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真假千金在一起了 > 20、第 20 章

真假千金在一起了 20、第 20 章

  第二十章
  对视上的那一刻,叶妙看到秋岚如坚冰初融般轻笑了声。
  “妙妙醒了。”
  一时间,外面的几人齐齐看向病房,叶妙看到爸妈和那个并不亲近的哥哥俱露出惊喜而关心的神情。
  他们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一下子就把叶妙心底刚刚生出的一抹狐疑赶走。
  虽然看着很奇怪,但都是医院晚上的诡异气氛导致的啦,他们是担心自己被吵到,所以才在门外说话,肯定是在问秋岚自己的情况,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至于为什么问秋岚不问医生……emmmm,这重要吗?
  “妙妙,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叶舒雅拉着叶妙的手关心地问,“你感觉怎么样,腿还疼不疼?”
  说着说着,她红了眼圈:“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就……”哽咽声声,听得叶妙心里也不好受。
  “我错了妈,我发誓,以后一定特别特别稳重!”叶妙最怕叶舒雅哭,赶紧发誓。
  叶舒雅伸手掐了下她的脸蛋,神情郁郁,却始终无法好转。
  叶建国拍拍叶舒雅的肩膀:“她妈,你这样让孩子看着也担心,妙妙没事的,你别这样。”
  “我知道。”叶舒雅勉强笑了笑。
  时间是凌晨五点半,干脆一起吃了早饭,吃完饭,本来叶父叶母想陪着叶妙,被叶妙赶走了。
  “我真的没事儿,你们就别担心了。来得那么早,公司没事就回家睡回笼觉,公司有事就去上班,可别因为我耽误正事。”叶妙笑道。
  “那好,我们先走了,中午再来看你。”
  叶妙又赶秋岚:“你也是,大忙人一个,干嘛老是守着我,喜欢睡小床?快去工作吧,我的大老板,我们工作室可不能一下子离一半的人,倒闭了怎么办!”
  秋岚被她逗笑,抬手摸了摸叶妙的头发:“好,我也去工作,有空再来看你。”
  “这才对嘛!”叶妙眉开眼笑。
  老是麻烦别人,她真的特别特别过意不去。
  这时,还没走的叶舒雅用一种带了点期待和犹豫地神情看向秋岚:
  “岚岚,你现在有空没?医生也该上班了……”叶舒雅忽然慌乱地补充道,“我是说,有医生在,妙妙肯定不会出事的。”
  转过头面对别人,秋岚的笑意收敛不少:“嗯,我知道,走吧。”
  叶妙感到莫名其妙:“你们要干嘛?”
  “没什么。”叶建国拉住妻子的手,对女儿温柔地笑笑,说,“秋岚照顾你好几天,心里过意不去,顺路送送她。”
  “噢――”还是觉得很奇怪。
  几人哗啦啦离开,门又被打开,进来的是个不认识的女孩儿,高高壮壮的。
  她自我介绍道:“我姓李,叫李萌萌,是你的护工。”
  叶妙诧异:“原来我有护工。”
  李萌萌哈哈一笑,说:“你姐姐太关心你了,老是抢我的工作,我可是闲了两天。”
  “她不是我姐姐。”叶妙轻咳一声,有点不太好意思。
  “是吗?也是,长得不太像。”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李萌萌放松很多,心里面亲近,八卦地问,“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是朋友。”
  “哇,那一定是很好很好的闺蜜!”李萌萌自动改词。
  叶妙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下,闺蜜么?不太准确吧,她似乎并没有和秋岚聊过闺蜜间常聊的话题。
  ……
  中午叶父叶母过来陪叶妙吃饭,一如既往的关心。
  可叶妙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有一种被瞒着什么事的感觉,跟医生问了下,自己确实恢复得很好,叶妙就想不明白了,到底哪里有问题。
  晚上秋岚又过来了,而且不准备走。
  “你不忙了?”照顾自己这两天,秋岚一定积压不少事要做。
  秋岚摇摇头,给她削苹果:“不忙。”她回公司一下午,就是把压下来的事迅速分摊给别人,咳,压榨员工,是每个老板必备的优良品德。
  秋岚的手好看,削出来的苹果皮也好看。一圈一圈红艳艳的果皮薄而脆,却没有断裂,顺着原有的形状堆成一叠。
  “你的指甲怎么了?”
  “有点碍事,就剪掉了。”
  叶妙可惜道:“其实你涂红指甲挺好看的。”
  秋岚将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放进保险盒内,插上一根小叉子递给叶妙:“那我以后再留。”
  叶妙笑道:“你怎么这么乖,是不是怕刺激到病人?”
  秋岚手一抖,缩回来,帮叶妙拉了下被角,若无其事道:“你有什么好怕刺激的,流那么多血都没事。”
  “那你还把我当小孩照顾?”难得能仗着自己病号的身份欺负欺负秋岚,叶妙兴奋了,故意刁难她。
  秋岚轻飘飘地答:“你本来就像小孩。”
  叶妙:“嘁。”
  她啃完苹果,拿手机一看,晚上八点了。
  以眼神示意秋岚:太晚了,你该走了。
  秋岚:你说什么看不懂?
  叶妙把手机一放:“诶,你不会今晚还准备睡这儿吧?”
  “是呀。”秋岚笑眯眯点头,“照顾小孩嘛,当然得守着了。”
  叶妙:“……你的工作!”
  “公司有别人呢。”秋岚悠悠道。
  叶妙沉默了,她忍了片刻,内心百感交集,终于忍不住:“那你出去,我要洗澡了。”
  “不行。”秋岚一改好脸色,十分严肃道,“给你端盆热水擦擦身子,洗澡的话……除非我帮你,否则别想。”
  我!就!知!道!
  她是好心的她是好心的……叶妙不停劝着自己,忍气吞声道:“我会很小心的。”
  “浴室地滑,我不放心。”秋岚比她更加坚持,没有一点退让的余地。
  低头嗅嗅身上,三天没洗澡了,残余的血气与医院酒精、消毒水的气味而混合后,酿造出虽不浓烈却令人格外无法忍受的气味。
  叶妙挣扎道:“我有护工。”
  秋岚笑了:“我已经帮你洗过一次澡,护工可没有,或许你多一个陌生人帮洗澡会更好?”
  叶妙无言以对。
  秋岚vs叶妙,叶妙惨败。
  于是,叶妙生无可恋地躺在四张椅子上,任秋岚帮自己洗澡洗头。
  “眼睛闭一下。”
  耳畔是温柔轻哄的声音,哄得叶妙乖乖听话闭上了眼。
  她的手指力道恰到好处地按揉头皮和头发,叶妙忍不住哼哼着要求:“左边一点……再往下点,嗯嗯……重一点,对。还有右边、右边……”
  秋岚无奈地在她鼻尖轻点了一下。
  洗澡过程省略三百字。
  最终叶妙穿着新病号服,被秋岚抱到了床上,腿上的伤口一点都没有湿,身上的气味焕然一新,充满沐浴露清新好闻的柑橘味儿。
  唯有一点不满,叶妙抗议道:“下次你不要碰我痒痒肉好不好,太痒了!”
  她当场笑出声,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来个驴打滚。