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所有深爱都是谎言 > 第102章 没,就是想听听你声音。

所有深爱都是谎言 第102章 没,就是想听听你声音。

  我淡淡一笑:“那没办法,沈轶南心疼我。”

  “心疼你又如何?文樱,我不信你还能跟他过下去。你越拖下去,只会越难受。”凌雪有恃无恐。

  我不知道她的肯定从哪儿而来,也许是她与沈轶南的过往,也许是她牢牢握住情感线的另一端,我们谁也奈何不了她。

  可现在我和沈轶南不还没离婚么,她这迫不及待取而代之的吃相,也太难看了些。

  “越拖下去,谁越难受?凌小姐你到目前为止,身份只是沈轶南的前女友,知道什么是前度吗?都过去了,要有可能的话,早就有了。凌小姐,你越是针对我,我就越是不想让你得逞,逼急了,我就不离婚了,反正沈轶南就不想离婚。“

  凌雪莫测高深地瞅着我,而后撇唇一笑,拿看跳梁小丑的目光扫视我,“我见过很多对沈轶南痴心妄想的女人,唯独你让我觉得有挑战性。那我们不妨来看看结果。跟你,我耗得起。”

  “那你就试试。”

  凌雪环顾一圈办公室,她拉开椅子坐下来道:“听说你很在意品源,你说,我把它毁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以为品源是你凌家的产业,想如何就如何?凌向东当初也不是这么以为,后来呢?夹着尾巴逃窜的模样不要太好笑。而我认为,你的能耐还远不及凌向东。”说到这个我就觉得特别解气。

  凌雪不再吭声。

  而我居高临下地的打量她,“你要玩儿,我陪你就是。凌家能给你撑腰又如何?我不是沈轶南,他对你和你们凌家有顾虑,我呢,只要认准了,就跟打蟑螂一样,不把它打死我不罢休。”

  “不知道等你们凌家的手伸过大洋这边来时,你还会不会岁月静好。”我噙着笑离开。

  品源不远处的酒店,我要了一个包间,大圆桌此刻坐满了人,他们都是我在品源里不可或缺的搭档。

  老家伙们絮絮叨叨埋怨凌雪要架空他们的权限,我静静听着,等他们说完了,我才让人满上酒,先敬所有人一杯。

  “文总,凌雪这女人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难道真看着她把品源弄得乌烟瘴气?”

  我嘲讽地笑了。不是做生意的料?宋游全把她的底细兜给我了。她在国外经营了近十家公司,一家上市,两家是全球五星级以上酒店用品供应商,另外还有电子产品,全球购网站,除了一家还在整合当中,其余全是盈利的肥鸡,都在产金鸡蛋。

  要是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凌雪相中了沈轶南,沈轶南就跟中了彩票一样好运,他只要把这樽财神娶回家里,就什么都有了。

  但显然,沈轶南如今对凌雪的态度,并不热切。

  我放下酒杯,跟席间的各位说:“凌雪是存了心思的,品源还有赖各位替我盯紧些。凌雪一直主张在外销这块加重比例,我希望各位跟我一样,不要轻易被说服。品源好不容易才有今天,断不能舍本逐末。”

  叶轩表态:“我认为文总说的对。如今我们在国内市场站稳了根基,而在国外市场虽然也有不错的发展,但还远远不够。贸然加重外销的比例,庞大的成本将为我们带来无法估算的影响,万一波及国内市场,一边倒的倾斜,只会让我们越来越被动,逐渐面临两难抉择。”

  市场部的头儿一直是我的心腹,他抛出今天这场饭局的主题:“所以,我认为我们目前最好成立紧急决策会,在总经理的行使权上要有所限制,让我们最大限度地参与到每一个决策当中,方能保证品源接下来走的每一步,不会倒退。“

  “我赞成。”电商部的老崔头一个举手附议。

  老家伙们多精明啊,大家都是向着利益去的,但凡影响到他们利益的事,他们绝对会说不。凌雪做的,就是伤害他们利益的事,他们能同意才怪。

  就这样,一场饭吃完下来,都同意削凌雪的权。明天,凌雪就要面临一场类似被逼宫的大戏,我一点都不担心,她会不同意。

  都说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我决不会让凌雪在品源的事上,有任何施展诡计的机会,哪怕一丁点,我都给她扼杀在摇篮中。

  当然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再施上次对付凌向东那招围魏救赵。凌向东吃过一次亏,兴许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也说不准。

  不过我也很怀疑,像凌雪这样疯狂的恋爱脑,会不会即便什么也没有,也要得到沈轶南?真不好说。

  回到华蕾,我仔细想想我这一天,像坐过山车一样,一会儿平缓,一会儿激荡,幸好有惊无险。

  闲下来似乎也没什么可做的,现在就是盯着N工作室就好,但N工作室这批小哥哥们,实在是太让我省心了,他们给自己招了个行政的小姐姐,有人管后勤,别提工作起来有多舒服。

  我已经很多天没去工作室,但是每天都会收到他们的日汇报,还有视频。

  听说最近还有猎头来挖他们整个团队,给出的待遇条件不要太优厚,是我能给的两倍不止。但是他们都给拒绝了。

  我当时还有点小感动,以为吧,这批小年轻知恩图报来着,也不枉我愿意花时间来培养他们。

  结果他们给我的答案是,在工作室里自由惯了,就不想要束缚,谁管穿的是拖鞋还是球鞋,西装还是卫衣,赶上大雨,穿雨靴来办公都成,只要双手没残就行。

  我听了哭笑不得,这群兔崽子真是……没法形容。

  因为他们,因为N工作室,我就算这辈子不回去品源上班,我也饿不死,而且是过得忒有质量。

  我有点困了,拉上窗帘要睡时,却看到楼下那辆黑色车,沈轶南的身影变小,好像是挨在车旁。

  这么晚不睡,在我楼下当望妻石?爱当就当,最好现在来一场暴雨,就不信他还站。

  我翻身爬到床上,把手机的闹铃取消,没一会儿就睡了。

  不用上班,我起床起得格外晚。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去超市采购了一大袋食材,能在家里吃,我都尽量不出去。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又到晚上。我找了部轻喜剧打发时间,茶几上摆着简简单单的晚餐,边看边吃时,我有种回到过去的久违感。

  只是那时,为了赚钱,我和陆怀年每日都很忙,他的工作比我的好,他要承担我们大部分的花销,我呢,只能利用晚上,给他做一顿好吃营养的,补补身体。

  我的厨艺就是在那段时间练出来的,陆怀年喜欢喝汤,我就学习各种汤方,给他煲。日积月累的结果是,我告诉他,如果我们俩都不去上班,大可以开一家补品店,专门卖各种汤和糖水。

  想起从前,我现在也能会心一笑了。我曾在陆怀年给我的爱情里苦苦守候,看不到希望,也等不到尽头,如今所有都化成了风,守候也换了一种方式。

  我想终我一生,陆怀年在我心里都是不可替代的存在。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和他相遇,是幸运,也是幸福。

  轰隆一声,打断我的思绪。

  说变天就变天,瓢泼大雨下得心慌。乍暖还寒时,一下雨就能冷到骨子里去,我拢了拢外衣,突然想到昨晚沈轶南就在我楼下,我走进房间,悄悄地往楼下望去。

  这个人的耐性不咋的,应该不会来了吧?

  可当我看到那熟悉的车,还有着深色西装的他,我晃了晃神。这么大雨不坐进车里面,表演淋雨给谁看?

  我拉紧窗帘,走到客厅。

  看完整部剧,我去洗漱,出来擦了护肤乳后,我没忍住悄悄撩了窗帘的一角往下看,沈轶南的车还在,但他已经不站在外面。

  怎么还不走,现在都没有夜生活还是怎么的?我信他才有鬼。

  睡觉睡不着,我拿手机玩了两盘游戏,这时候沈轶南的电话打进来。

  “什么事?“

  “没,就是想听听你声音。睡了吗?“

  “睡了你能听到我说话?“我呛他。

  他声音有点沙哑,淋雨的关系吗?

  沈轶南低低地笑了声:“能收留一晚吗?“

  我掐断线。收留谁也不能收留他。还有,谁给他的脸?

  这晚我睡得早,第二天自然醒也不过八点钟。下楼去吃早餐,竟然还看到沈轶南的车停着。

  一宿没走?我有点怀疑。

  沈轶南从车里下来,西服皱得全是褶痕,而他像是熬了一夜眼睛都是红的。

  “早。一起吃早餐?“

  谁要跟你一起,去,别污我的眼。

  沈轶南尾随我去了早餐店。这家店不大,桌子都摆到外头去了,我要了一碗粉,沈轶南在我身后说了句:“和她一样。”

  两碗粉送上来,他时不时才吃上一箸,好像难以下咽似的。

  我去结账时,他的碗里还有一大半粉条。

  “文樱,等等。凌沈有个空缺职位,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凌沈的职位?我心里的小算盘便开始打起来。

  “是什么?”

  “我的助理。许泽还有其他事要忙,做不过来。”他简单把情况都说了。

  我下意识就想拒绝。当你前妻还不够,谁还想在你身边工作天天看你的臭脸了?

  沈轶南抽出一根烟来点燃,“这个职位,接触的都是外界查不到的,我想,你一定会有兴趣。而且,你不是要离婚?掌握凌沈的机密,对你很有利。”

  可我想的,都不是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