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10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10 章

  苏惟惟给琤琤和小妹买了两身衣服,她实在看不惯他们穿的那么丑。这时候的钱真的很耐用,一人两身,摆摊的人给了个友情价,总共才不到三块钱,她还给小妹买了双黑皮鞋,给琤琤买了双白色的球鞋,七七八八加起来才花了十几块钱。

  小妹羡慕地看向那黑皮鞋,这种黑皮鞋村子里还没人穿过咧,但她去县城看过有钱人家的小朋友穿过,皮鞋上点缀着蝴蝶结,配上白色的袜子,真的跟小公主一样。

  小姑娘眼睛里闪闪发亮,苏惟惟笑起来,“你穿试试?”

  梁小妹激动地擦了擦手,生怕手脏会把鞋和衣服给弄脏,她站在那任苏惟惟帮她拉裙子的拉链,她想象自己头戴皇冠,想象自己手里有一根权杖,想象自己会穿着这双带蝴蝶结的黑皮鞋哒哒哒地走在皇宫的地毯上。

  苏惟惟见她发呆,噗嗤一笑:“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梁小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在幻想我是公主呢,嫂子,我是不是很可笑?”

  “当然不是,”苏惟惟笑起来,“有想象力是好事,你知道吗?很多作家之所以会写出这么动人的故事,正是因为他们在年幼时爱做梦,如果你将来能把这些故事写出来,嫂子一定做你的第一位读者。”

  “真的吗?”梁小妹红了脸,她就是随口说说,嫂子竟然当真了,像她这样的小孩能写什么故事呢?嫂子总是盲目相信她,就好像她和琤琤一定会变成了不起的大人物。

  “快看看,这是谁家的小公主?”

  梁小妹不敢相信地照着镜子,镜子中的她头发给编成小辫子高高挽起,嫂子还给她扎了个小王冠的头绳,配上这身白色的公主裙,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公主。

  这一天,梁小妹的头一直抬得高高的,嘴高高翘起,她不停从每家门口走过,如愿看到所有人都用惊叹的目光盯着她,从衣服到鞋。围在一起乘凉的村民见了梁小妹的衣服,议论纷纷。

  她那点自尊心膨胀到了极点。

  “小妹,你这裙子好漂亮啊?是你妈帮你买的吗?”可谁都知道梁小妹的后妈对她很不好。

  “不是,是我嫂子!”刘玉梅才不会帮她买衣服咧,就是买,也是买那种土土的风格,眼光一点也不好,看红红的穿着就知道了,总是穿着深玫红色,穿土土的风格,哪像嫂子,随便打扮一下,就把她打扮成了小公主。

  “你嫂子对你那么好啊?”一起的娇娇羡慕地看向梁小妹,梁小妹的裙子就像白雪公主的,一层一层的纱,蓬蓬的可好看了,她也有嫂子,可她嫂子总嫌弃她是拖油瓶,平常嫂子买好吃的都把门关起来吃不让她进去,她也习惯了,这村里其他人家的嫂子没有像苏惟惟这样的,给小姑子买这么好看的衣服。“你嫂子真好,真希望我嫂子也这样。”

  “那是!我嫂子特别好!她整夜不睡觉给我扇扇子,有好吃的东西自己舍不得吃全留给我们。”

  其他小伙伴来了,围着梁小妹问东问西,梁小妹又把告诉娇娇的话复述了一遍,大家更羡慕了。

  梁小妹是显摆的性子,但她这一显摆倒是成全了苏惟惟的好名声,当天村里人都在议论,说苏惟惟对小姑子还挺大方的,那刘玉梅总说她要私奔,一个私奔的人能舍得给小姑子花那么多钱?想都别想!

  -
  晚上苏惟惟给琤琤洗衣服时,梁小妹走过来,从她手里接过衣服,“嫂子,我来帮你洗。”

  “我自己来,你才多大点岁数,就能干家务了?”

  梁小妹见苏惟惟不相信她,当即忙着表现自己,把那衣服放在搓衣板上来回搓,别说,她虽然年纪小,可做起活来像模像样的,甚至比苏惟惟更像那么回事,把苏惟惟给惊到了。

  “你怎么这么会洗衣服?”

  梁小妹见苏惟惟吃惊,当即得意起来,“这算什么呀?我会走路就会干活了呢。”以前是帮着揪草带小孩,再大一点洗衣服割猪草喂猪什么都干,她就是看苏惟惟洗衣服时慢慢吞吞的,想着嫂子给她买裙子买好吃的,她怎么也该替嫂子分担家务,这样嫂子一定会更喜欢她的。

  再说嫂子的手细嫩白皙,骨节很小,她不会形容,只觉得那手漂亮的不要不要的,就像仙女的手,很适合戴漂亮的戒指,等她长大了一定要买很漂亮的戒指给嫂子戴,让嫂子以她为荣。

  农村的小孩果然早当家,她坚持要做,苏惟惟也就随她,没多久琤琤见梁小妹在妈妈面前争宠,当即端着小板凳,屁颠屁颠窝在苏惟惟边上,也学着她们的样子洗衣服。

  按理说梁小妹也该上小学了,但之前刘玉梅不愿意花钱给她读书,她连幼儿园都没读,现在一年级已经开学了,可梁小妹一直在家待着,看样子梁富贵是没这个打算了。他们不放在心上,苏惟惟却不能,梁小妹已经八周岁了,这个年纪上一年级都嫌迟,她没有读过幼儿园,基础的拼音都不会,就是上一年级也不一定能跟上,晚上,苏惟惟找了一年级的语文和数学书来。

  她就着光翻了翻,好在这时候的语文书比较简单,苏惟惟能搞定。

  梁小妹凑过去,疑惑道:“嫂子,这是什么?”

  “小妹,你想上学吗?”

  梁小妹眨眨眼,而后坚定地摇头:“不想!”

  苏惟惟实在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为什么?上学读书不好吗?”要是不上学,将来怎么可能成为知名作家?

  “不好,刘玉梅说了,上学是要经常被老师打的,回答问题回答不上来老师就会把人撵回家,而且上学还要天天干活打扫教室,给学校割草冲厕所种树什么的,学校真的一点都不好,你看红红,晚上回来还要那么辛苦地做作业,经常做到天黑了还做不完,嫂子你说这多累啊,我想好了,还是在家里玩比较适合我,我才不要像红红那样天天吃苦受累。”梁小妹又琢磨道:“你看几个哥哥,读完书也没什么用,大哥虽然读书好,可是到了大城市就出了意外,二哥考了三年没考上,梁小弟在学校经常被同学们欺负,我看过好几回了,所以我总结了一下,读书就是没用又浪费钱,而且大城市太危险,还是咱们农村安全。”

  “…………”大佬的脑回路果然跟寻常人不一样,苏惟惟哭笑不得,她原以为梁小妹会很盼着上学,羡慕人家背书包去学校什么的,结果人家就喜欢这种自由?“到底是谁给你灌输的这种观念?刘玉梅?江桃?”

  梁小妹点头,她们经常在她面前念叨,说上学不好,说红红上学辛苦什么的,再加上她也不想去学校被人管,怕老师揍她,一来二去也就不想上学了。

  “那我问你,既然上学这么不好,为什么江桃和刘玉梅还要让红红去上学?”

  梁小妹眨眨眼,“是啊,为什么呢?”

  苏惟惟伸手弹了她脑门,笑道:“真是傻子!上学是天底下最好的一件事,尤其对于穷人来说,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你以为她们为什么那么吓唬你?那是因为她们不想出钱让你读书,去了学校你可以跟同龄的小朋友一起玩,可以学很多知识,下课可以跟人家一起做游戏,老师也很和蔼,你只有认字了以后才能看懂书,只有学了数学以后才会算数,你一个字不懂,以后做什么都没人要,找工作都找不到,重要的是,你不是很希望自己像公主一样吗?”

  梁小妹懵懂地眨眨眼。

  “公主们都很会读书,你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把脑子里的故事写出来变为现实啊。”苏惟惟苦口婆心。

  梁小妹啊了一声,她没想到读书竟然这么好,可为什么以前刘玉梅和江桃都说学校很可怕。

  -

  入秋后一场暴雨下来农村家家户户都被淹了,苏惟惟这屋还是泥土地,淹了后屋里简直没法下脚,她卷着裤腿和俩孩子好不容易把水弄完,院子里水弄干净后留下来七八只龙虾和一条两指长的小鱼,她给捉了放锅底烤给俩孩子吃,这边她鱼刚烤熟,小妹就跑进来嚷嚷:“嫂子,二哥回来了!”

  苏惟惟连忙站起来,眼下已是吃饭时间,苏惟惟端着龙虾和鱼,也没客气,坐下后就扒着鱼虾往琤琤和小妹的碗里放,壮壮见了流口水。

  “妈,我也要吃烤龙虾。”

  江桃用筷子打他手,气道:“吃什么吃!那种东西吃了要死人的!”

  这年头的人很少有吃龙虾的,一来是农村有许多关于小龙虾不好的传说,二来是烧小龙虾要费很多油,农村人什么都舍得就是舍不得肉和油,所以哪怕小龙虾满地都是,吃小龙虾的人家依旧很少。

  苏惟惟笑着扒了虾尾放入琤琤嘴里,眼下是龙虾的季节,龙虾肥又壮,这时候的龙虾都是野生的,虾尾肉特别厚实,一口吃下去满嘴都是焦香味,琤琤眯着眼嚼了嚼,一脸得意,小妹在一旁帮腔,“嗯,好好吃,壮壮你妈不让你吃你就不要吃了,反正我们也不会分给你的。”

  壮壮一听,气哭了,瘪着嘴就要吃龙虾。

  琤琤故意把嘴张得大大的,让壮壮看到他一嘴的虾肉。

  壮壮嚎得满脸鼻涕,江桃更气了,骂骂咧咧用筷子打他,阴阳怪气也不知道在骂谁,苏惟惟毫不理会,笑眯眯又把鱼分给俩孩子。

  梁卫东见嫂子这样,眼里带笑,又很快忍住了,“爸,我要去复读。”

  梁富贵一听这话,下意识看向刘玉梅,刘玉梅脸色铁青放下筷子,“我说梁卫东,你怎么好意思呢?你也不看看你几岁了!复读了两年没考上你还好意思要读书?是不是要我们所有人吃不上饭供你读书你才高兴?”

  梁富贵虽然觉得这话刺耳但多少也认同,家里条件不好,刘玉梅又是后妈,这冲突能避就避,再说梁卫东读了三年高中了,三年没考上大学,再读一年就能考上了?

  “卫东啊,你阿姨说得对,你复读那么久没考上,再读一年考上的可能很小!还不如老实做学徒。”

  “就是!”刘玉梅气得心口疼,她儿子是黑土地里刨食的,她闺女就是个普通的学徒,她儿媳妇也没正经工作,她的孩子都混得一般般,凭什么让别人的孩子去读书考大学?梁卫东又不是她生的,考上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刘玉梅又不傻,“我告诉你,你就没那个命!像你这样祖祖辈辈农村人,活该一辈子在地里刨食,你想学人家城里人做梦,也得照镜子看看,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那个命!”

  刘玉梅暗地里呸了一声!眼都气红了,她的孩子连高中都没读完,那死女人的儿子竟然想读大学?门都没有!

  梁卫东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只放下筷子冷道:“爸,市一中在招复读生,我条件符合的。”

  梁富贵一怔,叭叭抽了口旱烟,“市一中?”他眼里带着难以理解的责备,“市一中复读那得要多少钱?卫东啊,不是爸说你,咱们庄稼人又不是城里人,老实本分是应该的,你别总是心比天高,这年头考上大学的才有几个?你要学会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