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精品 > 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 > 159.番外2-7

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 159.番外2-7

  亲了一阵又抱了一会儿, 早上七点五十分,耳畔传来第一节上课的预备铃声,林见鹿问:“你是找地方待一会,还是?”

  “我就在学校待着等你吧。”闫寒说。

  冷不丁回到这么个地方,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到该去哪儿。

  虽说现在有钱了, 可也还是想不到能干啥, 去网吧包天吗?他早就不喜欢打游戏了。

  去宾馆开个钟点房?那未免也太无聊。

  闫寒说:“我先回学校跟大伙儿叙叙旧,你去忙你的,记得回来这里找我就成。”

  说完, 他两腿一蹦就轻松跃上了墙头。

  校园内的榆树还没有被秋天的凉意浸透,这会儿正舒展着枝丫, 闫寒蹦到了绿油油的树叶下, 瞅着里面没人就要往下跳。

  临跳之前他还不忘回头给大林哥递了个飞吻, 顺便摇着手, 用口型说了句“拜拜”。

  林见鹿:“……”

  双脚稳稳落地,前一秒还嬉皮笑脸的大哥这会儿骤然收住了笑,他忍不住回头望了望墙的方向, 眼睛里头满满的都是不舍。

  ……可又能怎么办呢,也不是小孩子了, 难道还能跟大林哥说你先别走,留下来陪陪我?

  闫寒觉得自己不至于这么不坚强。

  虽然在这个分外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中, 如果有林见鹿陪着那倒是再好不过了, 但不过是分开一天而已,闫寒觉得不至于。

  不至于跟生离死别似的。

  至少大哥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可虽然竭尽全力表现出不依赖大林哥的样子, 但真正从这道墙蹦进来,再也看不见林见鹿身影的时候他还是觉得空落落的……

  也是很没出息了。

  闫寒自嘲地想。

  “喂!那位同学!你哪班的!”

  学校专门抓纪律的老师声嘶力竭地喊着,这么一晃神儿的功夫,不经意间他已经在围墙前站了半天,这会儿面朝墙面站立的角度和姿势看起来还真像是要逃学的样子……

  闫寒回身,与此同时那名老师已经靠近了,猛地见到他的脸还有点没认出人来。

  “闫寒?”这名老师是一名四五十岁的男老师,戴着方框眼睛,一脸古板老学究的模样。

  而闫寒在他这里也算是三进宫的常客了,只不过……

  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这名同学的模样长得这么……耐看?!

  把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周,这年代在老师心中都有个固有的观念,太好看的同学不是化了妆就是故意做了发型,可他仔细地看闫寒的脸和他的头发,竟说不出哪里违规。

  最后就只能严肃地问:“你校服呢?你看看你穿的这是什么衣服!”

  他们学校也强制穿校服,只不过管得不严,除了间操期间必须要穿以外,其余时间被抓到不穿校服顶多是批评教育两句,没多大影响,所以很多同学都不穿。

  主要是这学校的校服是白色和深蓝色混搭的传统运动服的款式,丑的一逼,别说叛逆的同学,就是稍微有点审美的都不想穿它。

  闫寒此刻老老实实地解释:“校服在班级里,我回去就穿上。”

  “那你在这站着做什么?要逃学?”既没穿校服,看起来又像是要跳墙出去,老师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还想说什么,可架不住闫寒已经态度很好地承认了错误,并表示:“我就是出来上个厕所,没想逃学,老师您误会了。”

  “……”

  他们学校的厕所是旱厕,就建在操场边儿上,但不靠近这堵墙。

  所以说是来上厕所……闫寒也就这么一说,这老师也就这么一听。

  因为经常聚众闹事,这学校的不良少年就没几个会将老师放在眼里的。

  倒不是说什么会正面刚,就摆出一脸不服管教的表情,那架势你要说就说吧,反正我没错。

  但闫寒的认错态度就很好了,出乎意料地好,再配上他这张让人看了就赏心悦目的脸,这名老师竟然说不出重话。

  外加上到底还没正式上课,人也不是翻墙翻一半被他抓到的,老师就算想责怪也有点牵强,他只好说:“回去上课吧,马上打铃了。回去就把校服给我穿上!”

  “唉,知道了。”闫寒应了一声,直接跑步前进,穿过了一整个操场跑回到了教学楼。

  说来也巧,他刚刚跑回班级上课铃声就打响了。

  之前已经趴窗户看见出现在校园门口的他的同学这会儿见他进屋,都忍不住抻脖子张望起来。

  在一阵抽气声和窃窃私语中闫寒表情平静地走进教室,过去了许多年,他早不记得自己原来的座位在哪里,索性的是他还记得以前坐在自己前面的是谁。

  目光在教室内逡巡了一圈,闫寒最终找到了自己座位,平静地抽出椅子坐了下来。

  然后他掏出被他塞进书桌里的校服,把外套套在了身上,规规矩矩地将拉锁拉到脖子以下几厘米的地方,随后开始打量自己的书桌。

  这教室的环境跟麓泽高中的也没法比,桌椅还是纯木头做的,上面被几届学生用刻刀或是油性笔留下了不少痕迹,桌面凹凸不平。

  上面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几本书,都挺新的,看上去就没怎么被人翻过。

  闫寒随便抽出其中一本,将之翻开来看,过去学习的老旧记忆铺天盖地地漫了上来,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书本的棱角,突然很怀念自己在另外一个世界跟大林哥坐同桌的那几年。

  第一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比闫寒晚一步来到教室,发现今天的同学异常活跃,进门后还组织了一下纪律,这才开始上课。

  闫寒也跟着抽出了英语书,将书面展开。

  这年代书本的大小和格式跟他后来学习的还不一样,里面的内容变化倒是不多。翻到老师要求的那一页,看了眼课文的标题,闫寒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课文他仍然闭着眼睛就能背出来。

  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去怀念过去,他前面的同学将英语书立在桌面上,身体向后靠,用书本压住嘴唇,偷偷问他:“听说刚才你被唐哥那伙儿人叫去了,没什么事儿吧?”

  问话的这个是闫寒以前的兄弟之一,名叫潘勇,人长得虎头虎脑的但十分讲义气,后来包括闫寒辍学后他们都是有联系的,闫寒现在回来就是想见见这些兄弟。

  “没事。”面对潘勇的关心,想想从前,他几个兄弟还因为跟他关系走得近而被唐哥盯上,很是被找了一番麻烦,闫寒想了想说:“大勇,下课后把标子他们都叫上,在操场上等我。”

  “好咧。”一听这话,潘勇摩拳擦掌,“咱们是要跟唐哥干一下吗?”

  唐哥一直在学校里横行跋扈,仗势欺人,潘勇他们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都看不上他。

  谁知被唐哥盯上的闫寒是个不服软的狠角色,不仅不服软,还越战越勇,时间久了就有一群小伙伴自愿跟着闫寒,形成了个小团体专门跟唐哥对着干。

  但小团体无权无势,单凭一个越来越会打架的闫寒显然无法跟唐哥那种有关系的人斗。

  最后他们反而被唐哥钻了空子,唐哥将他们的一个人扣下,逼闫寒就范。

  后来打了起来,因为声势闹得很大还闹进了局子里,闫寒就是因为这件事退了学。

  本来闫寒今晚就走,他走以后这里的事就都与他这个人无关了。

  但考虑到这个时间线的兄弟也是兄弟,到底都是一起共过患难的,便决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还是想趁今天有时间给这帮兄弟们专门开个小会,哪怕是训练下格斗技巧也好。

  “干什么干。”闫寒说,“叫你叫人就叫。”

  “行,知道了。”潘勇很好说话地说。

  他复又回头看了闫寒一样,忍不住感慨:“不知道为啥,总觉得今天的闫哥变不一样了……”

  他不回头看还好,一回头就正好被正在上面上课的英语老师逮个正着。

  “那边那两桌!你们怎么回事!老师在上面讲课你们在下面开什么会?!”英语老师:“都给我站起来!”

  潘勇回头跟闫寒对视了眼,两个人最后双双站了起来,班级里响起两声凳子腿儿摩擦水泥地面的声音。

  “都看你们俩半天了,唠的挺欢啊!潘勇你怎么回事!以为拿书挡着脸老师就看不见你了是不是,谁家书离脸那么近还能学习?!”

  英语老师大骂,她也算是老牌教师了,什么差生都带过,骂起人来也相当地有艺术。

  她话音一落,班级里其他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片笑声中,英语老师继续开口:“来来来,你俩不是喜欢说吗,这么想说话,你俩谁来给我读读这篇课文?”

  潘勇长得虎背熊腰,颇为壮实,可别看他长相耿直,论在学习上跟老师打游击战没几个有他狡猾的。

  这会儿被叫了起来他高大的身体就杵在那里,肩膀缩着,认错态度倒是不错,就是也不回吱声也不回话,跟只鹌鹑似的,怎么敲打都油盐不进。

  至于读课文,那就更别想了,他英语一直都在及格边缘徘徊,那些单词认识他他都未必能将它们读出来。

  当然,英语老师也没指望这俩差生真能把课文读出来。

  她是恨铁不成钢,这才刚上高一,她不想放弃每一名学生,所以总想把人叫起来往上拎一拎。

  “行了,都坐下……”

  “那我来读吧,老师。”

  “……”

  略微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闫寒将原本放在桌上的英语书拿了起来。

  本来没抱希望的英语老师倒是眉头一挑,来了兴趣。

  这个闫寒平时上课的时候不是睡觉就是在睡觉,脸上还经常带着伤,班里的同学都不敢接近他,他也从来没这么给过老师的面子。

  但闫寒的成绩一直都很不好,他读课文……

  那就读吧。

  起码态度是好的。

  想到这里,英语老师点头同意。

  然后她包括班级所有同学在内都愣在了原地,整个班级变得鸦雀无声,只回荡着闫寒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

  流畅,清晰,全无错处。

  举着课本的英语老师竖着耳朵,眼睛跟着闫寒读课文的速度在书本上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略过,而后又忍不住震惊地望向这名同学!

  别说英语老师震惊了,其他同学更是被惊得合不拢嘴。

  他们普遍学习都不好,但也有几个偏科英语的。

  但无论擅不擅长英语,知不知道闫寒读的到底是对是错,光是他听那一口流利地道的美式音腔,所有人就都被折服了!

  等再看素来以毒舌著称的英语老师的表情,众多同学都要给他跪下了!

  合着这个闫寒原来这么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