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 > 158.番外2-6

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 158.番外2-6

  前一秒还冷得结霜, 这会儿就笑逐颜开地扑向来人……

  虽然大家伙儿都是敌对势力,闫寒对他们没什么表情也不奇怪。

  但现在这笑容也太灿烂了吧!

  ……

  其他人面面相觑,被闫寒扑中的林见鹿却笑了,松口气:“终于找到你。”

  闫寒不管不顾地问:“刚在巷口的是你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见鹿却没有当场解释,而是反手护住他反问道:“刚刚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欺负你?”

  他问话的时候自动抬头望向对面, 眼睛一眯, 竟然透出了一股子的凌厉。

  ——林见鹿鲜少用这样的目光看人。

  但如果他真的使出这样的眼神,那就说明他生气了。

  “嗨,”闫寒拍了他一下, 让他别紧张,说道:“没什么事,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说离开这里就没人敢再拦着。

  主要是先前一个闫寒大家都摸不透了, 不晓得是什么情况, 将人围住也没敢轻易动手。

  现在又多出了一个……

  怪不得这小子上来就敢跟唐哥动手, 众人想,原来是还在这里安排了外援!

  这人没有表情的样子看起来更凶,而且自从他来到这里以后也不知道怎么的, 大家都觉得整个屋儿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四周围的声音都离这里远去了似的……

  谁知道他们这是又在搞什么名堂?!

  守在门口的俩小弟要急疯了, 其他人不拦着,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拦, 只能不断望向唐哥, 寻求指示。

  唐哥比这里的人年级都要大上一点,他家里有些门道, 虽然平时不会管他在外面做了什么,但也不是无父无母,相反正是家里有些势力和门道他才敢这么嚣张,在外晃荡两年回家一样有吃有喝,过两年还能有份好工作,跟那些什么都没有跟他瞎混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这样他的见识也比旁人多了一些。

  如果说今天的闫寒乍一出现是让他眼前一亮,忍不住地被他的面容所吸引而无暇顾及其他,那么自从这个高个子的人出现以后,唐哥就下意识地处于一种浑身紧绷的状态。

  他跟城里的二代都打过交道,有一定的交情,但依他看来,那些他认识的二代,哪怕今年年纪已经到了二三十岁的,也没有一个气质能跟这位比的。

  真有气势的人无论他穿什么,在做什么事,都掩盖不了。

  他们的一身贵气是多少年的家教和习惯养成的。

  而这个人跟他们都不一样,这让唐哥心里有点不好受。

  所以这个人是谁?哪儿跑出来的?!

  那个打死都不服软的闫寒现在又在做什么?

  他在抱着他、贴着他、对他笑??

  一股无名火突然从心里头蹿了出来,可唐哥也不是莽夫,他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让他走了以后上哪儿也能找到。

  真打起来把这地方砸了也不好,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先联系一下朋友,问问这个人是什么来头……

  就一抬下巴,示意小弟放人。

  于是闫寒就和林见鹿没有一点儿阻碍地离开了这里,一出门儿,没走两步,闫寒就忍不住将大林哥按住。

  从早上穿回来到林见鹿彻底出现为止,无论在这里遇上了什么大哥的心情都没有什么起伏。

  时至今日,过去的种种早就不会影响到他。

  但到了这一刻,不知怎么就彻底按捺不住了,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内心中又一片洪流涌过,憋得他心里发疼发涨,难受得很,非得要把人这么按住,对视一下,看清楚林见鹿眼底里的光他才能觉得好受一些。

  而被他拉住的林见鹿也停下来看他,一双眼睛杳亮地跟他对视,林见鹿开口:“抱歉,看样子是主神那边出现了什么差错,将你传送回来了,我会想法子尽快带你回去。“

  “啊……”闫寒摆摆手表示没事,问题不在这里。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在看见林见鹿以后心情就大不一样了。

  踏实多了。

  甚至让他留在这里也无所谓,只要眼前的这个人跟他站在一起,就什么都可以忍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么依赖林见鹿了。

  闫寒想。

  两个人相依相伴的这段时间里他的确是变了很多,不仅人变随和了,连性格都柔软了许多。

  要是早几年让他身怀绝技地回到这里,闫寒觉得自己一定没这么讲理。

  他早就将唐哥那伙人一口气全给修理了还差不多。

  似乎是从眼睛当中看出了闫寒的心中所想,林见鹿顿了顿,无比抱歉地说:“但我现在在这个世界的能量还不稳定,一会还会消失,你现在最好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我很快就会回来……”

  闫寒:“……”

  注意到小卖部里头靠近门口的位置隐隐约约有几道人影在晃荡,闫寒将林见鹿一拉,绕至学校墙边的另一侧,躲开了唐哥等人的打量,他这才望向林见鹿,表情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一丝挽留和不舍。

  被他这样眼巴巴地望着,林见鹿已经愧疚心疼得快要死掉了。

  从早上醒来发现闫寒不见了,到强行冷静下来分析情况,将所有不可能的情况都一一排除,最后才找到了现任主神身上,这就花费了他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如果是寻常状况他不可能要用这么多时间来分析。

  但这次面临的是闫寒突然失踪,林见鹿难免慌乱。

  从闫寒自己离家出走到有人寻仇报复、趁夜将他心爱之人掳走这种很明显不可能的情况都一一考虑了个遍,最终因为遍寻不着才想到了也许是主神的锅,期间的每时每刻对他来说都分外痛苦。

  简直是苦不堪言。

  后来在主神的帮助下,在平行世界里寻找又花费了一定的时间。

  这还要归功于林见鹿的主神系统已经有了一些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技能,要不然……

  “这个主神……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考虑谋权篡位了。”林见鹿面无表情地说。

  动不动就把他心爱之人整没了,这谁能受得了……

  闫寒:“……”

  “所以是主神他老人家年纪大了,不小心把我送回来了?”

  林见鹿抿唇:“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但其实,系统已经告诉了他,主神这是为了培养他驾驭五维空间的能力,又见他平时对这些并不热衷,才特意将闫寒送回来,美其名曰是要“锻炼”他。

  林见鹿皱眉:“只是这个能力我还要练习一下,要我自己先稳定下来,再带你回去。依照现在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时间来测算……大概晚上就可以。”

  “那没事儿啊,只要你能把我弄回去就行。”

  闫寒语气变得轻松起来,自己絮絮叨叨地嘟囔:“要是早知道今晚就能离开,我刚打招呼的时候就应该下手再重点了。”

  原本是还以为至少要在这个世界里多待几天,想着自己连晚上在哪儿过夜还没着落呢,大家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也不想太过惹是生非。

  但既然晚上就走……那他还在乎啥啊!

  闫寒觉得自己可以相当肆无忌惮。

  “不要惹事,等我晚上来接你。”林见鹿似乎是看出他心中所想,忍不住叮嘱起来。

  “当然也别被人欺负,这是我临时从家里带来的一些钱,你先拿着花。”

  他说着,在就休闲裤的裤兜里一掏,掏出了一卷百元大钞。

  两个世界的钱整体没什么差别,甚至可以通用,但后世纸币已经不常见,大家普遍都扫码支付了。

  林见鹿还能想到给他送钱过来,也算是考虑周到。

  闫寒笑嘻嘻地接过,目测那大概得有十几二十张,按现在的物价他在这里都能活一两个月了,过一天实在是有点奢侈。

  他安慰林见鹿:“没事儿,你不用介意,慢慢准备。我就当……唔,故地一日游了。”

  “嗯。”林见鹿微微垂下眼睑,又忍不住地叮嘱:“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打回去,后续的事情我来处理,明白吗?”

  “成,放心吧。”

  闫寒努力露出一个真挚的、代表着自己什么事都没有的笑容。

  相处了这么久,从决定跟林见鹿在一起时起大哥就逐渐打开了心房,对于过去遭遇到的糟心事林见鹿多多少少也都是知道的。

  他现在这样,无非是因为闫寒被送回来的这个时间点,正是他人生当中最黑暗的时刻。

  林见鹿止不住要担心和心疼。

  更何况刚刚还看见闫寒被人围堵,那一刻向来循规蹈矩又守礼的林见鹿都想直接将这个世界给直接撕割!

  “但你显然忘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啊。”闫寒继续安慰他。

  学校后墙正对着的是一个小区的大楼,平日里没什么人会走这条路,他们现在站的地方又是个死角,不会被什么人看见,悉知这些的闫寒现在相当肆无忌惮。

  他脚尖向前挪了挪,在没有外人的地方向林见鹿的身前靠了靠,一整张绝美的面孔都对着他,大哥不适那种会安慰人的人,这会儿也只能冲他眨眨眼,尽量表达自己现在的想法和心情:

  “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了……唔。”

  话没说完,他已经被林见鹿捧在手心上。

  一个火热的、带着熟悉气味的吻落在唇间,让那一刻的闫寒猛地瞪大了双眼。

  虽然都老夫老妻了,可他没想到林见鹿会突然亲他。

  还是在这里,在这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曾经梦里梦外都填满了郁愤和辛酸的场景之下……

  不再是一个人了。

  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拥入怀抱,仿佛空气都变得燥热。

  虽然现在都已经老大不小,但再站在校园外跟人偷偷亲吻就硬生生地多了一种吃了禁果的感觉。

  既紧张又刺激,还有一点点暖意,暖得他都快绷不住了,不禁脸蛋儿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