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穿成黑心莲的渣男前任[穿书] > 第5章 嘤嘤怪

穿成黑心莲的渣男前任[穿书] 第5章 嘤嘤怪 (1/1)

    寒潭水寒意刺骨。
    修士须得时时刻刻运转周身灵气,灵力护体,方能不被寒气入体。
    周琅赶到寒潭时候,穆山正闭目调息,全心抵抗水中寒气。
    修士五感强于普通人数倍。
    穆山早早就察觉到有人过来。
    以为只是路过的人,便没在意。
    直到对方在寒潭前停下,嘎嘣嘎嘣,磕起了瓜子。
    穆山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睁开眼,果然看见了那个他最讨厌的人。
    那家伙翘着二郎腿,顶着一脸的幸灾乐祸,坐在岸旁的石桌前嗑瓜子。
    穆山的脸当即黑了下来。
    没好气道:“你来干嘛?”
    周琅晃了晃脑袋,有些无辜:“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他又笑,不怀好意,“我来看你好戏啊。”
    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气得穆山牙痒痒,差点忘记调息,让寒气钻了空子。
    他想起他爹的训话,一旦发现他再欺负周琅,惩罚加重。
    何况大师兄昨日千叮万嘱,要他不要意气用事。
    一个月内好好表现,兴许能提早结束面壁惩罚,和他们一道参加迷雾谷试炼。
    穆山不想惩罚的第一天就惹事,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我忍”后,转身背对周琅,继续闭目调息。
    然而对方却不放过他。
    “哟,天机门天不怕地不怕的穆山小师兄,不会是不敢看我吧?”
    声音自后向前,逐步靠近。
    穆山睁眼,眼神嫌恶。
    正准备再次转身,就见对方趴在面前,水里扔了一个西瓜。
    西瓜落入水中,水花溅了穆山一脸。
    穆山又惊又怒:“你做什么?”
    “你眼瞎了?我在冰镇西瓜。”周琅贱兮兮道,“你泡着冷水可能察觉不到,但秋老虎余威挺大,有个西瓜好看戏。”
    穆山:“……”
    西瓜用网裹着,一根草绳悬在西瓜上方。
    绳子的另一头缠在周琅白皙手腕,草绳粗糙,衬的少年皮肤更加细腻,肤若凝脂。
    被草绳缠住的地方甚至隐隐泛起了红。
    穆山嗤之以鼻,“弱鸡就是弱鸡。”
    周琅抬起眼皮,看向穆山。
    穆山早忘了刚才心里想的‘忍’字,不屑道:“你一身皮子看着比门派里最娇弱的女修还嫩,没了苏师兄的庇护,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迟早有一天师兄受够你了,我看你怎么活下去!”
    周琅并不生气。
    打量货物一样,仔细审视着穆山。
    这人与他同龄,个子却比他高半头。
    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比他病秧子似的惨白看着有活力多了。
    一张脸还没有完全张开,青涩的很,却已经依稀能够看出长成后的英俊轮廓。
    视线往下,来到穆山腹部。
    因为在水中面壁的缘故,对方只穿了一身白色亵衣,腹部的八块腹肌若隐若现。
    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啧!
    羡慕!
    周琅这为商品估价一样的视线盯得穆山头皮发麻。
    穆山怒道:“你看够了没?”
    他也发现了周琅视线在他腹部停留许久,张口就是嘲讽:“看再久也没用,你这样的弱鸡是不可能有我这样的好身材的。”
    周琅回他一个怜悯的眼神,“二愣子,知道你苏师兄为啥不喜欢你吗?就因为你壮的跟头牛似的。苏师兄那么好的人,能看上你才怪!”
    穆山气结:“你!”
    “我怎么啦?我说的可都是事实。”
    周琅盘腿坐在岸边,刻意做出一个西子捧心的娇弱姿态,柔声道:“你苏师兄呀,就喜欢我这种肤白貌美的柔弱款呢~”
    穆山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惜这仅仅只是开始。
    周琅还在继续演。
    他指着自己的腰,“瞧我这腰,盈盈一握。”
    他指向自己的腿,“瞧我这腿,又白又细又长。”
    他最后化身嘤嘤怪,一面恶心穆山一面恶心自己,“二愣子,你若想我尘哥哥多看你一眼,最好变成我这样嘤~要知道,男人可是都喜欢我这一款嘤~”
    太过专注表演,周琅都没注意到穆山的表情从嫌恶,渐渐变成了幸灾乐祸。
    等到表演完毕,便听身后传来一声笑。
    “噗!”
    周琅傻傻回头。
    他用来刺激穆二愣子的苏轻尘就站在五步开外,身旁是忍不住笑出声来的风若离。
    周琅一张脸都要僵住了。
    但他忍住,没露出尴尬表情,而是若无其事的同风若离颔首,“大师兄。”
    可惜只是周琅自以为装的若无其事。
    在风若离和苏轻尘眼中,他唇发颤,脸发红,眼珠子不安的晃动,一脸做坏事被抓的不知所措。
    像一只慌张的小兔子。
    让人忍不住想要逗上一逗。
    苏轻尘藏在衣袖里的手不由握紧。
    风若离没拆穿周琅,忍笑道:“我同二师弟路过,看你同小师弟相谈甚欢,没打扰到你们吧?”
    周琅忍不住给暖男大师兄点了个赞。
    他假装没看出风若离眼中笑意,顺着他给的台阶走了下去:“不曾不曾,正巧我也要离开了,大师兄请便。”
    他拍拍衣袖就要站起来。
    起来的动作有点猛,全然忘记了绑在腕上的瓜。
    不留神间,腕上的草绳瞬间紧绷起来。
    也不知是这身体太弱还是怎么回事,竟要因为一个瓜掉入寒潭!
    下意识的,周琅闭眼,喊了一声:“轻尘!”
    预料中的落水并没有发生。
    他腕上的草绳被斩断,腰被揽住。
    紧接着身体一个旋转,脚重新落在坚实的地上。
    周琅后怕的睁开眼,眉心就被苏轻尘用唇蹭了蹭。
    “小琅不怕,没事了。”
    周琅心还在砰砰直跳,头一回没当众给苏轻尘难堪,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
    他才因为落入寒潭发了三天高烧,可不想再烧三天!
    穆山刚想嘲讽两句,就被风若离一个警告眼神憋回去了,只好郁闷的看着苏轻尘宝贝似的安抚受惊的周琅。
    这一刻,周琅口中壮的跟头牛似的二愣子头一回觉得委屈。
    他刚才都那么被那‘弱鸡’嘲讽了,怎么大师兄和二师兄都看不见呢?
    难道……
    穆山觑一眼受惊窝在苏轻尘怀里的弱鸡周琅。
    难道真是因为男人都喜欢周琅这种吗?
    如果自己变成周琅那样,苏师兄是不是真的会多看他一眼?
    穆山想象着有朝一日,他一身精壮的身体变成一只柔弱白斩鸡,窝在苏轻尘怀里的模样……
    只是一个画面,鸡皮疙瘩就都起来了。
    穆山搓了搓胳臂,对苏轻尘的心思一下子淡了许多。
    此时此刻,被苏轻尘拉着往回走的周琅并不知道,不经意间,他将现在的小奶狗,未来会转变为大狼狗的攻三穆山给提早炮灰了。
    周琅正在可惜他的大西瓜。
    然而绑在西瓜上的绳子落入寒潭,穆山也不像会帮忙的样子。
    可求助苏轻尘的话……
    瞧周琅皱着一张脸的模样,苏轻尘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你想拿回寒潭里的西瓜?”
    周琅不解的看着苏轻尘:“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放了一个西瓜?”
    苏轻尘淡淡道:“我刚才回去一趟,发现你偷偷藏在床底下的瓜不见了。”
    “那……”周琅有点做坏事被发现的尴尬,犹豫着开口,“你既然知道了,能不能……”
    苏轻尘想也不想,直接回绝:“不能。你身子刚好,忌冷。何况天气渐凉,你又容易感染风寒,不宜食冰。”
    周琅:“……”
    好气哦!
    然而他十分想念他的冰镇大西瓜,不想轻易妥协。
    便道:“天气哪里凉了?我只知道秋老虎太猛,需要冰镇大西瓜解热。”
    出乎意料,这回苏轻尘竟没再直接回绝。
    他沉吟片刻,转头看周琅:“可以是可以,但是……”
    周琅一听有戏,眼中冒光:“但是什么?”
    苏轻尘侧头过来,在他耳边吐息:“小琅乖,再叫一声尘哥哥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