他点头应道:“行吧。”

  贺深走了,楼骁又给卫嘉宇打电话。
蓝毛看到骁哥二字总紧张,他接了电话:“喂,骁哥……”
楼骁道:“嗯,还要麻烦你件事。”
卫嘉宇心咯噔了一下,问道:“怎么?”

  楼骁道:“不是什么大事,你想办法当516舍长,然后拟个规章制度。”
卫嘉宇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玩意?
楼骁把某老畜生的话复述了一遍:“规章制度最后一条就是舍友不许一起洗澡。”
卫嘉宇更懵了:“啥?”方言都飚出来了。

  楼骁戳重点道:“总之不准乔韶和其他人一起洗澡。”
卫嘉宇:“……………………”
楼骁又问他:“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
卫嘉宇挂了电话,他觉得自己明白了不该明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