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末日时代的守护者 > 第六十五章 七步成魔之一步贪狼

末日时代的守护者 第六十五章 七步成魔之一步贪狼

  按照之前的计划,地下五层的墙壁是很厚实坚固的,电梯一直停在十几楼,电梯口没被破坏,那么这里应该是没有虫子的。

  只要进入这里,七人小组就是安全的。

  但现在不是了,不知道什么虫子拥有强大的挖地洞能力,将这里挖的千疮百孔。

  更可怕的是,这些虫子马上就来了。

  必须切断电力,不然无可挽救。

  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这一刻犹如天堑,刚冲出不到三十米到拐角处,就见大量虫子从四面八方冲出来了,数量难以计算。

  “啊!”

  徐队长大吼一声,一掌拍出大量水浪将左侧虫子挡住。

  约翰队长化作大海胆挡住右侧,陈学鉴挥动剑气冲锋,刚杀死两只虫子,就听见一阵惨叫。

  背后一个超能力者被两只虫子撞中,竟是被活生生的压成了肉饼。

  这是一种新的虫子,或者该说是一种第一次出现在人类面前的虫子。

  它们长着臃肿的身体,犹如一滩肉塌在那,相对瘦小的前半身长着四个纤细的爪子,用蠕动的方式前进,却有着极为坚硬有力的口颚。

  一口咬去,坚硬的混凝土墙壁犹如豆腐渣一般瞬间粉碎。

  “它们速度不快,跟我来!”

  陈学鉴身先士卒,剑气如狼,将身前的肉虫一只只撕碎。

  十五米外,十二个蓝色手拉闸就在那里,这是这次行动最关键的东西。

  “跟上,跟上!”

  约翰队长大声吼着,饶是如他,此刻声音也是颤抖的。

  与独角仙不同,这些虫子善于挖洞,意味着它们并不依赖光源,哪怕一会成功断了电源,眼前的危机依然不会接触。

  真正到了死亡面前,没有人能真正保持淡定。

  “啊!啊!”

  又是两声惨叫,张队长和那个嗅觉超能力者同时被侧面杀出的虫子咬中。巨大的咬合力,好似啃馒头一般,直接将两人啃碎。

  “去死!”

  陈学鉴大吼一声,一道剑气斩落,终于杀到了那十二个蓝色手拉闸面前。

  这里是难得的一处死胡同,陈学鉴脚踏天阙星步,转身攻击,再杀向身后,阻挡追来的虫子。

  “你们拉闸!”

  听的他命令,余下三人手忙脚乱去拉墙上的手拉闸。

  然而这些手拉闸很大,卡的很紧,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拉动。正常情况下是需要机器拉动的,此刻换做人力,三人足足拉了三十秒,才成功拉下一个。

  “陈学鉴,撑住!”

  徐队长声音颤抖,他在天琅帝阁几个月的时间,从来没有陷身这般陷阱。

  “拉闸,别特么废话!”

  陈学鉴气恼,直接骂人,手上剑气不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肉虫的出现,让他们的计划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诚然这些肉虫只有一元天的实力,速度也不快,对他而言战斗力算不得什么。

  可数量很多,而且不怕黑暗,一旦被咬中,自己都必死无疑,更不用说其他几人。

  但使命在身,不管如何,都必须先将第一步任务完成。

  肉虫一只只猛冲,仿佛不知道死为何物,陈学鉴一剑剑斩落,犹如巍峨巨峰,不动如山。

  时间一点点过去,手拉闸一个个被拉下。相持了近十分钟,十二个手拉闸终于全部落下。

  “轰!”

  整个星空的用电设备全部同时停电,发出一阵巨响,仿佛轻微地震。

  “陈学鉴,情况怎么样了?”

  一直沉默,不敢打扰他们的梁依铃,终于忍不住询问起来。

  陈学鉴大声吼道:“你别管下面,让他们快点进攻,先占领重要地方!”

  梁依铃惊呼一声:“你们是不是有生命危险了?”

  “这场战斗谁特么没有生命危险!”陈学鉴怒吼一声:“听清楚,别管这里,老子命硬,死不了!”

  随即暂时断了通讯芯片连接,全神贯注应付眼前的危机。

  与预料的一般,肉虫不同于独角仙,喜欢打洞的它们习惯黑暗,这种环境对它们没有太大的影响,犹如潮水一般涌来。

  地形限制,一直只有四五只虫子能齐头并进,但陈学鉴体内真气消耗巨大,如此继续下去,死亡是唯一结果。

  但除此之外,却又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死守。

  一十、二十……一百……两百……

  不知道多少虫子死在了剑气之下,甚至堆积成山,阻扰前进。后边的虫子冲来,毫不犹豫将死去同类的尸体撕咬吞食,再义无反顾的继续冲锋。

  陈学鉴体内真气消耗巨大,经脉枯竭,甚至开始出现剧痛。

  他想坐下来休息,可死亡的危险让他没有选择。

  “啊!啊啊啊!”

  约翰队长要疯了,他变成巨大的海胆,却是不敢冲出去,只能守着。不又不能太过靠近陈学鉴,此刻形如鸡肋,让他绝望。

  其他两人更是面色苍白,纵然有夜视装备,却也帮不上太多。

  剧痛,一种惨烈的剧痛,让陈学鉴意识渐渐模糊,只靠着一股意志在支撑。

  “不能死,绝不能死!”

  迷迷糊糊间,各种记忆碎片在脑海中闪现,看不真切,却是让他感觉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太多遗憾要弥补,绝不能死在这里。

  记忆碎片如同走马观灯,突然一顿,眼前出现了一个男子。

  白衣似雪,风度翩翩,丰神俊朗,但眉目间却是有着一股邪气,满是杀机。

  “你以为能阻止我吗?天真!”

  白衣男子一阵大笑:“昔日的耻辱,要用生命来还,我宁不尘已经无需寄居在任何人之下。从陈学鉴开始,所有曾令我背负耻辱的人,全都要死在我的剑下!”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说话间,长剑出手,剑气纵横,仙气凛然,飘荡间,竟逐渐化作一股摄人心魄的魔焰。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是你这么理解的!”

  依稀间,陈学鉴听见“自己”在调侃对方,具体如何,不甚清楚。但诡异的是,自己似乎能看懂对方的功法,体内真气甚至自行跟着运转起来。

  “七步成魔,唯我独尊,一步……贪狼!”

  白衣男子一声大吼,魔焰滔天,剑气纵横。

  同一时刻,地下五层的陈学鉴亦是一声,斩出同样的剑法。

  犹如一只贪狼露着獠牙冲杀出去。

  “嗷!”

  贪狼天怒,几十只肉虫同时化成了粉糜,洒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