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144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144 章

  媒体狂轰乱炸下, 苏惟惟才发现原来在她咸鱼的这几年,梁卫东这位大佬一直在扎实稳定地向着目标前进, 他上大学时就跟着导师做研究, 毕业后继续深造后来进了研究所, 他导师的这个团队对这个课题研究了很多年,但不幸的是导师前些年因病去世,后来梁卫东理所当然成为项目的总负责人。
据说他最难的时候曾经以身试药,还不幸感染过肝炎, 去医院治疗了很久才脱离危险, 但这些事苏惟惟这些家人从未听说过。

  苏惟惟微怔, 又咬了一口苹果,外面铺天盖地在猜中国的胜率有多少, 其中梁卫东的赔率是是200, 很多人都不看好他, 认为梁卫东的论文被引用的次数不算多,虽然这几年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影响力, 但国外同行的成就也毋庸置疑, 总之,就连国内媒体看好他的人也不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 苏惟惟暗落落去买了五百万压梁卫东得诺奖, 开玩笑, 科研大佬的成就岂是这些外行人随便可以揣测的?梁卫东研究了这么多年, 吃了这么多苦头,据说才研制出一种有效对抗该种传染病的药, 能拯救数百万人的性命,这样伟大的事,苏惟惟第一个站出来挺他,再来她也相信大佬光环不是开玩笑的。

  这几年,家里每个成员遇到重要的事情时,苏惟惟都会带着家人陪伴在身边,以确保在所有人人生中重大的时刻里,家人都在。

  梁卫东打开门,看到苏惟惟带着梁家十几口人站在门口时,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他愣了片刻随即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来。”

  “媒体都堵到家门口了,问我们有没有接到电话,我听说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就会接到电话?”苏惟惟了解了一下,诺奖是早上公布名单前大概瑞典时间11点左右开始通知获奖人,也就是国内时间下午5点多,现在离那个时间点还有几个小时,怎么想都觉得这段时间很难熬。

  梁卫东笑着摇头,“哥,你也不管管嫂子,其实我真的不需要人陪。”

  贺东霖把手里的食物放下,“她说来你这烧烤打发时间。”

  如今梁家所有兄弟姐妹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众人发达后不约而同在省城买了房子,也把工作重心转移过来,梁卫东如今就在省城的研究所里。

  苏惟惟疑惑,“你准备出门?”

  “你们不来的话我打算去研究所。”

  “去研究所做什么?”

  “做研究,闲着也是闲着,在家挺无聊的。”

  苏惟惟忽然佩服起大佬的定力来,诺奖提名这么大的事,在国内也是前所未有的,这么高光的时刻他竟然能静下心来,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之后的烧烤苏惟惟只做了“把食物从袋子里拿出来”这样一个动作,其余的事情都是别人包办,贺东霖和梁卫东作为主烤人,不停烤着食材放在旁边的盘子里,小妹很快带着小叶子跑过来,小叶子瞅瞅盘子里的食物,嘀咕道:“爸,这些食物我妈没碰过吧?”

  苏惟惟气得拿竹签敲她脑袋,“麻烦下次说人坏话不要当面说。”

  “嘿嘿嘿,说坏话要是不当面说你怎么会知道?妈,不是我说你,你这双手就适合发明护肤品,或者端着燕窝碗,做饭这种事真的不适合你。”
被闺女无情吐槽,苏惟惟莫名心塞,想当初她在农村时做的饭可好了,大家也都很捧场,每次都吹彩虹屁,说她活的馅料好吃,做的火锅特别够味,可这几年也不知道是大家要求高了,还是她的厨艺下降了,总之每次做饭都被人嫌弃,苏惟惟哭唧唧地望着贺东霖,贺东霖接收到老婆的求救信号,立刻道:“小叶,不许欺负妈妈。”

  “我说的是实话嘛。”

  “其实你妈妈的厨艺……还是可圈可点的。”贺总说的很委婉,苏惟惟瞬间被安慰到了。

  小叶子狂翻白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爸还是这么宠她妈,一句开玩笑的话都不让说,前些时候他爸新款的智能手机研发出来,但还没在市面上流通,老规矩,她爸第一时间拿给她妈看,小叶子作为一个热爱电子产品的小姐姐,当然也想看看新款手机啥样啊,于是她偷偷拿了她妈的手机,用她妈的生日轻易解锁。

  结果她看到什么了?她竟然看到她妈跟她爸发聊天撒娇。

  苏惟惟:老公?

  贺东霖:在

  苏惟惟:我在外面逛街,忽然刮台风了,请问有人想来接我吗?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被台风刮倒咯。

  小叶子当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咱有一说一,咱都百来斤的人了,还怕被台风刮跑?不是她说,像她这样的年轻小姐姐都不好意思这样说,可她妈竟然毫不脸红地跟她爸撒娇,偏偏她爸还就吃这一套,放下手中工作立刻开车去接了,把她妈放在家门口自己又开车回公司工作。她简直想不明白,这年头的老年人都在玩什么?浪漫?情调?强调?哎呦喂,撒狗粮撒了这么多年了,竟然还不腻歪?

  苏惟惟拿了一串鸡翅递给梁卫东,“卫东,祝你一飞冲天!”

  梁明苏不服气了,拿了个鸡爪子递给梁卫东,“我这个主持人也不能落后啊,二哥,妹妹祝你一步登天!”

  女强人梁敏英也来了,她把一条小黄鱼递过去,抿唇,“我祝你鲤鱼跃龙门!”

  她们都把好说的说完了,梁小弟在众人的注视下,忍不住咽了口水,默默端起一杯水,“哥,我祝你水到渠成,顺风顺水!”

  苏惟惟鼓掌,“小弟这口才不错啊,小妹也说两句。”

  小妹想了半天,最终决定放弃,拿起一瓶酒豪气地喊:“二哥,咱们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话不多说,来点实在的!”

  大家都喝倒彩,热腾腾的烟雾冒着,场面又极其热闹,就连一贯不外露的bb,眼里也沾了笑意,像是比平常放松不少。

  时间慢慢过去,到了五点多,苏惟惟开始紧张起来,不是说五点多就能接到电话的吗?可梁卫东的电话一直没响过,难不成不是梁卫东得奖?她看向梁卫东的口袋,嘀咕道:“卫东啊,你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是不是调静音了?”

  梁卫东摸摸口袋一僵,神色古怪,“我手机好像被忘在研究所没带回来。”

  “什么!”苏惟惟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说大佬什么时候掉链子不好,非要这时候掉链子?明明大家都紧张的要死,可他却跟没事人一样,这可是诺奖啊,又不是街边随便设立的小奖,得这个奖的意义如何,根本无需赘述,不仅是对梁卫东个人有好处,对全国,对整个家族都有非同凡响的意义,再说这还事关她投的500万呢。苏惟惟搓着手激动了,一旁的梁明中也是特地赶回来的,见状他笑道:“我陪二哥开车去拿?”

  “不用了吧。”梁卫东并不认为自己会得奖,他决定走这条路时就把功名利禄抛在了身后,这些年看着身边的人为了这个课题呕心沥血,他渐渐有了投入感,多了热爱,肩上的责任更重,就算不能得奖,他的研究成功能帮助全世界数百万人,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肯定。诺奖有自己的评判机制,他没觉得自己真能得奖,是以表现的也足够淡定,却没想到苏惟惟弄得这么兴师动众,把据说好几个月没休息过的梁明中都喊回来了,还围在他这里陪他等电话,那么问题来了,要是他接不到电话,是不是大家都会觉得尴尬?

  “嫂子,估计得奖的不是我。”

  这话说完大家都在默默措辞想要鼓励他一下,毕竟弄得这么嗨,媒体多番报道,全国人都知道梁卫东被提名了,身边亲朋邻居问了多少波了,最后再没得奖,作为当事人的梁卫东多少会受到影响。

  梁明苏笑笑:“二哥,没事,这次不得下次可以得啊。”

  梁敏英:“就是,不就是诺奖嘛,啊……我们得不到还有别人能得到嘛,是吧?”

  梁小弟:“你要是得不到,那是他们没眼光。”

  梁小妹:“不管得没得到,二哥你都是当之无愧的主角,难道不得诺奖就能抹灭你对人类的贡献了吗?在我心里你是真正的英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就连小一辈的芒芒小叶子bb都站出来安慰几句,苏惟惟看看这个,瞅瞅那个,哼了声:“看你们一个个消极的,我们卫东哪里差?要我看,诺奖就是他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她啪的一声把一张纸条拍在桌子上,众人围过去,被纸条上的五百万和梁卫东的赔率惊到了,他没想到得个奖竟然还有这么多事,这些人也太会玩了!不过苏惟惟也是够狠,一出手就是五百万,怎么就不怕那钱打水漂?

  梁卫东低头推着眼镜,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哭笑不得,“嫂子,我哥怎么就那么纵容你,竟然花了五百万压我获奖,万一我不得奖,你不是得亏五百万?”

  苏惟惟说不肉疼是假的,可肉疼又如何?她是真的看好梁卫东,可这都五点半了,竟然还没人来通知,可见梁卫东得奖的几率很小了,这会子她想到了那五百万,五百万能买多少斤水果,多少斤手机,多少斤黄金啊,她竟然把五百万就这样扔了打水漂了?

  贺东霖笑,“反正赚钱就是用来花的,要不是惟惟帮我花钱,我还真不知道该把钱花去哪里。”

  众人都用受不了的眼神看着他们,苏惟惟挑眉炫耀,“没办法,找个有钱的男人就是这点好,我老公钱花不完,让我扔着玩,你们羡慕嫉妒恨吗?”

  bb没眼看,小叶子也不想承认这么幼稚的人竟然是她妈,只贺东霖好笑地揉她脑袋,把苏惟惟宠的愈发没边了。众人无声抗议,开始喝倒彩,钱花不完什么的,虽然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可说的这么直白真的好吗?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欠扁呢?

  忽而,门口传来一阵哄闹声,苏惟惟还未回神,就见几十个记者围到家门口,为首的记者冲梁卫东喊:“梁卫东,你得诺奖了你知道吗?”

  梁卫东表情平静地摇头,“我没接到电话。”

  他是平静了,可梁明苏手里的杯子掉了,梁敏英惊呆了,梁小弟烤串都戳鼻孔里去了,bb使劲扭着小叶子的脸,小叶子反捏回去,芒芒凑到苏惟惟身边,傻傻道,“姑,你打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听错了,我舅得奖了!!还是诺奖!”
苏惟惟啪的满足了她,淡定道:“没听错,诺奖,你舅得的。”

  芒芒捂着脸郁闷了,随后被她妈拉回去,说起当初自己也被苏惟惟啪过的事。

  之后的事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梁卫东得奖一事获得了全国人的关注,一时间新闻报刊都在播报这一喜讯,颇有全民庆典的感觉,梁卫东接受了各种采访邀请,许多人来他家门口打卡留恋,甚至有搞笑的竟然去梁卫东研究所收集垃圾桶里的水杯,说是诺奖同款,要让孩子拜拜,指不定孩子将来也能有这样的成就。

  在这样的情况下,梁卫东其实无暇庆祝,他不得不为诺奖的颁奖和之后的晚宴做准备,颁奖上他得演讲,届时全世界都能看到他的视频,服装一定得选好,这种时候,苏惟惟和梁敏英又出动了,给梁卫东特意定制了一款暗藏中国风元素的西装,一切给他搭配好,务必让他以最佳状态出现在颁奖台上。其实诺奖的衣服还好,但之后的晚宴服装可就要正规多了,因为晚宴有瑞典王室参加,算是一场大佬的狂欢,对服装有要求,用餐礼仪也得注意,试想一下大,到时候全世界的大佬带着家属,女人穿礼服,男人穿燕尾服戴白色领结,这种场合若是打扮不得体,那丢的可不是梁卫东一个人的脸,本来这事就是全民关注的,苏惟惟自然要让他以最好的面貌出现在晚宴上。

  LW如今已经是扬名国际的一线品牌,梁卫东又是自家人,他们自然不能放弃这次的宣传机会,因此,苏惟惟不得不一边找人给梁卫东做用餐礼仪培训,一边给他设计衣服,力求让梁卫东成为当晚晚宴最帅的崽。

  因为诺奖获奖者有权邀请16位客人一起出席,最后连同苏惟惟在内的全家人都跟着梁卫东一起去蹭了顿饭,不过想必这也是她印象中最特别的蹭饭了。

  诺奖后,给梁卫东介绍对象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坦白讲梁卫东年纪也不小了,可苏惟惟竟然没听说他像样谈过恋爱,如今这么多人介绍,样本扩大,苏惟惟旁敲侧击觉得他真的可以考虑一下,而梁卫东也旁敲侧击地回,他只想把余生献给事业,感情的事不强求。

  -

  这几年,bb一边搞物理,一边画画,他在绘画界的知名度很高,因为年少成名,又有钟定带着,bb年纪轻轻,一幅画作竟然能卖出几千万的高价,要知道绘画界很多人都是死后才出名的,年少成名的实在少之又少,不过他对此没有太大的压力,一向把画画当做乐趣,或许正因为如此,他的画里总有一种别人没有的东西。

  偶尔他还会抽空画绘本,他的绘本一上市就会成为育儿圈必推的经典,很多人都感叹,说梁琮b年纪轻轻,跨行跨业,竟然跨的这么好,大家要想学会育儿,根本不该研究梁琮b,而是去跟梁聪明的母亲交流,如何把孩子培养成天才,梁琮b的母亲应该有话说。

  苏惟惟:木得话聊。

  小叶子跟在哥哥后面,虽然没哥哥这么出众,却也小有名气,兄妹俩能有这样的成就,苏惟惟这个老母亲表示很满意,反正娃都很出息,老公也有钱有貌,床上还颇具服务意识,她自己虽然咸鱼,却也有快递公司和护肤品公司,对了,她还有LW的股份,总之,钱她三辈子都不缺,花也花不完,这样的人生实在没有挑战性,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貌美如花。

  夏天早上,苏惟惟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从卫生间回来时,顺便给要上班的大佬系个领带。

  虽然都这个年纪了,但苏惟惟从未放松过自己的要求,从不会因为在家里就穿老棉袄宽松珊瑚绒睡衣,虽然是冬天,她依旧穿着一件黑色的修身吊带蕾丝裙,昨晚因为玩的太嗨了,腿上的吊带袜还没扯掉,再加上刚起床,黑粉色的蕾丝眼罩被推到了头顶,配合着她那眉梢处的风情,真正演活了“尤物”二字。

  哪怕是天天对着这张脸,贺东霖也不得不承认,他依旧没看够,几十年下来,他偶尔俯视她,依旧会心跳加速,在床上也从未有厌弃的时候,昨晚他们还试验了新的姿势,向现在的年轻人看齐,紧追年轻人的潮流,而苏惟惟也确实撑得起这样的装扮,昨晚他一时没克制住,折腾得狠了些。

  “你再睡会?”贺东霖头靠在她颈窝,声音闷闷的。

  苏惟惟摇头时,柔软蓬松的卷发在肩头扫过,她其实还没睡饱,可今天是小叶子的毕业典礼,她这个当妈的虽然大部分时候显得不靠谱,可大方向从未错过,尽可能满足闺女儿子的情感需求,有空没空都带娃出去旅游,从小给孩子喂故事书长大,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其余的顺其自然。不知不觉小叶子都要考大学了,话说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呢?

  她打开衣橱,一件件挑衣服,“帮我看看我穿什么好。”

  贺东霖失笑,“参加毕业典礼而已,随便穿穿就行。”

  “那怎么能随便呢?你看我哪天素颜去接过孩子?家长是孩子的门面,保持得体是必要的。”再说她实在放不下那点虚荣心,就喜欢女儿的同学惊叹地夸赞她的衣品身材和脸蛋,顺便问她保养秘籍。

  其实苏惟惟的人缘非常好,bb和小叶子的朋友都很喜欢跟她相处,有时候哪个同学离家出走也喜欢来苏惟惟这,最后苏惟惟再各种做思想教育把娃安全送回家,也因此,孩子们的同学家长都很感激苏惟惟,说起来,小叶子的朋友说了,苏惟惟思想超前,不像一般大人那么古板,能认真听他们讲话,了解他们。

  其实苏惟惟也没做什么啦,她不过是陪小叶子追星,并因为有钱有闲,顺利成为该明星的后援会会长,还让那明星代言了苏叶的护肤品,小叶子和同学们因此得到了合影机会,大家喜欢苏惟惟是肯定的。

  “穿女人一点的还是休闲韩系的?要么来点潮范的?”她脱掉了睡衣,只穿苏叶特制的9号闺房香水,看得贺东霖差点把持不住,不得不把她拉到怀里以示警告。

  苏惟惟撩着头发,抿唇推开他,“虽然我知道我魅力很大,但请你克制,我还得选衣服呢。”

  “都美,真的。”贺东霖给出了十分保守的回答,毕竟他知道,女人在问这种问题时不是真心想知道答案,你就算给了,她如果不满意也会否决掉。

  果然,苏惟惟推开刚才的一堆衣服,从衣柜里挑出黑T热裤板鞋,露出大长腿,斜摆着黑色链条包,卷发随意耷拉着,戴上LW新款墨镜,完全是时尚达人,想当然,去学校还是得年轻休闲点,要是穿着跟老大的女人似的,难免会让现在的孩子们看不懂,可别小看这些孩子,很多小孩都会给家长评分打分,苏惟惟可不想得分太低,当然,能得最高分那肯定更好了。

  “妈,你看我这么穿……”小叶子激动地推开门,想让她妈给她卷个头发,漂亮一些,谁知一进门就发现自己被她亲爱的妈咪给碾压了,当即酸酸地说:“苏大姐,请您不要打扮得这么招摇,我家梁大哥都这把岁数了,还得防着你红杏出墙,你说他容易吗?”

  苏惟惟弹了弹手指,戏精上身,“木得办法,底子放在这,魅力这么大,我也很辛苦的。”

  小叶子受不了了,不过她得承认,苏惟惟的美商很好,品味又高,加上经常给LW做设计,有护肤品公司,对保养很在行,是以,这样的妈在她心里简直是无所不能的,让她亚历山大,就好像今天,原本她觉得自己素颜穿学士服很好了,谁知看到她妈的打扮后,她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好啦,过来!”苏惟惟让闺女坐在她的梳妆台前,不知不觉,小叶子都这么大了,长成明媚却漂亮的长腿美女,苏惟惟说不自豪是假的,她抿唇笑看镜子里的女儿,“我们家叶子长大了,马上都要考大学了,有必要素着一张脸吗?适当打扮一下是必要的,也不用太刻意,擦个防晒,搞个气垫,自然一点,再涂个浅色的唇釉,女孩子还是得打扮一下才好看。”

  小叶子也差点感动哭了,一时间脑补了很多老母亲不舍女儿长大,对镜哭泣的戏码,一抬头,就见苏惟惟那张比她还看嫩的脸,顿时清醒了。记得小时候写作文,很多学生写妈妈头发花白,手长老茧,皮肤皱巴,为了照顾孩子献出了自己的青春,这些作文太感人,很多学生都听哭了,老师让她站起来读读作文,她挤了半天眼泪也没挤出一滴来,她妈妈是非典型性老母亲,她对着这样一个有钱有貌的女人实在哭不出来啊。

  “妈,你会哭吗?”

  苏惟惟默默翻白眼,哭?或许会吧?但她要哭也只会对着满床堆不下的钻石哭,对着衣柜里穿不完的衣服哭,对着车库里开不完的车哭,对着永远花不完的钱哭。

  “小姐姐,你想多了。”

  “就知道。”小叶子嘀咕两句,很快就被苏惟惟按下来,强行补水化妆,最后元气满满地去参加了毕业典礼。

  到了这个年纪,苏惟惟经常觉得无聊,好似有了孩子其实还算比较打发时间,不然到了人生这个阶段,她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小叶子毕业店里后没几天,梁小弟从国外回来了,还带着他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苏惟惟站在门口,看了他们一眼,忍不住笑道:

  “什么时候回来的?”

  “嫂子,我坐的是昨晚的飞机。”

  苏惟惟瞥了眼梁小弟这位朋友,英俊高大帅气,倒是难得的好皮囊,她眯着眼笑说:“那块休息一下,我让你哥煲点汤,中午请你朋友留下来吃饭啊?”

  梁小弟笑着点头,等她离开,朋友满脸惊愕,“你哥?该不会是贺东霖吧?首富回家竟然还要做饭?”

  梁小弟一脸少见多怪的表情,“做饭怎么了?你看我嫂子像是能下厨的人吗?我哥给我嫂子做饭不是一天两天了,习惯就好。”

  朋友惊呆了,首富难道不是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吗?为什么有钱了还得回家做饭,据说还要辅导小孩功课,陪娃看书运动,偶尔还会洗洗衣服打扫卫生啥的,这……请问钱的作用体现在哪里?

  吃完饭,苏惟惟漫不经心道:“其实作为家人,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有些事我心里有数,你也别太有压力,随心随性就好。”

  梁小弟笑笑,如释重负一般感激道:“嫂子,真的谢谢你,这一生每次遇到挫折觉得自己过不去时,你的一些话总能让我豁然开朗。”

  苏惟惟笑着拍他肩膀,“年轻人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开心最重要。”

  梁小弟笑着点头,等他把苏惟惟的话告诉了他的朋友,朋友沉默许久道,“你说的对,你嫂子真是全天下最好的嫂子。”

  梁小弟望着窗外的眼光笑起来,可不是,他嫂子就是全天下最好的嫂子,任何时候都是。

  朋友靠近他,阳光照射下,俩人手上的银色素戒闪烁着细腻的光泽。

  梁小弟一向是苏惟惟最忠实的维护者,所以,当他在网上看到贺东霖出轨的消息时,当时就炸了,跑到苏惟惟面前,扔给苏惟惟一份股权书,还告诉她,以她和bb的股份,完全可以把贺东霖给架空了,从总裁位置上拉下来,还问她要不要这么做,如果她想,他一定会支持的。

  苏惟惟傻了,梁小弟竟然给她买了那么多股份?且还都是东霖的!

  以如今东霖变态高的股价,这得多少钱?据梁小弟说,这些都是当初那2000块钱翻番翻来的?怎么这么能耐呢!虽然知道梁小弟会炒股,可她从未想过,2000投资能有这么高的回报率啊。

  不对,这不是重点,她后知后觉地用最新款智能手机搜索上网,一看就惊呆了。

  《贺东霖携神秘年轻美女亮相会所,两天两夜没出门!》

  大佬出轨了?完了,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贺东霖体力那么好竟然在应付她之余,还能去外面大战两天两夜?不是吧?苏惟惟就搞不懂了,大佬又不是永动机,至于那么彪悍吗?再来不是她自吹,她的魅力可一点没减,脸漂亮身材火辣,每天晚上缠着大佬时那就是活脱脱的小妖精,怎么背地里还有这么多她不知道的事?

  一时间苏惟惟多想了,话说一直以来她都是睡到自然醒,晚上准时上床休息的,大佬总是在她起床前起床,晚上回来也不算早,事实上她对于他白天的行踪一无所知。本来就不是爱查岗的人,且在苏惟惟这,她对自己的定位一直很准确,她和贺东霖这种长线的资深炮友在一起,只要别要求太高,日子还是能过得下去的,一旦要求高了患得患失,那女人就很容易计较,所以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如今的状态正正好。

  这大概就是你我本无缘,全靠你交公粮的真实写照吧!

  所以,与其说苏惟惟是对大佬出轨有感觉,还不如说她是对大佬对别的女人交公粮有感情,特么的,这不是对她魅力的藐视吗?她凭什么不值得他死在她身上?是她长得丑还是身材不够火辣?苏惟惟简直想不明白,贺东霖连公粮都对她交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贺总的电话打了进来。

  “报道看到了吗?”

  苏惟惟语气古怪,“看了个标题,还没点进去呢,话说你也差不多点行吧?就算要出轨也别出的这么难看吧?儿子女儿都这么大了,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

  诡异的沉默后,贺东霖语气莫名,却带着莫名的压迫感,“所以我要是出轨了你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