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16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16 章

  这个梦把苏惟惟弄得心酸不已, 她这么穷,梁鹤鸣却在外面赚大钱, 吃香的喝辣的, 保不准这时候女主已经重生了, 开始了抱大腿之路,哎,她还真是可怜哦,也不知道她一手养大的娃们以后会不会没良心, 唔, 万一她跟男主闹掰了, 被女主算计,几个小孩都是白眼狼该怎么办?

  苏惟惟想着想着就郁闷了, 她打定主意过了这段时间就去外面赚钱, 省得对着梁鹤鸣的钱流口水。

  到了九月中旬, 赵湘玉禁不住蒋东来缠,只得答应来梁家正式提亲并商议订婚的事。

  家里要来客人了, 刘玉梅一早就起来打扫卫生, 苏惟惟也把家里收拾了一下,给孩子们换漂亮的衣服准备见客人。

  她收拾好人还没到, 苏惟惟无聊便拿起书教梁小妹看书。梁小妹已经学会了拼音, 她这才发现读书也很有意思, 她似乎很有学习的天赋, 每天早上都能背两首古诗,嫂子经常称赞她很厉害, 事实证明她梁小妹就是个学习的天才,等去了学校,考试一定会考满分,让嫂子以她为荣。

  她一边想一边盯着嫂子发呆,话说嫂子好像越来越漂亮了,皮肤也很白嫩,举手投足的气质很气吸引人,感觉嫂子比电视上的明星还漂亮,梁小妹看看苏惟惟的手腕再看看自己的,唔,为什么她就一点变化都没有呢?怎么还是这么黑啊?总觉得像嫂子那样白白的嫩嫩的才好看咧。

  bb瞥了眼梁小妹发呆的蠢样,嫌弃的不要不要的,他瞥了眼梁小妹的书,惟惟上次教拼音他也听到了,这书上的汉字都有注音,他看了看就知道怎么读了,现在梁小妹不背书他也会自己看,bb随手翻了几页书。

  梁小妹见了噗嗤一笑:“我说bb,这是大人看的书,你这小毛孩可不要随便碰我的书。”

  bb蹙眉,觉得梁小妹不仅蠢还很吵。

  梁小妹得意的抬高下巴,“羡慕吧?嫂子说要送我去学校了,你呀,你以后就一个人待在家看门,等我上学了嫂子会更喜欢我,怎么样,怕了吧?”

  幼稚!bb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了,他又翻了翻书,梁小妹只当他在闹着玩。

  她得意地坐下来翻着书本,“喏,这篇课文很难的,但我已经会读了,我读给你听,你可要听好了,虽然你现在听不懂,但没关系,等你长大了小姑姑会再教你的。”
bb实在受不了她,真想把她嘴捂住,这么简单的课文,他早就会背了好吗???

  当下,梁敏英进了门,身后跟着蒋东来和赵湘玉,苏惟惟原打算先问好,可她跟蒋东来对视半天,那蒋东来竟然不知道打招呼,想来想去她只笑嘻嘻迎人进来,只当忘了打招呼。

  赵湘玉进门后不着痕迹地打量这个家,跟她想象的一样穷,家徒四壁,生活质量难以保障,就是个普通的农村人家,因为有心理准备,她倒不觉得吃惊,真正让她吃惊的是苏惟惟这个人。她手底下有很多职工,以至于她看人很准,苏惟惟这个人看起来就不像农村妇女,那气质那谈吐,简直比城里人还城里人,对了,苏惟惟很像电视里那些在国外生活的留学生,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

  而苏惟惟的儿子bb虽然不会说话,却长得很俊,个头也高,那个梁小妹虽然长得黑,却很大气,不像一般小孩那样畏头畏尾的,眼头很活,还知道给她搬凳子,这梁小妹早早没了妈,能有这样的表现,可见苏惟惟教的好。
而苏惟惟自她进门后就表现得得体却不谄媚,并不会因为她家境后就上赶着捧着,也不会像一般女人那样局促,苏惟惟自始至终表现得很稳,这倒让赵湘玉刮目相看。赵湘玉原本看不上苏惟惟,此刻察觉到苏惟惟也不是特别中意他们家,她倒有了几分真心来。

  “第一次上门,准备不周。”赵湘玉放下手里的网袋。

  苏惟惟瞥了一眼,网袋里有一袋豆奶粉,一瓶麦乳精,一袋子苹果,看着不错,但第一次上门,就准备这点东西?果真是打发农村人,苏惟惟笑笑没啥反应。

  赵湘玉也是人精,哪里不知道她在嫌弃?不过她本来就嫌弃梁敏英的农村户口,做的确实不够周到,如果蒋东来娶的是来来,那她肯定一箱箱好烟好酒往女方家里送。

  赵湘玉讪讪的。

  蒋东来也在打量苏惟惟,一时看得眼都直了,苏惟惟长得确实是漂亮,他原以为梁敏英够漂亮了,谁知道她这个嫂子样貌竟然在她之上,再看bb和梁小妹,各个气质不凡,难道这梁家人都长得这么好?

  一屋人真尴尬着呢,刘玉梅带着谢振江来了。
刘玉梅满脸堆笑,“呦,亲家母啊!你来了怎么不去我那边坐?我们那边宽敞啊。”

  赵湘玉干笑,她太习惯刘玉梅脸上这种讨好的神色了,当即要笑不笑:“坐这里就行了。”

  “哎呦,亲家母您可别跟我客气,敏英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一直都很疼这孩子,现在这孩子要嫁人了,我还怪舍不得的。”

  这话说的,苏惟惟都替她尴尬,梁敏英也笑的不自然,赵湘玉更是笑笑什么话没说。

  俩人商量着男方家给的聘礼,刘玉梅为了表现,赶紧说:“这聘礼就算了,我们又不是卖女儿。”

  苏惟惟呵呵两声,笑笑地看着刘玉梅:“婆婆,你看你这人,这事你又当不了家,明知道自己当不了家还非得上赶着给意见,不要聘礼?怎么着?你当人家蒋家是穷人家不讲究,给不起这点钱?还是你以为我们敏英就不配要聘礼?这聘礼又没多少钱,我相信蒋家也不会在乎这点,该给多少你们看着办,给多了我们也不要,给少了我们也不嫌弃,总之,你们蒋家看着办就行。”

  刘玉梅脸都白了,尴尬地下不来台。

  赵湘玉笑得更干了,她心里暗骂苏惟惟狡猾,她原本是没打算给多少聘礼,毕竟她就看不上梁家,可这苏惟惟给她挖了个坑,先是抬高蒋家的身价,说蒋家不穷,是讲究人家,不会给不起这个钱,而金额苏惟惟又没说明白,什么给多了不要给少了不嫌弃,那多少是多,多少是少啊?原本给两百块就能打发的,眼下看来,少于八百都不行了。

  “那四大件也就不用买了吧?”

  苏惟惟略显惊讶,随即又笑起来,体贴道:“你们家要是经济上暂时有困难,这个我们都能理解的,没关系,四大件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买就不买了吧,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

  她看起来很体贴,可赵湘玉就是想揍她。

  偏偏苏惟惟还笑眯眯地表示这真的不重要!

  “不是,就是他们结婚后跟我们一起住,我想着也就没必要都买新的。”

  “理解的!省点钱总是好的。”苏惟惟笑嘻嘻说。

  赵湘玉一滞,苏惟惟明明很体贴,可她就是觉得苏惟惟在内涵他们家穷,内涵他们舍不得花钱,内涵他们小气,偏偏人家苏惟惟笑脸迎人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自己吃一肚子闷亏。

  刘玉梅自始至终没有插话的余地,她要留赵湘玉和蒋东来吃饭,但人家哪里看得上?只坐了一会就拎着包走了,刘玉梅追上去,拉着赵湘玉笑道:“亲家母啊,有件事我想跟你说说,你看啊,咱们以后都是亲家了那就是一家人了,我这儿子振江,人很有能力,力气大会做事,你看能不能麻烦亲家给她安排个工作?”

  赵湘玉对苏惟惟客气,不代表她也会对刘玉梅客气,她当即皱眉道:“工作?”

  “是啊,你看你们家家大业大肯定需要人帮衬,我们振江去了以后肯定会帮你们的。”

  赵湘玉想笑,就她那个儿子还帮他们?这刘玉梅是真傻还是装傻?

  这样的农村人让她懒得搭理,偏偏她还得装出客气的样子。

  “这样吧,回头我看看。”

  “哎……”刘玉梅拉着她,“亲家母你可得把这事放在心上啊!我们都是一家人,振江是敏英的哥哥,你可得帮衬着啊!”

  赵湘玉不耐烦地推开她走了。

  等走远,蒋东来才问:“妈,你真打算帮那个谢振江找工作?”

  “当然是假的,那种人……”

  蒋东来笑了,“不过我修车厂正好需要几个人,我不方便露面的时候,事情都让他去做。”

  赵湘玉似乎想到了什么,也不由点头,“你来决定吧!不过敏英……”

  “她啊?等她嫁给我她只能听我的!”蒋东来很自信。

  他们走后,梁敏英才松了口气,刚才苏惟惟对赵湘玉说的话她不是听不懂,奇怪的是苏惟惟态度越是强势,赵湘玉对苏惟惟越是客气,梁敏英从没见过赵湘玉对谁那么客气过,她嫂子真有能耐,连赵湘玉都治得了。

  梁敏英留在家里等嫁入,苏惟惟也拿出仅有的钱给她添嫁妆,刘玉梅那边也被迫出了几床被子,这样凑一下倒是能凑个体面。梁敏英也没指望家里能给像样的陪嫁,见苏惟惟添了不少东西,反倒感动起来,她没有娘,后娘对她又不好,苏惟惟这个嫂子以前对她也不热络,可不知为何,她这次回来后只觉得嫂子像是变了一个人,虽然不见多热情,可她知道嫂子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她好。

  次日,谢振江欢天喜地的,刘玉梅也难得满面红光,见到苏惟惟时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刘玉梅很多天没出门,也憋坏了,反正事情都发生了,她把自己关在家也没用,还不如出去走走,她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红梅和张桂花都站在那聊天,见了她,张桂花把瓜子壳一扔:

  “她也好意思,没脸没皮的,根本不拿儿媳妇当人看。”

  “亏得惟惟性格好,换个泼辣的肯定没完!”

  “看她N瑟的,也不知道在得意什么。”

  刘玉梅听了,呸了声,扬着下巴得意道:“我儿子要当厂长了!一个月工资好几百还有分红咧!等我儿子发达了就把我也带去城里享福,到时候我就是城里人了!”

  她太N瑟了,以至于当天这消息就传到了苏惟惟耳中,苏惟惟摸了摸下巴,当厂长?厂长这么好的职位还会空着留谢振江去?蒋东来家里连彩礼都不舍得出,会这么大方把厂长的位置给一个外人?

  “是啊,据说是什么修车厂,工资好几百还有分红,惟惟啊,这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那敏英的男朋友怎么也该给你这个嫡亲的嫂子找个好工作,怎么就便宜谢振江那个外人了呢?”张桂花怎么都想不通。

  苏惟惟笑着摇头,“桂花婶子,天上不会掉馅饼,再说敏英一个外嫁的姑娘,这还没嫁就找人家介绍工作,人家男方家里怎么能瞧得起?”

  张桂花直点头:“还是你考虑的周到,她刘玉梅根本没把敏英当闺女,不然怎么会这么没脸没皮巴结蒋家??”

  晚上吃饭时,苏惟惟瞥了眼谢振江,只见他满脸红光,笑得嘴角都能翘上天了,而刘玉梅也难得大方,晚饭竟然做了炒肉丝。

  她笑眯眯放下碗,“爸,跟你说个事,bb和小妹也到了上学的年纪,眼看着这学校都开学半个月了,我想着送他们去学校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