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我在反派大佬身边卧底 > 26、不谈感情的尊主

我在反派大佬身边卧底 26、不谈感情的尊主(1/1)

  喻辰长出口气:“太好了!其实我知道尊主神通无敌,没有您解不了的难题,退一万步说,就算您真解不了,我也帮不上忙,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总不由自主为尊主担忧。”
  她说完这句,见杨无劫定定望着自己,好像不为所动似的,便收回手臂,退后两步,低头道:“我是不是又逾越了?尊主恕罪,我长这么大,从来没人像尊主待我这样好,所以心里总当尊主是我最亲的人……”
  “我什么时候待你好了?”
  “一直待我很好啊!”喻辰抬起头,瞪大眼睛说瞎话,“救我性命、传我神功法宝,还亲自带我去买吃的,亲自给我疗伤上药,连我异想天开胡闹的时候都纵容我……”
  他大爷的,怎么说着说着她自己都要相信了?!醒醒,别忘了他还给你贴过禁言符、丢你去当过诱饵呢!
  不过杨无劫本人似乎也不太以为然,笑了笑说:“看来是真没人对你好过,这都能拿出来说。”
  “这还不够好吗?我还没说完呢,您自己急着闭关,还不忘安排姜乘教导我,住处也都安排得妥妥当当,什么东西都齐全……”
  “那是项越安排的。”
  “项护法也是看尊主的意思啊!要不是尊主安排,项护法哪里会管我?”
  杨无劫顿了顿,脸上突然浮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来,“那你知道项越为何照顾你这么精心吗?”
  他突然这么问什么意思?喻辰装傻:“因为尊主啊。”
  “因为我什么?”
  “……”难道他自己其实是知道的?
  见她噎住了不答,杨无劫邪邪一笑:“因为他以为你是我的内宠。”
  喻辰脸上一热――这位大佬还挺会拽词儿!说什么内宠,语气还这么暧昧……。
  “这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待你好,项越是希望你记他的情,以后有事能在我面前为他说几句好话。我给你的那些,也不是待你好,只是想要你为我所用。”杨无劫收了笑,面色冷酷,“一切要求回报的好,都是假的。”
  这话略显偏激,但很符合他的人设,喻辰露出一点受打击的神色,却又倔强道:“我不管,我觉得好,就是真的!”
  杨无劫有点惊讶,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说:“我身边不缺女人。”
  喻辰:“……”
  谁想做你的女人了???
  他还没说完,继续道:“缺的是左膀右臂,你既然什么都记得,也该记得你跟我许诺过什么,若是说到做不到,或者敢背叛我……”
  嘭的一声,喻辰身后燃起天魔烈火,“后果如何,你心中有数。”
  “???”什么玩意就一个急转弯开始威胁吓唬她了?
  喻辰回头看看身后熊熊燃烧的烈火,再看看宝座上面容冷峻的魔尊,委屈道:“尊主不承认对我好,也不用这样吧?我视尊主如父如兄,还一直想着要拜在您门下呢,哪会生出那些不正经的心思?”
  嘁!自作多情,居然以为我想睡你!左膀右臂是吧?手足兄弟是吧?来啊,谁怕谁?!喻辰说完,也不管火还在后头烧着,转头就走。
  杨无劫反倒一惊,立刻收了火焰,眼睁睁看她冲出门去了。
  喻辰出了炽盛殿,也没别的地方可去,总不能跑回姜乘那儿,就纵身往栏杆上一坐,假装生闷气。
  她心里其实觉得杨无劫挺有意思的,明明贺兰星的外貌很符合他审美,她这些日子的言行也让他很满意――这位反派大佬的脾气,一向是看得顺眼的人才理,不顺眼的和他说一句话他都不乐意,要不是对她满意,哪会在她身上花这么多心思――但就是不肯承认,放着好好的感情不谈,非要以武力胁迫来让她表忠心。
  真是的,他不知道比起暴力,情义才是更能让人死心塌地、忠心不二的东西吗?历史上那些明君圣主,哪个是不和臣子讲情义,却以命相胁的?暴君才那么干呢!
  不过魔界之主,好像从人设上来说,确实跟暴君更贴一些。
  想到这里,喻辰跳下栏杆,回身要进去,却见殿门口有什么一闪而过,要不是她现在五感灵敏,还真错过那一抹深紫色残影了。
  她心里偷笑,面上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现,走到殿门口,敲了敲开着的门。
  “……敲什么门,进来!”
  啧,又凶。喻辰绷着脸进去,答道:“尊主上次不是说,没得令就进来要打断腿的吗?我这双腿挺好的,还不舍得给人打断。”
  杨无劫被她说的,不自觉看了一眼她的腿,才斥道:“上次说的是你吗?跟着捣什么乱?”
  “那我以后可以随便进来吗?”
  “……”杨无劫一时叫她难住了,说不行吧,刚才都那么说了,说行吧,他的住处怎能让人随便进出?
  “您看,还是不行嘛。”喻辰撅着嘴,“尊主刚才的意思,喻辰都明白了,以后会谨守本份,一心一意为尊主效力,决不再逾越半分。喻辰现在还活着,能有一点儿立足之地,都是尊主给的,绝不敢背叛尊主,尊主若不信,只管给我下忠魂咒。”
  杨无劫眉头一跳:“你从哪儿听来有忠魂咒的?”
  忠魂咒是魔界有名的极恶之咒,一般凭自己本事上位的魔尊都不屑使用,但邢昭因为中途冒出了欧阳桀之子,局面不好收拾,倒是把这咒语用在不少人身上。
  此咒对中咒之人的魂魄有极大损害,就算不违抗施咒人,时日一长,也会变成浑浑噩噩的傻子。
  “姜乘说的。”喻辰说完,略停一停,又缓和语气说,“不过,喻辰还有一言,想劝谏尊主。邢昭前车之鉴不远,以威能要挟,固然能让人屈服,但终究不能长久。以姜乘为例,当日要他入魔,虽有强迫之意,但尊主从此对他信重非常,再助他报当年之仇,于情于理,他都不会背叛尊主的。”
  “未必,若有人拿他家人的性命要挟呢?”
  “若是如此,尊主就算时时威胁要杀了他,也是无用,又何必枉作小人?反正喻辰觉着,天魔烈火再凶猛霸道,有时也敌不过‘情义’二字。不然欧阳桀都销声匿迹这么多年、说不定早死了,项护法等人又何必还忠诚于他?”
  杨无劫哼道:“那是因为欧阳桀……”话说一半,他突然停住,“项越来了。”
  项越是来复命的,“这是属下拟好的告示,请尊主过目。”
  喻辰很意外,她以为项越就算不反对此事,也会因为有危机感,怕有人爬上来取代他的位置,而消极对待,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拟好了告示,连奖励都一并给出了候选。
  “第一等是只要报名上过擂台就有的――属下叫了人问过,修为低微的魔众,一般最缺凝气丹,库中存量约有三百,初定是每人一瓶。若报名之人超出此数,可加入疗愈内伤的魔生丸,二选其一。”
  杨无劫点点头:“还是你想得周到。”
  项越谦逊道:“属下也只能在这等细务上动动心思罢了。”
  喻辰站在旁边,眼睛已在告示上扫了好几圈,对项越这个人,也多了几分佩服。他很有执行能力,不但飞快给出方案,策划得完善周详,连文案都写得不错――喻辰以做过几年甲方的挑剔态度,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这个人,真的不能小觑。
  杨无劫仔细看了两遍告示,见喻辰也没有异议,就让项越先张贴出去,其他后续事宜,等报名人数确定,再做商讨。
  项越告辞之后,喻辰本来还想再提起欧阳桀,看杨无劫知不知道欧阳桀的死活,他却直接打发喻辰去后殿修炼,自己出门走了。
  三日后,报名截止,项越来回报:“共有五百七十三人报名,其中心魔一阶二百一十人,心魔二阶一百八十九人,心魔三阶一百三十一人,意魔一阶四十人,意魔二阶三人。”
  “心魔意魔是什么意思?”喻辰不懂就问,“项护法,我算哪一阶?”
  项越道:“姑娘至少在意魔二阶。心魔意魔是以魔气纯度而笼统划分的,不过修魔法门数不胜数,很多人魔气没那么纯粹,但其他术法高明,真动起手来,未必输给意魔修为之人。”
  “所以赛制第一轮就是打乱抽签,不分组,抽到谁算谁是吗?”
  “是,尊主选亲卫,自然要选最强的,这样能最快选出强者。”
  “五百七十三,每天淘汰一半,到第四天结束就剩三十六……要不留四个复活名额,这样前面万一有两个特别强的碰到一起,还可以救回来,最后一天就是四十人参赛,决出前二十,成立亲卫队,如何?”喻辰建议。
  项越看向杨无劫:“尊主意下如何?”
  “就这么办吧。赛制张贴出去,后日一早,正式开赛。”尊主大人最后看向喻辰,“每日第一场,你们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