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21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21 章

  苏惟惟骑着自行车先去了离一种较近的区中学, 这所学校虽然离一中不远,可生源却跟一中没法比, 学校每年高考都考得很烂, 今年市里主抓教学, 给学校下了死命令,要求学校提高教学质量,务必重视高考升学率。

  教导主任头都要秃了,让她抓教学, 她哪年没抓啊?可问题是她就是想抓也找不到门道, 像他们这种城市, 消息闭塞,每次都等考试了才知道政策变化, 重要的是好老师少, 七几年的革命闹得老师断了层, 老教师呢知识储备又跟不上政策变化,这几年高考题难, 老师们有心无力, 他们学校的升学率一直不行。

  不过差的也不止她这所学校,去年下面某个贫困县, 整个县城才考了10个大学生, 你说上头不上头?

  门卫进来说了几句, 教导主任皱眉道:“什么?有人找我?谁啊?”

  “就一个年轻女人, 这是她写的纸条,说您看了就知道了。”

  十分钟后, 苏惟惟看到了这里的教导主任张笑,张笑同时打量着这个穿着浅蓝色粗布衣服的年轻女人,虽然宽大的衣服遮住了她的身材,但张笑就是有种感觉,被包裹在破旧衣服上的身材一定很出众,正如她这张脸一样。

  “你说你有一中的考卷卖?”张笑一脸狐疑,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找上门说要卖考试卷的人。

  苏惟惟知道自己主动找上门就等于交了主动权,她把张笑拉到一边,“张主任,您可知道一中的复读班今天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

  “复读班的考试?”张笑皱眉,复读班的老师是从高考工厂来的,老师会教又会考,她是由衷佩服的,可她作为一中兄弟学校的教导主任,竟然不知道一中摸底考,你说这说得过去?只怪一中教导主任说他们主张轻松面对考试,不给学生压力,结果呢?转头就偷偷月考,真够狡猾的!

  “可不是,数学和语文,您看这数学题目,您看这题,复读班的班主任说了,这题高考命中率很大!这一张试卷,满满都是考点啊!!”

  张笑狐疑地看了片刻,越看越激动,这张试卷抄的很工整,一开始她怀疑这是苏惟惟为了卖试卷故意骗她的,可细细一看,这些考题又偏又怪,别说苏惟惟了,就连她都出不来这种题目,一中的老师果然有水平!作为高三数学老师,张笑深知自己的水平有限,有时候出卷子十分为难,摸不准那高考题的思路,再加上消息闭塞,无法给学生一手考题资源,现在有了这试卷,就能弥补他们教学上的疏漏,对高考大有好处。

  张笑不是没从一中弄过试卷,她有几个朋友在一中教书,以往都是这些朋友给的卷子,但朋友给的一般比一中要迟好几天,这种绝密试卷,朋友也不敢泄露,所以她已经很久没拿到一中试卷了。

  “你这卷子……”张笑眼神灼热地看向试卷,她已经能想象得到学生做这些题的反应了,绝妙的试题配合学生被虐后的哀嚎痛哭,那是她每次月考后都要回味的高光瞬间。

  苏惟惟笑笑,“张主任,要是学生能吃透这考点,高考分数至少能提高几分吧?我呢就是吃个跑腿的钱,弄一份试卷不容易,还得分一部分给抄试卷的老师,所以,你一张试卷至少给我五十块!”

  “五十?”五十块不算高,但一门试卷五十,这七八门试卷至少得好几百了,确实也不低了。

  张笑想了片刻,蹙眉道:“这样吧,我跟校长商量一下。”

  “好嘞!”

  二十分钟后,张笑急匆匆赶来了,“校长说了,有其他科目的吗?一起打包买!”

  -

  苏惟惟把一百块钱装好,连同上次梁敏英给她的假领子分成,她手里已经有四百多块钱了。

  原本她想把区中学的试卷反卖给一中,但区中学很差,卷子就算搞到手肯定也没人要。

  可她卖了一中试卷心里有愧,想来想去,只能等下次去外地的市中学找人抄卷子,再卖给一中的学生学习,互通有无。

  当晚她在招待所住了一晚,次日继续等梁卫东的试卷,这时候理科试卷有七门,除了必学的语数外政治,还得考理化生,而文科是四目必学科目外再加两门历史地理,比理科少一门,苏惟惟这才察觉到自己失策了,应该再找一个文科班的人帮她抄试卷才是,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中午,苏惟惟和梁卫东碰了头,他笑着扬了扬手里的试卷,“嫂子,你看这是什么?”

  苏惟惟一愣,喜道:“历史和地理?你找人抄的试卷?”

  苏惟惟不是个情绪外放的人,她笑的并不算灿烂,但这一刻,梁卫东敢肯定苏惟惟是发自内心的激动,毕竟她这一笑眉目弯弯,露出洁白的牙齿,实在是夺目。

  梁卫东确定自己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不禁回神:“我找人帮我抄的,不过我答应了给她五块钱一张试卷。”

  “钱不是个问题。”

  这试卷字迹工整一看就是女孩子抄的,苏惟惟笑眯眯道:“这女孩子一定喜欢你吧?”

  梁卫东猛地脸一红,“嫂子,你别开玩笑,我们就是普通同学,再说我这人不管是长相还是家庭都那么普通……”
苏惟惟翻白眼。

  对哦,普普通通梁卫东!他都不照镜子的吗?

  “你啊,我就开个玩笑,再说有人喜欢不好吗?你下次可别这么妄自菲薄了行不?”

  梁卫东不自然地点点头。

  苏惟惟把试卷递给了张笑,又跑了一家中学,但这家学校的教导主任不在,苏惟惟便没多等,下傍晚,一中门口到处是推着自行车的学生,这时候的学生十分质朴,笑容也灿烂,让苏惟惟一下子穿越到自己高中时,按她前世的年纪算,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身处高中的学生总是不明白为什么苦逼压抑的高中生活值得铭记,但多年后大家总能理解那些怀念过去的人。

  正值春光不自知,过了总会想念那阳光的温度。

  “那不是梁卫东吗?”

  “好帅哦!!”

  “他鼻梁好高,我听说他每天四点多就起床背书了,真的很刻苦。”

  “这就是复读班那个梁卫东?我们班女生议论的那个?”

  “是是是!就是他,很多女生说他帅。”

  苏惟惟侧目,就见梁卫东往这边走来,难怪那么多女生犯花痴,梁卫东五官分明,鼻梁高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要靠才华,他身上有种学者气质,混合着一种难言的性感,有种时尚男模的既视感。

  “嫂子!”梁卫东俯视着苏惟惟,笑问:“等很久了吧?”

  “还行,你考试考得怎么样?抄试卷不会耽误你考试吧?”

  “不会!”这一点梁卫东很自信,他向来要求自己早点考完,有多余的时间检查时间,给苏惟惟抄试卷时他一直在检查,所以对他影响不大。

  “那就好。”苏惟惟笑着递了个袋子过去,梁卫东略显惊讶,里面是学习用具,两盒条酥,一袋子散称的饼干和油炸果子,梁卫东长这么大,家里人对他关心甚少,他的父母兄妹从没来学校看过他,每次同学家里送东西来,梁卫东总会想,他这辈子只怕体会不到这种关心了。

  可现在,嫂子填补了他的空白,他终于知道被人看望是什么感觉了。

  梁卫东喉头紧了紧,“嫂子,家里没钱,你有钱就留着自己用,别花在我身上。”

  “这能花多少钱?再说你给我抄的试卷还赚了点呢,你钱花完了没,我再给你一点?”

  梁卫东压住她的胳膊,坚决摇头:“我钱一分没花。”

  他执意不要,苏惟惟这才作罢。

  等梁卫东走,一旁的女生围过来,叽叽喳喳的:

  “你是梁卫东嫂子吗?”

  “嫂子,你能帮我把信送给梁卫东吗?”

  “嫂子你好漂亮,你能不能帮我跟梁卫东说一声,我想请他看电影。”

  “……”苏惟惟哭笑不得,这帮小女生还真是嘴甜,一口一个嫂子的,她都不好意思拒绝了。

  梁卫东回到寝室,室友见他拎着一袋食物,明显惊讶了一下,虽然大家条件都一般,可他们的家长经常来探望,每次都送些零食,男生宿舍没那么多讲究,大家都一起吃,但从前他们给梁卫东零食梁卫东从没吃过,其实他们心里明白,梁卫东不过是怕没法还礼罢了,跟梁卫东同村的人说他娘和大哥都死了,大家猜测他家里的日子很不好过,这还是他家第一次来人。

  “你家里来人了?”

  “嗯。”梁卫东笑笑,把袋子敞开,“你们吃吧。”

  “哇!这么多好吃的!”大家一人拿一点,梁卫东下铺问:“是谁来看你的?”

  “我嫂子。”

  “你嫂子对你真好,买的饼干口味特别好吃。”

  梁卫东勾了勾唇角,“是的,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苏惟惟把最后两门试卷送给张笑,九门试卷打包价格是四百元,去掉给文科生的十块钱,也还剩三百九,现在苏惟惟身上有六百多块钱,这是她攒了好久才攒到的巨款。

  有钱了底气足了,走路都觉得轻松,她把复印来的九张试卷放在书里夹着,小心翼翼的,生怕把试卷弄丢了,现在这九张试卷就是那下蛋的母鸡,她还指望这些试卷给她赚钱呢。

  -

  苏惟惟不在家,bb和小妹俩孩子不敢睡觉,把头蒙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偏偏梁小妹嘴贱还讲了鬼故事,把bb吓得总觉得屋里有很多鬼。

  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一只手猛地抓起梁小妹的衣服,梁小妹哭着喊:“我要死了,鬼要吃小孩了,bb你告诉嫂子,说我外套口袋里还有2毛钱,叫她别忘记烧给我买糖吃。”

  bb虽然怕,可他比梁小妹冷静很多,迎着皎洁的月光,他隐约看见那鬼的脸,那人怎么看怎么像他那无敌美丽的妈妈惟惟。

  噗嗤一声。

  苏惟惟笑出声来,她不是故意要吓小孩的,眼下都十点多了,她以为俩孩子都睡了,便抓着梁小妹的衣领想把她往里推推,谁知道梁小妹真是个宝藏女孩,竟然说了那么一通遗言。

  “背着我藏了2毛钱私房钱?”
梁小妹吓得不轻,眼下自己没被抓走,私房钱还没了,她痛心疾首:“我昨天捡到的,怕你骂我就不敢交给你。”

  bb张开胳膊搂着苏惟惟强行撒娇,苏惟惟捧着他的小屁股抱他,话说最近bb胖了很多。

  苏惟惟笑笑:“怎么到现在没睡觉?”

  “害怕!”梁小妹搂着苏惟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晚上必须要靠着嫂子才能睡着,闻着嫂子身上的香味,她当下打了个哈欠。

  bb也在苏惟惟怀里蹭了蹭。

  这一觉三人都睡得很好。

  次日一早,江桃神秘兮兮的把刘玉梅拉到一边,“妈,你昨晚听到什么动静没?”

  刘玉梅一个激灵,顿时心虚地低头,难道昨晚江桃听到她屋里的动静了?她就说那破床板不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