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18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18 章

  苏惟惟梳理了记忆, 原身的家庭情况比她想象的要复杂许多。

  苏家只有两个闺女,原身是老大, 下面还有个妹妹苏媛媛, 按理说她父母也没个儿子, 以后就靠她们姐妹俩养活,理应对她们姐妹不错才对,可惜她母亲孙红英对妹妹苏媛媛确实疼爱,对她却像是仇人一般, 每次见面都没好脸色, 原身自小就察觉到孙红英不喜欢她, 却实在想不出原因来,她在家里不受待见, 便想着能好好读书去外地上大学, 摆脱家里, 她努力多年最后考上了师范,出来后就能当个小学老师。

  这个年代, 师范跟后世的本科差不多, 含金量高,出来还包分配, 是个人人羡慕的好去处, 可谁知原身分数出来后却迟迟没收到录取通知书, 开学后她准备去问个究竟, 却见到妹妹苏媛媛打扮妥当,拿着通知书和户口本去学校报道了。

  苏媛媛顶替了原身的分数和学籍, 也不知道孙红英怎么操作的,总之,苏媛媛顺顺利利地去了学校就读,而原身则被孙红英关在家中错过了上学的机会,原身自然不甘心,她努力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考上了却被妹妹顶替了,她更是委屈,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这样对她,孙红英是个强势的,为了怕苏惟惟翻出花样来,干脆把她嫁了人,就这样,苏惟惟和梁鹤鸣结了婚后来成了寡妇,而苏媛媛则成了人人羡慕的师范学生,说亲的踏破了门槛,俩人的现状形成了鲜明对比。

  原身都只是书中的配角,更别提苏家这甲乙丙丁了,书中对原身原生家庭的描述不多,哪怕苏惟惟看过书,也难以理解苏母为什么要这样对她,父母再偏心也不是这么个偏法。

  她在村口的商店买了两条条酥。

  当初苏惟惟成了寡妇想回家住一段时间,谁知刚到门口就被孙红英撵了出来。

  “你既然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刚做了寡妇,别回家触父母霉头。”

  原身拎着包裹站在门口,被母亲这番话伤透了心。

  原身对苏家已经死心,对苏母也不抱有任何期望,跟家人的关系都不算亲昵,这倒是方便了苏惟惟,省得会露出破绽。苏惟惟不好空手回家,便从村口商店买了两盒条酥。

  她拎着东西刚出门,便见齐元新从对面走来。

  他依旧穿了白衬衫黑裤子,肩膀不算宽厚,这衬得他更为修长挺拔,配上鼻梁上的圆眼镜框,一派斯文,颇有几分贵公子派头。

  齐元新沉默片刻,盯着苏惟惟看了很久。这些天他茶饭不思,彻夜难寐,眼下的黑眼圈十分明显,谁见了他都问他是不是病了,可她倒好,几日不见她皮肤水灵,嘴唇红润,高腰裙子衬得她身材凹凸有致,狭长的黑眸中泛着潋滟春情,竟比从前还要美上三分,这女人真是太没良心了!玩弄了他的感情自己却潇洒离去。

  怪他没用,总是会想起他们的过往,那时候他们偷偷约会,在坝下揪一根蒲公英也能吹很久,有情饮水饱,那时候的他是真的快乐。他真的很喜欢她,可他不明白他都愿意为她私奔了,她到底有什么不满足的。

  “惟惟,你还好吗?”

  苏惟惟挑眉,“不好。”

  齐元新眼眸一亮,眼神炽热,“你……”莫非她也和他一样痛苦!

  苏惟惟摆摆手,不耐道:“天热的难受,农村虫子又多,家里没电扇没冰箱的,热的要死,吃也吃不好,我当然不好了。”

  “……”齐元新眸光暗了暗,他都这么难过了,可她却只想到吃?

  “惟惟,难道你真的舍得抛下我?”

  “舍不得,所以你娶我啊?”苏惟惟眨眨眼。

  齐元新低下头不说话,他试过跟他妈妈说这件事,但他妈妈以死相逼,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他自小就孝顺,跟妈妈感情也很深,他真的没法不顾她的想法。

  “惟惟,我们可以私奔,到时候我会娶你。”

  苏惟惟翻着白眼,对他的话毫无兴趣,更没一点感动,他这么大的男人,又不是没脑子,一点挫折都扛不住,这样的男人还想娶她?做梦!这样的男人她前世遇到一大把,要想嫁随便挑一个都嫁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苏惟惟转身就走了,等她走远,谢宝芸跑过来,气呼呼:“齐大哥,你刚才跟苏惟惟说什么呢?她就是个寡妇,什么都没有,长得也就那样,到底哪里好了?”

  齐元新不悦地皱眉:“哪里好?我看她哪都比你好!”

  谢宝芸脸都白了。

  -

  bb和小妹的学校已经找好了,俩人都在镇上的学校读书,bb读小班,小妹读一年级。
梁敏英的婚礼就在十月份,苏惟惟最近没空接送孩子,干脆等办完婚礼再把他们送去学校,俩人见苏惟惟回娘家一定要跟着,苏惟惟无奈,骑着车前后各带一个。

  苏家在镇上,家里的房子比苏惟惟现在住的要好很多,三间瓦屋还有个院子,这三间屋子,苏有才和孙红英住一间,剩下两间苏媛媛占了那间大的,最小的一间杂物间是苏惟惟的。

  苏惟惟推着自行车进门,孙红英见了她冷冷淡淡的,苏有才推了她一把,她这才笑笑:“回来了?”

  “爸妈,怎么忽然叫我回来?”

  苏有才有瞬间失神,闺女已经很久没喊过他们爸妈了,闺女记恨他他能理解,毕竟孙红英非要坚持让媛媛顶替惟惟的学籍,给谁心里都会不舒服。他原本是不同意的,可他不当家,再说媛媛又闹的厉害,他只得默认孙红英的做法,那之后惟惟嫁人还成了寡妇,他心里总有内疚。

  上次惟惟回家被孙红英撵走,说了狠话说再也不回来。

  几个月没见,惟惟的气质变化很大,她说话客气礼貌,却带着说不出的疏离,就好像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苏有才心里一酸,干笑:“你妹妹要相亲,都是一家人,你妈想让你回来帮忙把关。”
当下苏媛媛赤着脚走出来,看到苏惟惟时,她脱口道:“你不是私奔了吗?”

  苏惟惟要笑不笑:“谁说我私奔了?”

  苏媛媛顿了顿,她朋友跟苏惟惟是一个村的,说是大家都在传苏惟惟要私奔,私奔对象就是村上新来的年轻干部齐元新,苏媛媛见过齐元新,长得还挺帅,条件也好,想到苏惟惟要跟这样的男人私奔,她这心里就不舒服。

  眼前的苏惟惟似乎变得更漂亮了,要说从前的苏惟惟也是十里八村的美人,可那时候美则美矣,身上的乡土气还是很重的,但短短几个月没见,苏惟惟像是变了个人,长相虽然没变,可气质变化很大,就好像瞬间有了灵魂,这样的风情挡都挡不住,难怪很多男人都被她这个寡妇勾得失了魂。

  苏媛媛心里更不舒坦,她自小就喜欢跟这姐姐比,偏偏苏媛媛长得漂亮,可她这个妹妹却恰恰相反长得普通又普通,她不喜欢苏惟惟就经常在妈妈面前说姐姐坏话,独得妈妈宠爱后她还嫌不够,又顶替苏惟惟去了师范,现在好了,苏惟惟成了寡妇,而她即将师范毕业去教书,这次妈妈还给她介绍了不错的对象,对方是城里人,父母也是国企员工,铁饭碗呢,等她嫁人了她就彻底把苏惟惟甩在身后!

  想到这,苏媛媛畅快了几分,所以说长得漂亮有什么用?命不好到最后还不是像苏惟惟这样,一无所有。

  苏媛媛盯着苏惟惟的同时,bb也在打量这个小姨,他虽然不懂,却能感觉到苏媛媛的眼神很毒,明显不怀好意,bb蹙着小小的眉头,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苏媛媛一瞥眼看到车头的小孩在瞪她,吓了一跳。

  bb没理她,独自去了屋里。

  很快媒人把相亲对象带到家里来了,相亲对象张志是城里人,家庭条件很不错,父母都在国企上班,他看起来清清爽爽的,是个很有朝气的年轻人。

  苏媛媛的模样普普通通,张志长相虽然普通,但身高不错,这样的条件配苏媛媛绰绰有余了,张志这条街在是相亲市场上很吃香,对方家里看重的就是苏媛媛的工作稳定,而苏家也承诺会找关系把苏媛媛分配去城里最好的小学教书。

  一个女孩子工作稳定还能带带孩子,婆家对此也算满意。

  “这位是……”媒人这才注意到苏惟惟,她不免笑孙红英心大,这苏媛媛长得实在一般,孙红英竟然敢把苏惟惟这样的大美人叫来做陪衬,也不怕人家张志看上苏惟惟?
“这是我大女儿,她刚死了男人,带着一个孩子,喏,就是这个。”孙红英面无表情地盯着bb。

  媒人一滞,盯着苏惟惟心里叹气,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美人竟然是个寡妇!不过寡妇也不愁嫁,只要不带孩子就行。

  “惟惟你在哪工作?什么学历啊?”

  苏惟惟正要回答,就听孙红英嗤道:“她啊,她没工作,在家务农,也没读过什么书,比我们家媛媛差远了。”

  苏媛媛挑唇讥笑,就是,现在的苏惟惟根本比不上她。

  印象中孙红英经常讽刺原身,尤其喜欢拿两个女儿比较,想当然,捧的是苏媛媛,踩的是原身。不过苏惟惟搞不懂,原身干嘛要那么包子,以为自己足够忍耐就可以换来父母的爱?别傻了,人心要是长偏了是正不过来的。

  苏惟惟擦擦嘴,笑着放下筷子,“妈,你看你这话说的,咱关上门说笑也就算了,你说我没工作在家务农,说我没读过书比媛媛差远了,那我问你,媛媛这师范是怎么考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