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135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135 章

  “嫂子, ”梁小弟斜背着挎包,这是苏惟惟给他买的衣服, 男孩子平常不好意思买衣服, 苏惟惟这个做嫂子的逛街时遇到好看的都会给他带上, 梁小弟本就长得好看,以前身形太瘦了不凸显,如今比从前胖了一些,穿衣服能撑得起来, 愈发潇洒, 面对梁小弟这种在后世很吃香的长相, 苏惟惟再次感叹梁家基因的强大,“小弟, 最近学习怎么样?”

  “挺好的。”梁小弟毕恭毕敬地回答。

  “那就行, 对学生来说, 学习是最重要的,这都要上课了, 赶紧去吧!”

  梁小弟笑着点头, “那我走了嫂子。”

  “饭要好好吃,钱不够我给你。”

  “我知道了, 嫂子, ”梁小弟忍不住摇头, 虽然他低调, 可嫂子也未免把他想的太弱了点,难道他玩了这么久股票, 连吃饭钱都没有?前段时间他身上所有的钱都投到了新出的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中,其中两家白酒企业,他还挺看好的,东霖就不用说了,总之,目前他身上虽然没多少现金,可底气还是有的。

  苏惟惟笑笑,一回头就见谢振江站在楼梯口,贪婪地盯着她。

  谢振江搓着手,直勾勾盯着她,“惟惟,咱们好久没这样,安安静静地说说话了。”

  苏惟惟差点被他那副忆往昔的模样恶心到了,“我们有什么可说的?”

  “惟惟,你怎么说这么见外的话?想当初我可是对你一往情深,是你一直在拒绝我。”

  苏惟惟挑眉,“当初?你是说在农村时?我怎么记得当时你跟村里的寡妇乱搞被人抓到了?你说你对我一往情深,这该不是你嘴上说说的吧?”

  这段时间苏惟惟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谢振江总想找机会跟她说说话,撩骚几句,如今见她终于肯搭理,激动地声音都抖了,“我保证我不是随口说说,真的,我对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知道才对。”

  苏惟惟挑着眉头,“那你不怕你老婆知道?我看你平常挺怕江桃的,江桃让你往东,你不敢往西,怎么这会胆子倒是大了。”

  “她算什么?她就是一个农村妇女,黄脸婆,水桶腰,”谢振江想上去拉苏惟惟的手,被苏惟惟躲开,“我是懒得跟她一般计较,才让着她的,说起来,还是惟惟你勾人,你看你这脸,滑溜溜的,身材也这么火辣,我看了差点睡不着觉,惟惟,你就行行好,解救我一下。”

  苏惟惟笑得莫名,眼神还盯着他身后某一点。

  谢振江笑着笑着忽而觉得有些不对劲,今天的苏惟惟实在热情过了火,平常睁眼都不瞧他一夏,如今却问了他这么多问题,且这些问题都很不对劲。他缓缓回头,就见贺东霖面色冷沉地站在那,而她口中那个不能跟苏惟惟比的黄脸婆江桃,也怒瞪着他,像是恨不得一刀把他给劈死。

  江桃气得要去打他,谢振江边躲边跑,“老婆,你轻点,有话好好说,都是误会,误会!”

  江桃气得眼都红了,她恶狠狠地看了苏惟惟一眼,满是怨恨,却被苏惟惟坦荡的目光刺得说不出话,谢振江求饶的样子看的她心都凉了,要不是亲耳听到,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感情好的丈夫竟然会在背地里说这种话,谢振江当她是什么?她跟着谢振江一天好日子没过,现在却落得这样的结果。

  “我为你生儿育女,给你做牛做马,没钱就算了,还得伺候你那难缠的老娘,我图什么?你要是有本事,我至于这样灰头土脸的?谢振江,我今天跟你没玩儿!”

  “别,江桃你听我说……”

  俩人吵骂着离开了,贺东霖阴着脸,“不是不让你跟他单独跟他见面?”

  苏惟惟挑眉,“不单独见面?我是无所谓的,只是,住在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完全避开?”

  贺东霖没做声,这事到底是他引来的,他给苏惟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把后妈一家子引来,让这家里每天都吵吵闹闹。自打刘玉梅来了之后,所有人都不爱回家,家里的气氛比从前差了很多。

  他温声道:“抱歉,是我没处理好,我保证,这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苏惟惟勾了勾唇,“那我拭目以待咯。”

  “以后,你离他远点。”贺东霖面色冷寒,苏惟惟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不由觉得新鲜,她笑眯眯地凑到他面前,“吃醋了?”

  贺东霖瞥她一眼没回答,苏惟惟愈发觉得有趣,跟在他身后问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贺东霖忍无可忍,教训了她一顿,她这才老实。

  苏惟惟被教训的实在是惨,惨到她眼妆都哭花了,嘴唇上的口红都被吃光了,惨到她嗓子到现在还是压得,不得不趴在床上思考人生,恨不得点根事后烟,再来点红酒应景。

  话说大佬最近越发凶残了,从前那个老实温和的男人也不知哪去了,她甚至怀疑自己穿错了书,穿到大佬黑化的章节来的。她不怕刺激他,男人嘛,就是要多点刺激,否则贺东霖肯定以为家里的事不重要,不在这事上花心思,但刘玉梅这都住了多久了?贺东霖说有办法把她撵走,可几个月下来,人家依旧住在这,她心里明白,别的事贺东霖或许能缓,可涉及到她,是男人都不可能当成干什么事都没发生。

  所以她才想借助谢振江的事刺激一下他,顺便借刀杀人,让谢振江得到教训。

  苏叶面膜和钟定的联名面膜款已经推出了,作为元旦节的特别款上市,一上市便受到很多老顾客的关注,女人最无法拒绝的就是“限量”二字,哪怕面膜完全一样,可因为是限量的,只有部分人才能得到,便无法克制自己为之疯狂,上市当天,面膜就被抢购一空,几个柜台都缺货,苏惟惟不得不催促工厂赶工,既控制销量又能让一部分顾客买到。

  不得不说,bb和钟定的油画很适合做外包装,鲜艳的色彩十分特别,不像市面上其他款式,包装都很老土,苏惟惟怀疑自己是第一个把油画用在护肤品包装上的人。

  护肤品也已经灌装好了,苏叶的护肤品配上油画包装,苏惟惟怎么看怎么欢喜,她弄了套盒,装好了眼霜、水乳霜、隔离、散粉、面霜、面膜等护肤品,一套套往梁明苏和梁敏英那送,梁明苏放了几套在电视台的化妆间,有明星要她就送一套给人家,跟之前的面膜一样,贴片面膜如今已经是所有明星都在用的护肤品了,因此,苏叶的护肤品一推出还是引起了不少明星的关注,再加上苏叶价格不算低,收到梁明苏的VIP套盒礼物,大部分明星都很开心,也都认认真真在使用,想看看以贴片面膜给大家护肤惊喜的苏叶到底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这一用,果然很是惊讶,因为苏叶的护肤品使用感特别舒服,擦在脸上,皮肤软软的,保水补水,香味好闻,最让她们惊讶的是,护肤品成分尤其稳定,使用了几天后,皮肤明显变好了,明明是素颜,可就像是脸上擦了一层珠光一般,有种说不出的高级感。又过了几天,几个女明星甚至发现自己眼角不明显的细纹淡化到几乎看不见,这才终于正视起苏叶这个品牌来。

  简直是神仙品牌,什么单品都好用,护肤品好吸收,面膜补水保税特别好,还有这什么隔离,她们都没听说过化妆前需要用隔离的,不过用完似乎对皮肤真的有好处,对了,最后一步的散粉,成分安全到能吃,擦的时候不会飞粉,用在脸上毛孔瞬间隐形,好用到让人想爆粗口。

  是以,苏叶的护肤品彩妆单品,还没上市,就在大牌明星中火了起来,大牌明星经常用,小明星和化妆师也去柜台打听,这才知道,苏叶的护肤品竟然还没上市,一时扼腕,想早一些用到,不少人甚至在柜员那留下了联系方式叫上市后第一时间送货上门,只几天时间,苏惟惟收到了上千份的登记预定,她仿佛看到了苏叶护肤品被抢购一空的场面。

  苏叶这样火爆,开在苏叶对面的暖爱就没那么好运了,之前暖爱爆出负/面消息,虽然被程艾压了下去,却失了口碑,虽然暖爱作为市面上唯二的贴片面膜卖家,包装特别好看,也引得不少不知情的人入坑,可大部分人用了几天就不会再买,毕竟谁都不想烂脸。

  暖爱的护肤品也有不少问题,程艾打版了大部分大牌护肤品的成分,可打版就是仿冒,仿冒就意味着暖爱没有独立的研发中心,无法独立研发出好的单品来,苏惟惟也买过暖爱的东西,那些东西气味都很舒服,可比起正品还是少了些什么,打版省去了研发费用,单价便宜,开始时能吸引购买,久了竟然无形中降低了护肤品的逼格,要知道这年头使用护肤品的人大部分都是有钱人,她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护肤品,还需要购买昂贵护肤品带给她们的满足感,这就跟消费奢侈品的原理是一样的,原本一万的奢侈品瞬间降价成一千了,虽然短期内很多人会买,但久了,大家会认为这东西就值这点钱,虽然价格便宜了,反而没有购买欲了。

  因此,过了最初的火爆后,如今的暖爱客流量越来越小,就连苏惟惟都察觉到不对,她每次去柜台收钱时,暖爱的柜员脸都是黑的,毕竟苏叶这边的人排队都招待不完,而他们那边,跑过来拉都拉不过去人。
着实是尴尬。

  钟定和bb的联名产品,也无形中给苏叶带来了一种逼格,毕竟是钟定那种名画家都授权的品牌,是明星们争相追捧的国货,这样的光环经由店员们的嘴宣传出去,让苏叶的消费者更为自己使用这个品牌的护肤品为荣。

  -

  谢振江被江桃管的死死的,当即求饶道:“我那是哄她你听不出来吗?”

  “哄她?你当我傻?谢振江我真的看清你了,你真不是东西,我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你,”江桃气得眼泪都下来了。

  谢振江心烦,“你别哭,我真是为了哄她,我那么说……纯粹是从她那弄点钱来,前几天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开了个很大的公司,这家公司现在从民众手里筹钱,怎么说呢,就是咱们出钱,他们给我们打借条,到时候我们就相当于是公司的股东了,公司给我们一个月五分利,就等于说借了一万块钱,一个月就有五百块钱利润,这是什么概念?”

  江桃愣了一下,也顾不上生气了,“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你傻不是!也就是说,咱们要是能借来一万块钱,咱们每个月就能等着拿钱了,根本不用出去上班,要是能借两万,那钱就翻倍。”

  江桃只觉得他在痴人说梦,他们哪来这么多钱?

  “我们是没钱,可我们能借啊,我这不就是想找苏惟惟借钱吗?所以才说点好听的话哄她的,”见江桃神色松动,谢振江趁机搂着她,笑笑,“所以你别生气了,我不都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吗?”

  江桃瞪他一眼,“可我们根本没钱,怎么赚?”

  “我们是没有,可别人有啊,你想,要是能从梁敏英或者你我的亲戚们那边借点钱过来,给他们高利息,三分利,他们肯定愿意借的,这样我们就能吃两分利的回扣,一万块钱一个月咱们就有两百的利润,相当于我们俩夫妻什么都不用做,在家数钱就行了,以后你就是富太太,花不完的钱你都拿去买首饰,我一点意见都没有,老婆,我就希望能让你也过上好日子。”

  江桃却有些为难,当初她来城里时没少吹嘘梁敏英发达的事,大家都知道她来城里享福了,后来江桃写信回去,说在大城市住别墅,家里人都觉得她现在肯定是有钱人,要她回去借钱,让她怎么开的了口?

  谢振江搂着她,劝道,“老婆啊,你这就不懂了,就是因为咱们在大城市,大家才敢把钱借给我们,因为我们还得起,你也不是找一个人借那么多钱,你几个哥哥家日子不是过得不错吗?还有你舅你叔,每家借个几千块,只要能借满一万,我们的利润就很可观了,要是能多借几万,那咱们可就彻底发达了!”

  江桃挑眉,“你不是说去学做生意的吗?怎么研究这种事了?这靠谱吗?”

  “怎么不靠谱?人家可是大公司,银行都借钱给他们,这有什么不靠谱的?你把心放在肚子里。”

  江桃想了想,一个月要是真的什么事不做就有好几百纯收入,那她可就真的过上好日子了,她回家跟家里人说了这事,或许是因为她发财的消息传遍了,不少人竟然愿意借钱给她,并且都对三分利感到满意,江桃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让她老娘借了不少钱,最后凑足了1万,给谢振江送去公司了。

  这边谢振江钱刚送去,公司就把当月的利息给他了,谢振江看着手里热乎乎的五百块钱,激动地不像话,没想到这钱这么好赚,早知道这样,他还学什么做生意,从中吃回扣就行,江桃也没想到赚钱这么容易,当即红着眼,“那我把利润送给老家的亲戚?”

  “行,你送去,让他们知道这样赚钱很稳定,他们才肯继续送钱给咱们,那咱们的利息才会越来越多!”

  江桃把利润汇了过去,她老娘挨家挨户把利息还上,那些借钱的没想到第一月的利润这么快就来了,料想这边根本不差钱,原先不敢借钱的人也看着热乎乎的利息松动起来,农村赚钱不容易,要是每个月都能有稳定的收入那就太好了,江桃可是在大城市享福的,有梁敏英这种大老板在,他们可不怕江桃跑了。

  很快,老家又凑了两万块钱来,把江桃吓得直咽口水,她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热乎乎的零钱,不禁担心道,“不会出岔子吧?”

  “不会!你把心放到肚子里,老婆,这就是一千块!抠掉利润,咱们也还有四百块呢!什么事没做,这个月都进账六百了,走,明天我就给你买个金手镯。”

  江桃也激动坏了,俩人当晚跟梁富贵说了这事,一听说利润这么高,梁富贵也心动了,“这城里人都这么有钱?怎么给这么高的利息呢?”

  谢振江理所当然,“人家公司效益好,根本不差这点钱。”

  江桃笑笑,“爸,振江好不容易找到新项目,现在咱们手头没钱,就需要点资金支持,您能不能跟梁敏英说说,让她借点钱给我们,放心吧,这钱我们肯定会还的,一分钱不会少。”

  刘玉梅也开始劝说,梁富贵没办法,等梁敏英回来就说了这事,梁敏英皱眉,“天下能有那么好的事?可别是被别人给骗了!”

  谢振江怒瞪着眼,“梁敏英你瞧不起谁啊?怎么我做事就会被人骗?你别以为自己有钱了不起,我告诉你,这项目可是好项目,我马上就要靠这个项目发达了,咱们是一家人,我就就让你借点钱给我,你用得着这么推三阻四的?我不还你了不成?”

  梁敏英累了一天,她放下白色的手提包,才淡淡地看他一眼,“两万块钱不是小数目。”

  “两万还多?人家都借十几万呢,谁不知道你梁敏英有钱?借点钱怎么了?”谢振江理所当然地说。

  梁敏英只觉得头疼,她累了一天根本没心思跟这人斗嘴,正巧苏惟惟下楼了,梁敏英赶紧把人拉过来,把事情经过讲给她听。

  刘玉梅一见到苏惟惟就头疼,当下嚷嚷,“我家振江难得找个好项目,你以为这项目是谁都能找到的?没点脑子谁有这本事赚大钱?我们是善良,想拉你们一起赚大钱才会好心告诉你们的。”

  “就是!大家有钱一起赚,你们赚大头我赚小偷,放心吧,人家可是大公司,钱跑不了!这事现在知道的人不多,等知道的人多了,公司的钱用不完,说不定你有钱人家都不收,这是个很好的发财机会!”谢振江苦口婆心。

  苏惟惟听完来龙去脉,忍不住蹙眉,这事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民间融资,这种融资都是一个带一个,后世很流行,很多人得到好处拉别人进去,把别人的钱套牢了,自己能的钱就能拿出来,一环扣一环的。
她听笑了,“你都说了是个很好的发财机会,既然这么好,我们怎么好意思抢你们赚钱的机会?还是留给你们吧!”

  谢振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可公司经理跟他说了,要是能带别人进去,就给他1000块钱提成,这种好事他怎么能错过?当然要多拉一个是一个,至于钱是否能捞得出来……他可不管这些,反正他一分钱没拿,至今只吃回扣。

  谢振江干笑,“大家有钱一起赚嘛,也不用拿得多,三万五万的就行,到时候你赚大钱我喝口热汤,咱们好好赚一笔,争取今年过年所有人都能发笔横财。”

  “不必了。”苏惟惟低头喝茶,咬定不松口。

  谢振江急了,“那算我借你们的行吗?”

  苏惟惟愣了下,“借?你说的倒是轻巧,你借钱拿什么来还?万一钱没了,我们找你还钱,你会还吗?只怕到时候你妈又撒泼打滚开始耍赖,又要躺在我家门口把我骂的狗血淋头了!”

  刘玉梅咬着牙关,恨不得把苏惟惟的脸撕了,这苏惟惟动辄讽刺她,把她说的很不成样子,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一说话就往人脑子里钻。

  “苏惟惟,你别瞧不起人!”刘玉梅怒骂,又看向梁富贵,“富贵啊,我好歹也是你老婆,找自己的孩子借点钱,怎么就这么难?这是不孝!好歹我也把这一家人拉扯成人,看看他们是怎么回报我的,我真是命苦哦。”

  梁富贵左右为难,看向苏惟惟,“惟惟啊,这点钱对敏英来说不算什么,再说她一个女人家,嫁人了这些钱给谁?振江难得做个事,又有这么高的利息,真要是错过了,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苏惟惟面色冷淡,连头都懒得抬了,这位怎么到这时候了还这么拎不清,她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梁家后代各个都是大佬,怎么给大佬遗传基因的梁富贵,却整天坑娃,脑子压根不清醒的,这人到底是怎么生出这么厉害的孩子来的?

  她喝茶,不搭理,话都不回一句的,梁富贵尴尬万分,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刘玉梅骂了好一会子,谢振江也冷笑着叫他们不后悔,江桃怒气冲冲,所有人都走了。

  梁敏英皱眉,“嫂子,真有那么好的事?我怎么觉得这事不靠谱呢。”

  苏惟惟笑着摇头,“你看着好了,不出一个月准出事。”

  像这种非法融资,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其实所有钱都是融来的,一旦出现漏洞,融资方就会想办法把漏洞填上,怎么填?当然得有资金进来,怎么吸引资金?当然是高利息吸引,抓住民众贪便宜的心理,也就是说,利息会越调越高,如今都调到5分了,高的吓人,这么高的利息就说明这机构因为快撑不下去了,谢振江这时候进去,简直是脑子有坑,不过既然人家认为他们挡了他赚钱的机会,她也不会说这种不讨喜的话。

  苏惟惟不太喜欢购物,可贺东霖叫商场的品牌方把东西送到家里,她又觉得没意思,她一直给LW设计款式,偶尔也需要灵感,这日她闲来无事,就出去逛街看衣服晒晒太阳。

  东霖商场里的衣服都算高档,毕竟这商场配套的楼盘就是走高端路线的,苏惟惟逛了几家店,款式都不错,都说时尚是一个轮回,苏惟惟竟然发现这时候流行的一些款式和布料后世又会悄悄流行,虽然会有所改动,却也是换汤不换药。比如说白衬衫,比如说阔腿裤。

  专柜里有个女人在试衣服,可或许是因为价格不便宜,她犹豫了很久终于把衣服放下,苏惟惟见状才指着这柜台里的所有衣服说:“帮我把衣服都包起来。”

  柜员愣了片刻,以为自己听错了,“所有?”

  苏惟惟笑眯眯挑眉,“怎么?你们这里限购?我不能把它们都买下来?”

  “不是的,但我们这的衣服都很贵的,”柜员打量她片刻,见她身上的衣服都是LW限定款的,当下明白自己说错话了,众所周知,LW虽然是新品牌,可因为很多明星爱穿,那个梁明苏每一期都穿他们家衣服,以至于LW现在名气很旺,LW的限定款衣服只有极其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买到,这些衣服不对外公开售卖,只有拿到邀请卡的才有资格选购,可苏惟惟却穿着LW的限定款,可见是有实力的,柜员连忙说,“对不起,我这就给您包起来。”

  她回头时跟几个同事偷偷议论,“第一次见到这么财大气粗的。”

  “就是,买这么多衣服穿的完?”

  “管她穿不穿的完,快点把衣服包起来,让她付钱。”

  一旁站着的女人呆若木鸡地看着苏惟惟把所有东西打包好,一口气怎么也出不来,要知道这里的衣服都不便宜,一件衣服三四百块钱,甚至有更贵的,她刚才看了很久,最终没舍得买,可这个女人,竟然一口气全包了!

  她抿了抿唇,笑不出来,最终阴阳怪气道:“有钱也不是这样花吧?要论赚钱,我赚的可不比任何人少,可我也从没这样,该买不该买的都买,也只有不是自己赚钱的人,才舍得花钱。”

  不是自己赚钱的人?什么意思?暗示她被包养?

  苏惟惟差点想笑,她只是觉得这家衣服还可以,恰好她柜台的几个员工前几天在议论这家的单品,说每一件都想要,这些衣服她买回LW,可以做样品让员工分析设计,完事后又可以送员工作为销售福利,一举两得。

  谁知竟然得罪人了。

  买个东西而已,苏惟惟挑眉,“你觉得很贵?那只能说明你赚的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多,等你真的赚多了,你就会知道,这点钱根本不值一提。”

  那女人的脸都黑了,“再有钱也不是这个花法,你这样花钱,哪个男人敢要你?再说了,这衣服我本来也很喜欢的。”

  只是觉得贵没有买而已,可她一件都舍不得买,现在看别人买这么多件,心里就是不舒服。

  苏惟惟只叹气,她到底招谁惹谁了?“那你喜欢哪件,我让给你行了吧?”

  “谁要你让?你有什么资格说让?”

  她还生气了?苏惟惟无奈地移回视线不再搭理,店员把衣服全部打包好,苏惟惟付了钱,“我待会让人来取,你先帮我收好了。”

  “好好,我一定帮您看好了。”

  等她离开,助理走出来,盯着苏惟惟看了很久,“我没看错的话,这是LW的广告模特。”

  那女人一愣,“LW的广告模特?”

  难怪那么有钱,那广告她看过,拍得很好,摄影师很有创意,引起不小的轰动,可以说,全国人民就没有没看过这广告的,只是没想到本人竟然比广告里还要美上几分。

  “她怎么也来了,难不成跟我们是抱着同一个目的?”助理皱眉。

  女人黑着脸,“就凭她也想跟我比?”

  “可不是,您跟贺总合作过好几次,贺总不会不念旧情。”

  女人笑笑,看着袋子里的衣服心里很不舒服,她算是半个娱乐圈人了,拍过不少广告,可她家里穷,大哥又是个不争气的,在外面欠了很多钱,需要她还债养家,所以她虽然赚了点钱,却从不敢大手大脚。

  苏惟惟逛了一圈,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那种人她见多了,真心懒得搭理,总以自己的世界观来判断别人,她就是把店买空又如何?她有钱她乐意,在她这,那点钱真的不算什么。

  苏惟惟逛了一会,这商场虽然已经是这个年代最好逛的商场之一,可她依旧觉得没意思,正是饭点,她拐去了东霖,顺便找贺东霖吃个饭。

  她今天斜背着白色短款链条包,一身渐变色大衣衬得她肤白貌美,加上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路过的行人频频看向她。

  苏惟惟笑眯眯地来到东霖,只可惜前台不认识她,说了句贺总正在谈事情,就让她坐在门口等了。

  苏惟惟刚坐下,就见刚才那女人走了进来,遇见她时表情也是一变。

  助理低声道:“江姐,她果真是跟咱们同一个目的。”

  江月黑着脸,东霖一向给钱多,活又轻松,加上东霖的商场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连锁商场又在扩建,这么好的活儿要是能拿下,以后很可能会一直续约,到时候她钱有了名气也有了,就不用过得这么拮据。这机会对她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布料关键时刻又遇到一个竞争者。

  “她只拍过一个广告,不如我胜算大。”

  助理不做声,谁都知道苏惟惟的广告是人尽皆知的,当初很多人被广告上的女人惊艳到,而现实中的苏惟惟皮肤好到发光,明明没有化妆,皮肤状态却好到不行,气场也一点不弱,从外表上看,江月毫无胜算。

  “江小姐,贺总请您进去。”

  江月抿着唇,下巴抬高,临走时淡淡地瞥了眼苏惟惟,她和苏惟惟一起来,贺总却先叫她,显然还是照顾她的,这样想,这次的商场新代言人的广告,她胜算很大。

  苏惟惟只当没看见她示威的眼神,这女人对她很有敌意,刚才还故意找茬,难不成是贺东霖的情人?苏惟惟越想越有可能,她实在没想到百年不来一次公司,竟然就会撞到贺总的女人,既然是炮友,苏惟惟自然不会蠢到去计较这种事,炮友嘛,床上合拍就行,至于贺总背地里跟谁,都与她无关。最初她的目的就是为了分家产,抱大佬们的大腿,如今她已经从中得到太多好处,要是再在这方面计较,是不是会显得太贪心?

  再说大佬床上功夫很好,有女人喜欢也正常,她胡思乱想了一会,就见江月黑着脸出来了,她狠狠瞪了眼苏惟惟,怒道:“你别以为你能比我好什么,你以为贺总会多看你一眼?做梦!”

  苏惟惟宓搅耍她口中的贺总可是每天都想着要跟她零距离接触呢,多看一眼什么的,向来是她懒得多看贺东霖一眼。

  这边,贺东霖听前台说来访者的名字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惟惟?”

  苏惟惟笑眯眯转过头,停顿片刻,开启狂奔模式,向着大佬跑去,她猛地一跃,腿勾住大佬的腰,手搂着他脖子,像树袋熊一样扒在他身上。贺东霖眼里闪过明显的愕然,苏惟惟这般热情,就好像他们已经几年没见,可事实上他们才分开3个小时不到,她就这般想他?这里是公司,周围不时有人看向这里,为了维持形象他不该跟她一起胡闹,可这似乎是她第一次这般热情主动,他又怎好泼冷水?

  更重要的是,他喜欢这样的她。
贺东霖笑着抱住她,怕她掉下去,手托的紧紧的,嘴角的宠溺怎么也压不下去,“你怎么来了?”

  “无聊,来找你吃饭。”话说大佬的睫毛还挺长的,毛发浓密,大佬未来应该没有秃头风险。

  贺东霖唇角微勾,温声开口:“怎么不直接进去?”

  “谁让你前台不认识我,不让我进去?不过贺总好像很忙啊,跟贺总吃饭需要预约吗?要不我先回避一下,等你工作完我再来找你?”

  贺东霖不理会她的揶揄,只笑笑,“都是无关紧要的事,饿了吧?我知道一家好吃的粤菜。”

  等他们走远,江月才满面惊讶地愣在原地,她浑身僵硬地拉着一旁的前台,“这个女人是谁?”

  难不成LW的广告模特是贺总的女朋友?那她岂不是毫无胜算?

  前台也要哭了,要不是贺总助理说她都不知道,“那是我们贺总的老婆,东霖老板娘,天哪,我竟然让老板娘等了那么久,我不会被炒鱿鱼吧?”

  江月愣了许久,LW的广告模特竟然是东霖的老板娘?搞什么!这圈子混口饭吃容易吗?这种不缺饭吃的人,为什么来跟她抢饭碗?太过分了!!等等,她刚才是不是得罪了东霖的老板娘?江月脸更黑了。

  苏惟惟第一次主动邀约,贺东霖自然是受宠若惊,俩人去的这家粤菜馆是省城新开的,菜的味道不错,很地道,普通的一道汤也是煮了很久的,香气扑鼻,十分健康有滋味的一餐。

  席间,苏惟惟瞥了眼贺东霖,挑眉,“刚才那个女人跟你很熟?”

  贺东霖有些不解,“她给东霖拍过几次广告,见过,不算熟。”

  苏惟惟干笑,她承认刚才她的举动有些许示威的意思,说她小肚鸡肠也好,说她有攻击性也好,她都不否认,但抱大腿这种事她才刚习惯,要是被人影响到抱大腿的手感,心里总会不高兴的,再说大佬的存折虽然给她了,可那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对于上市公司的老总来说,最值钱的就是股票,如今贺东霖的资产都是bb的,她可得为儿子谋划着,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啊。

  “味道如何?”

  “很不错,”苏惟惟说完,却见贺东霖一直盯着她看,把她看得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贺东霖眼里闪过笑意,“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拍过一支服装广告,广告上的你气质长相都是绝佳,正巧这次我们商场开业,准备挑选新的代言人。”

  苏惟惟噎了下,“所以……”

  “正好我们商场在找代言人,正好你很合适,还要什么所以?”贺东霖理所当然道。

  苏惟惟差点哭了,当即摆着手要拒绝,当初她拍广告,就是被梁敏英哄去的,要不是梁敏英,她现在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认出她,可现在不一样,托这年头广告少,收视高的福,走哪都有人会认出来,这样下去还了得?

  “要么让刚才那个江月做?”

  “她?她气质普通,跟你差距太大。”这彩虹屁苏惟惟是收到了,可做代言人?让她死了算了。

  苏惟惟死活不同意,饭后俩人去东霖虐了一波单身狗,撒了一地狗粮,确保所有人都认识她这个正宫娘娘,苏惟惟才心满意足去了苏叶面膜的柜台,到了那,就见程艾正在柜台那发呆,不知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