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19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19 章

  这大女儿一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孙红英没想到她敢顶嘴,当下脸色难看, 她顾忌外人在场, 压低声音咬牙:“住嘴!苏惟惟你什么意思?”

  苏惟惟声音不小:“什么意思?我能什么意思?要么媛媛你告诉张志和阿姨, 你那师范是怎么考上的?”

  苏媛媛脸一白,紧张地看向张志和媒人,可能是做贼心虚,她最怕的就是别人问她考试的事, 当即吞吞吐吐:“姐,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一直嫉妒我, 可你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污蔑我啊。”

  苏媛媛说着小声哭了起来,哭得那叫一个惨!

  “别哭了!”苏惟惟掏掏耳朵, 不耐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死人了呢!”

  苏媛媛提着一口气, 再也不敢哭了, 可那表情却委屈的不行。

  真是好大一朵白莲花。

  张志和媒人不好插嘴,吃完饭就走了, 他们一走, 孙红英的脸就拉了下来,苏媛媛哭着喊:“妈, 你看姐, 她就是故意的, 她就是想破坏这桩婚事, 不就是因为那点事吗?怎么这么久还在记恨我?再说了又不是我让她变成了寡妇,她就是再嫉妒我也不能这样破坏我的婚事啊。”

  孙红英脸色难看, 气道:“苏惟惟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不就是我没让你去上师范吗?怎么着,你还想打我杀我不成!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妹妹马上就要工作了,你要是敢闹我绝饶不了你!”

  她表情恶狠狠的,像是把苏惟惟当仇人,这母女是怎么了苏惟惟也搞不懂,但她这人从来不肯吃闷亏,她拍拍衬衫上莫须有的灰尘,站起来忍不住笑了笑:“妈,所以你把我叫回来就是为了看你二女儿相亲?怎么着?是打算让我知道你二女儿过的有多好是吗?”

  孙红英不说话。

  “做人不能太嚣张,你别以为你是我妈就能威胁我,你别忘了苏媛媛有把柄在我手里,只要我一封告状信写过去,十年二十年后苏媛媛都要受我拿捏!”

  “你你你……”孙红英气得心口疼,却还是在苏有才的提醒下忍道:“我这次找你回来有正事,你也知道媛媛很快就要分配了,城里的名额少,我托了关系可人家不敢保证能让媛媛去城里,我听说梁敏英未来婆婆正好管这个,你去给我疏通一下,让你妹妹去城里的一实小教书。”

  苏惟惟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下,“我去托关系?凭什么?”

  孙红英急了,“你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这可是你亲妹妹,你们姐妹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乡下学校条件差,伙食差,风吹日晒的,还影响你妹搞对象,你可不能坐视不管。”

  苏惟惟听笑了,她替原身觉得悲哀。“所以你的意思是,苏媛媛顶替了我的学籍,现在分配了还得叫我帮她弄去城里,怎么着,当我这是一条龙服务啊?”

  孙红英一滞,却见苏惟惟嘴角带着讥笑,阴着脸把俩娃抱上自行车走了。

  屋里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孙红英冲进门,就见苏媛媛被子上躺着四只癞蛤/蟆!!那癞蛤/蟆一蹬一蹬,呱呱鼓着嘴,在她床上好不快活。

  “啊啊啊!快把它扔出去!”苏媛媛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孙红英和苏有才对视一眼,没记错的话,刚才只有bb来过这个房间。

  路上,梁小妹心疼地抱着苏惟惟的腰,蹭了蹭,“嫂子,他们都欺负你,他们都是坏人!”

  话说嫂子的腰好细哦,虽然腰上没肉,可她皮肤软软的,摸起来好舒服的。

  苏惟惟忍不住笑了,“没事,嫂子不难过。”

  苏媛媛让她不好过,她也绝不会让苏媛媛痛快的,不过人嘛,总要从高处摔下来才会痛。

  bb摊开手,他手心那块绿色的糖在月光下闪动着光泽,苏惟惟心头一暖,每次她生气时这俩个孩子都会想方设法哄她开心。“那bb扒糖给妈妈吃?”

  bb扒开糖纸把糖送到苏惟惟嘴边,没人看到,他垂着的眼眸里闪着精光。

  -

  这几天梁敏英经常往城里跑,苏惟惟原本想让她在家待嫁的,可梁敏英也是闲不住的性子,总说一天不工作就难受,这天下午,梁敏英激动地跑进门,喊道:“嫂子!嫂子!好消息!”

  苏惟惟一愣,把家里不穿的旧衣服收拾好。

  “怎么了?”

  “你看这是什么?”梁敏英递了个信封过去。

  苏惟惟打开,就见那信封是一叠钱,有一百块有十块的,细细数来竟然有246块钱!“你发工资了?”

  “不是!我是学徒哪里有这么多钱?你还记得前几天我们画的假领子吗?我们工厂最近的效益不好,主要是因为出的衣服款式旧,跟不上流行,我们画了假领子后,我找来碎布做了点样品出来,有的就按照你说的用碎布条拼接,别说,彩色拼接出来还挺显眼的,之后我把这些样品拿给主任看,主任觉得可行,就批准生产了,这玩意做的快,这不,几天功夫批发市场上就有的卖了,猜猜怎么着了?你画的样品卖的可好了!这几天城里有不少人戴这种假领子,我们工厂生意很好,主任说先给我结一部分奖金,剩下的后面再给我。”
穿越来这么久,苏惟惟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当即激动起来,“真有奖金啊?太好了!正好留你结婚办嫁妆!”

  梁敏英一愣,随即眼眶酸涩,她那么自私,从来只顾自己享受,不顾家里人的死活,可嫂子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给她办嫁妆,嫂子的无私让她自惭形秽。

  “嫂子,我不需要你的嫁妆,这本来就是你想出来的主意,钱你先拿去,后面工厂给我钱我再递给你。”

  苏惟惟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毕竟她心里清楚,梁敏英这婚事肯定长不了,既然如此,带那么多嫁妆过去也是浪费。

  而她过几天要去市里,留点钱防身也是好的。

  “对了嫂子你收拾东西干什么?”梁敏英扫了眼这大包小包的东西,略显疑惑。

  “这都是不穿的衣服和用不着的东西,放在家里碍事,我干脆给扔了。”

  “啊?”梁敏英惊讶坏了,这年头谁家扔东西啊?
苏惟惟笑笑:“反正以后不会用,还不如扔了。”

  她要做九十年代断舍离第一人。

  有了钱,苏惟惟第一时间给俩个孩子买了书包,梁小妹书包上的是公主图案,bb书包上的是奥特曼图案,这动画片似乎还没在国内播出过,也不知道这图案是怎么流传进来的。

  梁小妹激动坏了,这种公主图案的书包真是太漂亮了,村里的孩子背的都是破破烂烂的布书包,娇娇背的是绿色的帆布书包,村里没人会在书包上给小孩子花钱,这一点梁小妹比谁都清楚,可苏惟惟却大方地给她买了新书包,要知道这新书包很贵很贵的!

  梁小妹把书包抱在怀里,怎么也舍不得放手。bb倒是没感觉,过了把瘾就没背过。

  梁小妹打开书包,里面有苏惟惟给她准备的彩笔和文具盒,文具盒竟然是抽拉的,上面还带一个小镜子,彩笔是24色的,天哪!!都如此奢华!

  “嫂子……”梁小妹泪眼汪汪的,“这也太漂亮了吧?我真的好喜欢呀!”

  苏惟惟笑了笑,她比谁都清楚当小孩看到别人背好看的书包时心里是什么感觉,当别人拿出的彩笔是24色的,而你是8色的,瞬间就输了。还有文具盒,别看都是小东西,可小孩心里最记挂这些东西。

  孩子那脆弱又敏感的心其实很容易满足。

  梁小妹高兴坏了,背着书包去娇娇家告诉娇娇了,娇娇羡慕地摸着小妹的新书包。

  “你嫂子对你真好。”

  “可不是!我嫂子最疼我了,我跟你说我就是嫂子的小棉袄,是她的贴心小宝贝,我最懂哄嫂子开心了。”梁小妹扬了扬下巴。

  娇娇讨教经验:“快告诉我你是怎么让嫂子喜欢你的。”为什么她嫂子就是不喜欢她呢?

  梁小妹得意道:“我经常给嫂子做家务,嫂子心情不好我就哄她,我很会保守秘密,在我心里嫂子最大,我哥都要靠边站!”
“是吗?”娇娇点点头,经验她学到了,回头她也要这样对嫂子。

  于是下面几天娇娇一直很用心地表现自己,可她嫂子还是对她不好,有一天放学的路上娇娇撞见嫂子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的,那男人好像还亲她咧,嫂子似乎也看到她了,眼里满是惊慌,娇娇立刻想到了梁小妹说的话,做一个小姑子最重要的是得学会保守秘密!于是娇娇指天发誓:“我会保守秘密,不会告诉我哥的。”

  娇娇嫂子惊魂未定,半信半疑,可回去后见娇娇果真一句话没说,对她愈发好了。

  次日,她给娇娇买了新衣服、新书包,把娇娇高兴坏了。

  梁小妹果然没骗她,她以后要继续给嫂子保守秘密!

  -

  这几天江桃打扮的像是变了一个人,她穿着红色的呢大衣,高跟皮鞋,头发烫成卷的,嘴唇涂得通红,脖子上还挂着金项链,耳朵上一边一个金耳环,手指上的金戒指戴的手都伸不直了。

  她走路带风,头昂的高高的,见人就说她老公做厂长了。

  “你看我,我男人争气,一过去就是厂长,你都不知道那厂可大了,里面每天都要修理很多辆轿车呢,听我男人说这修车可赚钱了,修一辆车能赚上万块钱。”

  众人惊诧:“赚那么多钱?”

  “可不是!人家城里赚钱可容易了,那车一天要修好几辆,你说这工厂一天得赚多少钱?我老公过去就是帮忙数钱的,不过人家老板也信任他,平常从来不去工厂,都把事情交给他来干,他这个厂长当的可威风了,就这个月我老公还给了我三百多块钱呢。”

  “哇,这么多钱!”大家是真羡慕,三百多?他们一家一年也存不了三百多块钱。

  大家羡慕的眼神让江桃很受用,心里那点虚荣心渐渐膨胀,之前笼罩在她头上的阴云开始散去。

  路上碰到苏惟惟她头也抬得高高的,偶尔还讽刺几句,苏惟惟但笑不语。

  当晚,苏惟惟又梦到了梁鹤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