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 第 9 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原名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 第 9 章

  苏惟惟有些许愧疚,不可否认她是出于某种目的才对他好的,一直以来她都用上帝视角看着身边人,梁小妹是未来影视大佬,琤琤是天才画家,梁卫东是科研大佬,就连她那没见过面的死鬼老公也是隐形的富豪……她在乎他们的身份,身份就是她给他们贴的标签,为了以后得到更多的好处她不停帮助他们,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可梁卫东的眼泪让她知道,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有真实的感情,剧情并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就像现在她万万没想到梁卫东会哭,并且这眼泪还在她心里留下别样的情绪。

  当墨在纸上氤开,你要写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她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办,好在周围人多,梁卫东顾及旁人,很快止住眼泪。

  “卫东,我是你嫂子,照顾你也是应该的,你哥走得早,这家里我要是不撑着,又有谁能给你谋划?”苏惟惟揉了揉手臂,直叹气:“嫂子吃点苦真的没什么,这钱你一定要拿着。”

  “不……”梁卫东不肯,这钱他要是真收了,岂不是混蛋一个?大哥在天之灵会怎么想?他怎么能把家里所有的重担都丢给嫂子?

  他一直不肯收,苏惟惟塞了好几次,不免皱眉道:“我让你收你就收!这钱又不能退回去,你要是真想报答我,就好好学习,等你有出息发财了,你再来回报嫂子也不迟。”

  当然,要是能多送几套别墅给她她也不会拒绝。

  苏惟惟强行把钱塞到梁卫东手里,不等他开口就吩咐道:“市一中的报名应该没有截止,你自己跑一趟问问人家肯不肯收,要是收了你拿这钱直接把名报了,真不要觉得对不起嫂子,我这是投资,投资到你身上的钱又不是白给你,以后等你发达了要加倍还我的知道吗?”

  梁卫东哽咽,他知道嫂子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他安心,只是他真的能考上大学,真的能发达吗?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苏惟惟挑眉。

  梁卫东连忙摇头,他怎么会不乐意呢?就凭嫂子卖血为他凑学费的这份恩情,如果将来他真的能成为人上人,他第一时间就要报答嫂子,他要给嫂子买大房子,给嫂子买轿车,嫂子要什么他买什么,把她当老母亲一样供着。

  “嫂子,你真的相信我能考上?”

  苏惟惟笑起来,“这有什么不相信的?我说了你考不上不是你的问题,是学校实在太差了,你到了市一中百分百考上,说不定明年的状元就是你了。”

  梁卫东唇角微扬,他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加倍努力,明年一定要考上大学,三年内他要让嫂子过人上人的日子。

  -

  “要回去了,你们想家不?”

  梁小妹一听说要回家,眼睛顿时暗了,出来这几天,她天天吃得饱,嫂子还会买冰棍给她吃,这简直是神仙日子,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跟嫂子在外面过,才不要回去看刘玉梅和江桃脸色呢。

  梁小妹不停摇头,低着头不说话,琤琤的反应跟她差不多。

  苏惟惟笑着捏他们的脸,一手捏一个,别说,虽然出来只三天时间,可这俩孩子脸明显圆了,捏起来手感别提有多好,她笑道:“别怕,我还有钱呢,到时候我们偷偷买好吃的,馋死壮壮和红红。”

  梁小妹和琤琤对视一眼,乐不可支。

  苏惟惟回去这一路一直在想着到家时怎么应付难缠的刘玉梅,她骑着自行车刚走到家门口,就见刘玉梅、梁富贵、谢振江、谢宝芸、江桃扛着锄头回来了,短短三天没见,这几人黑的让人不敢认,梁富贵原本皮肤就粗倒是不明显,但谢宝芸和江桃的脸跟以前简直不能比,尤其是谢宝芸。

  谢宝芸虽然是农村人,可她年纪小,从小是被刘玉梅宠大的,刘玉梅带着她改嫁之后,从不要她做农活,是以谢宝芸虽然也帮着家里薅过草,但像样的农活是真没做过,这次苏惟惟撂挑子,刘玉梅人手不够,只能让她回来帮忙,她早上4点出门,晚上七八点才回来,中午就在田里吃点冷硬的面饼充饥,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对女生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张脸,因为日头毒辣,谢宝芸被晒的秃噜皮,皮肤发红汗一流皮肤更是疼得要命,她原本就爱美,吃苦加上变丑,使得她怨气膨胀,眼下只差一个发泄口了。

  这都怪谁?要不是苏惟惟她能这么惨?而且她怀疑苏惟惟就是故意的,他们前脚好不容易把农活干完,后脚她就回来了,简直是气死个人!

  谢宝芸冷了脸,把锄头一扔,气道:“苏惟惟你真够厉害的,扔下家里的活不管,现在好了,我们好不容易累死累活把这十几亩地的活给干完了,你就回来了,你还真会捡现成的,有你这样做人儿媳的吗?”

  她这火发的正是时候,刘玉梅只觉得解恨,其他人也冷眼瞧着。

  苏惟惟盯着黑红黑红的谢宝芸,眨眨眼,“你谁啊?”

  “……”谢宝芸本就爱美,苏惟惟这话简直是戳她心窝,她皮肤本就不白,这一晒更是不成样子,偏偏苏惟惟从来不防晒,可就是怎么晒也晒不黑,眼下她和苏惟惟一黑一白,苏惟惟还这样讽刺她,专戳她痛处,谢宝芸差点气哭了:“要不是你我能晒成这样吗?你真是太自私了!为了自己享福就把所有的农活丢给我!”

  说完,一脸哀怨地盯着苏惟惟,就好像苏惟惟杀了她全家一样。

  苏惟惟把琤琤抱下来,忍不住笑了:“把我的农活丢给你?你真是说笑了,这家里收的粮食人人都吃的,农活也该人人有份,凭什么这就是我的活了?难不成这家里收的粮食都给了我?”

  谢宝芸一滞,她知道苏惟惟说的没错,可她了解刘玉梅,刘玉梅虽然对她不错,但本质上还是疼儿子的,在刘玉梅看来,江桃是自己人,而她是即将嫁出去的女儿,如果苏惟惟不干活,江桃也不干,那么所有的农活都会落到她头上,农活干多了皮肤可是会粗的,她本来就黑,长得也不如苏惟惟水灵漂亮,要是再黑……

  谢宝芸打了个哆嗦,当即恶狠狠道:“家里不是有分工吗?不是说好了农活是你跟哥和叔叔干的吗?”

  “说好了?跟谁说好了?你让我干我就干?”

  江桃一听这话急了,“你不干谁干?我看宝芸说得对,你真是太自私了,你怎么能扔下这么多农活跑了?你看我们被晒的……再说了之前也说好了,你干农活,我在家做饭,你别以为就你辛苦,我做饭也很辛苦的。”

  苏惟惟一听这话就有气,不禁挑唇:“你竟然还有脸提分工的事!你在家做饭?做的什么饭?面疙瘩和面饼?不是我说,我天天吃冷冰咸菜,你屁事不做在家乘凉就算了,还得了便宜就别卖乖,干脆这样好了,我们调换一下,做饭这么辛苦的事就让我来做,你去田里干活,这样总行了吧?”

  江桃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又不是傻,怎么可能跟苏惟惟换?要知道田里的农活也不只是农忙时才有的,农村人一年四季都有干不完的农活,随时随地都要去田里除草,她皮肤这么嫩,可不能晒的跟谢宝芸一样黑。

  江桃抱着壮壮,识相地没说话。

  刘玉梅就看不惯苏惟惟得意,她把锄头哐当一扔,骂骂咧咧:“也不知去哪勾搭野男人了,小贱蹄子就是小贱蹄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齐元新有一腿!我告诉你,人家齐元新的家底可比你好多了,人家没结婚没孩子能看上你?别做梦了!”

  “就是!”谢宝芸皱眉道,“齐大哥家庭很好,追他的人很多,人家连镇长的女儿都拒绝了,能看上你?”

  苏惟惟听笑了,她拿出在庙会上给琤琤和梁小妹买的衣服,在手里抖了抖,边抖边说:

  “他看不看得上我我不知道,但看不上你是肯定的,不过宝芸啊你也别气馁,你不就黑了点丑了点内心恶毒了点吗?没关系,齐元新看不上你,肯定还有其他倒霉男人运气不好接盘,你肯定能嫁出去的,加油哦!”

  苏惟惟笑眯眯说完,抖了抖衣服就走了。

  谢宝芸气得差点七窍流血,她是喜欢齐元新,齐元新长得好,个子又高,村里的女孩都喜欢他,但他眼光高谁都看不上,却偏偏对苏惟惟另眼相看,她自认为自己压苏惟惟一头,自然不服气,像苏惟惟这种克死男人的寡妇,凭什么跟她争?

  谢宝芸气哭了,指着苏惟惟骂:“妈你看她,她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那小贱蹄子,你别气,回头妈帮你教训她!”

  然而江桃却顾不上她们,只盯着苏惟惟那几件衣服出神,苏惟惟去哪了?怎么会买这么好看的衣服?款式新潮、颜色亮眼,江桃去过两次市里,市里的孩子都这样打扮,洋气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