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3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3 章

  周围的邻居都来看苏惟惟,见她身体无大碍也都放心了,因为村里的流言,她们来时不免旁敲侧击一番,苏惟惟坦然应对,邻居们本就知道梁家的现状,对刘玉梅的话没有全信,如今苏惟惟说的有鼻子有眼,大家议论起来,大多说刘玉梅心眼黑,拿着铁锹追儿媳妇把儿媳妇逼得跳了河。

  这村子总共也没多少户人家,张桂花的话早就在村子里传遍了,此刻苏惟惟应付起来倒也轻松,刘玉梅一直没回来,想必是去各家辟谣了,听邻居们的意思,刘玉梅现在忙得很,到哪都说苏惟惟陷害她,还说苏惟惟就是现在不私奔,也是迟早要私奔的。

  晚上吃饭时,刘玉梅回来了,见灶台上空荡荡的,话里话外都骂苏惟惟懒,她骂人嘴毒,能把祖宗十八代都带上。

  琤琤一双黑瞳盯着门外,人缩了缩,下意识往后躲,苏惟惟见状把他搂到怀里,安抚道:“别怕,妈妈保护你。”

  琤琤却像是没听见,整个人快速爬上床,把头埋进被子里。

  苏惟惟看了不是滋味,这孩子看到刘玉梅就浑身发抖,还不知道受了刘玉梅多少罪。

  苏惟惟走出门,冲着厨房喊了句:

  “你骂谁呢?”

  刘玉梅也是泼辣的,今天吃了苏惟惟的闷亏,现在正在气头上,抱着面盆就喊:“谁亏心我骂谁!你就一农村人还当自己是少奶奶的命?饭不知道做,衣服不知道洗,怎么,还指望我做现成的给你吃?”

  苏惟惟蹙眉,“叫我做饭?可以,厨房和堂屋的钥匙给我,我做饭!”

  听她这话,刘玉梅眼神躲闪,很快又呸了句:“我怕你在饭里下毒!”

  “哦,我做饭你怕我下毒,我不做饭你骂我懒,我平常脾气是好,可好脾气不是你欺负我的理由,你让邻居们听听,有你这样做婆婆的?”

  刘玉梅还想骂,可左右邻居都围到了门口想来劝架,刘玉梅自知理亏,端着面盆走了。

  刘玉梅是绝不可能让她做饭的,这一点苏惟惟很清楚。要知道刘玉梅并不是苏惟惟的亲婆婆,亲婆婆早就去世了,留下连梁鹤鸣在内的七个孩子,苏惟惟的公公梁富贵后来娶了别村的刘玉梅,刘玉梅死了男人,带着一双儿女,儿子谢振江和儿媳江桃生了女儿红红和儿子壮壮,女儿谢宝芸还没嫁人,也就是说,除去梁鹤鸣,家里还有15人要吃饭,这么多人吃饭可不是简单事,刘玉梅当然不放心让苏惟惟来做饭,怕的是苏惟惟会偷偷把好吃的藏起来,或者让琤琤吃独食。

  所以刘玉梅做了分工,家务主要由江桃和她来做,而农活则主要由苏惟惟梁富贵谢振江负责,谢振江是个混的,农忙时都找不到人,公公梁富贵前段时间农忙,苏惟惟摸黑出门,摸黑回来,一天只吃带去的饼,喝着白开水就着咸菜充饥,苏惟惟虽然也是农村人,在家也会做农活,可这家里有十几亩地,做起农活来真是要人命,她一个年轻小媳妇自然吃不了这苦,偏偏后婆婆不是个省心的,千方百计给她派活干。

  晚饭时梁富贵来喊苏惟惟吃饭,梁家的孩子只有梁小妹和梁小弟在,梁小弟现在上初中,看样子学习不算紧张,吃饭时一直看不知从哪借来的武侠小说,头也不抬。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刘玉梅和苏惟惟闹的不愉快,却还能坐在一起吃晚饭,也算是神奇。

  苏惟惟低头看着碗里的面疙瘩,犯愁了,一点肉都没有,对她这种无肉不欢的人来说,这日子实在不好过。正想着,腿上被什么东西蹭了下,她收回腿,谁知谢振江得寸进尺又蹭了一下,明显不是故意的。

  苏惟惟勾了勾唇,“谢振江,你蹭我腿干什么?”

  这话一出,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齐刷刷看向谢振江。

  谢振江慌了下,干笑:“你说什么呢,我不就是没注意吗?”

  正在给壮壮喂饭的江桃脸陡然冷了,愤愤地盯着谢振江。

  谢振江连忙说:“你可别听她瞎说,这苏惟惟就是扫把星,我说苏惟惟你搞什么?难道这桌子是你家的,你能坐我就不能坐?”

  苏惟惟笑了:“是吗?那是我误会你了?”

  “本来就是!我警告你可别胡说,这年头诽谤是要犯法的!”

  “呦!”苏惟惟笑得意味深长,“不错啊,你一个文盲还知道诽谤,还知道犯法?”

  谢振江被堵得哑口无言,只能求饶地看向江桃,江桃阴着脸狠狠剜了苏惟惟一眼,刘玉梅脸色也不好看,当下嚷嚷:“这桌子就这么大点地方,要不我们都不坐让你一个人吃?就你这寡妇样,我儿子能看上你?少给自己贴金。”

  苏惟惟听笑了,“是哦,我一个寡妇,你儿子还想性骚扰,怎么?犯贱是吧?你放心,我就是寡妇也看不上你那倒霉鬼的儿子,我家鹤鸣虽然死了,但我基本的审美还是有的。”

  梁小妹傻乎乎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可梁小弟已经上初中了,正是叛逆的时候,早些年梁小弟亲妈死了,这家里所有人都是大哥梁鹤鸣养活着,现在梁鹤鸣出意外死了,谢振江就想欺负大嫂,他梁小弟第一个不让,想到这,梁小弟一脸仇恨地看向他们,刘玉梅和谢振江对视一眼,倒是没敢说什么,他们不怕梁小弟,却怕梁小弟出去乱说,只能忍下这口气。

  晚上,苏惟惟给琤琤洗了澡,又替梁小妹洗了头发,梁小妹平常没人照顾,邋里邋遢的,头发也不知道洗,苏惟惟给她洗头发才发现她头上长了虱子,苏惟惟咽了口唾沫,她从小爱干净,哪里给人抓过虱子?只能硬着头皮拿了个篦子来,就着灯给梁小妹抓虱子,琤琤也端了个板凳坐在边上,苏惟惟掐死一只虱子就教他数一个,等虱子捉完,琤琤都会数两位数了。

  梁小妹头发一直痒,平常总是抓却不知道怎么了,家里根本没人管她,她头上长虱子,怪不好意思的,可嫂子不仅没嫌弃,还替她捉虱子,现在虱子捉了头皮不养了,感觉神清气爽的,梁小妹不好意思地瞥了眼苏惟惟的脸,灯光下苏惟惟的五官更显得柔和,看起来真好看。

  梁小妹看呆了,等苏惟惟回神就看到她傻乎乎地盯着自己。

  “你啊,怎么总是傻傻的?”未来知名作家,影视大佬头上竟然长虱子,还傻乎乎的,苏惟惟总有种违和感。

  梁小妹羞红了脸,低着头小声说了句:“谁叫嫂子长得好看。”

  苏惟惟被逗乐了,她自己也洗了个澡,因为提防谢振江她叫梁小妹和琤琤守在外面。洗到一半,苏惟惟看向镜子中的自己,穿来这么久才有心思打量自己的长相,这才意识到书里说的不假。苏惟惟这个寡妇确实是漂亮的,就因为漂亮,在梁鹤鸣死后,村里少不了流言蜚语,苏惟惟脸皮薄,在村里待不下去,这间接导致她有了私奔的想法,想逃离这落后的小村庄。

  镜子中的她皮肤泛着健康的粉光,眼波潋滟,鼻梁高挺,唇珠明显,嘴角总是翘着,像是做了微笑唇,因着已经是妇人,漂亮之余多了几分韵味,让见者惊艳。

  是个难得的美人。

  不过苏惟惟本身也是美女,换了个皮子倒没觉得多激动,她简单洗漱好就带着琤琤一起睡了,梁小妹铺着席子睡在地上,睡到一半,苏惟惟忽而问:“小妹,其他人怎么没回来?”

  梁小妹翻了个身,热的一头是汗。

  “二哥去城里找工作了,可能已经找到了,大姐在制衣厂,她谈了个男朋友,之前我听她说要结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三哥和二姐都在做学徒,住在宿舍里。”梁小妹年纪小不设防,否则看苏惟惟这么问,总要怀疑的。

  苏惟惟想着文里关于这几个大佬的事,只知道梁鹤鸣死后苏惟惟也私奔了,这几个弟弟妹妹吃了刘玉梅不少亏,家里一下子没了顶梁柱,几个人过得都很不顺遂,其中梁小妹口中的三哥和二姐,也就是龙凤胎梁明中和梁明苏,因为刘玉梅不让他们读书,都退学下来做学徒了。按照书中情节,后来梁鹤鸣找到了他们,把他们接进城里,才把他们的人生路矫正过来,这也才有了后来的六个大佬。

  也就是说,现在包括梁小妹在内的六个孩子,日子过得都很苦逼。

  这对苏惟惟有利,雪中送炭总好过锦上添花。

  “小妹,是不是热了?你来床上睡吧?嫂子给你扇扇。”

  梁小妹懂事地说:“我自己扇,嫂子你照顾琤琤也不容易,你先睡吧。”

  苏惟惟强行把她拉去床上,她坐到席子上,笑眯眯注视着梁小妹,梁小妹躺在那,感觉到头顶的风呼呼的,那蒲扇一下一下,像是吹到了她心里。

  次日梁小妹一醒,就见苏惟惟还坐在她床边,一边打瞌睡一边扇风,琤琤揉了揉眼睛没反应,梁小妹却知道,嫂子这是一宿没睡,想到这,梁小妹眼睛酸酸的。

  很多年后,梁小妹还在自传里提到,她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长嫂对她的好,长嫂总是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每天晚上自己不睡觉也要给她扇风,为的就是让她睡个好觉。

  -
  苏惟惟打了个哈欠,她认床睡不好,一早起床上厕所后就被农村的厕所给恶心到了,睡不着又热得难受,干脆拿了蒲扇给自己扇风,既然都扇了,就顺便给俩个孩子也扇扇吧。

  但不知道怎的,今天梁小妹起床后眼睛红红的,可能是想哥哥或者想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